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发展 >健康平安新闻

大漠的情怀 为美的风韵

浏览次数:1656      日期:2013-05-09

大漠的情怀 为美的风韵

——当代名家刘选让的西部风情人物画

牛克诚

 http://www.jkpa.net

      刘选让曾在新疆生活了近二十年。1987年,他考取了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硕士研究生,在从新疆寄到西安的行李中,最重的是几个硬壳箱,那里面装着他在新疆画的七千余张速写。这些速写稿见证了他生命中的青少年时光,而他这段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在新疆度过的。那个神奇的地方留给他刻骨铭心的记忆,就是在现在,每当说起那里的山川、人文,他的情感仍不能自抑。速写稿对于今天的他,已不仅仅是记录着新疆各色人群的创作素材,它是相伴着他的青春的岁月的巨大情感载体。展开这些速写,新疆的一切就奔涌在他的眼前,一种不可抑制的创作欲便油然而生。他的血液中流淌着天山的泉流,他的艺术之根伸展在戈壁滩中,因而,通过描绘新疆的众生形象而赞颂那里的天地生灵,就仿佛成为他的一项艺术使命。这也是他的新疆风情画创作,超越了对这块神秘土地上奇风异俗的猎奇表现,而展现出新疆少数民族在原生环境下的纯朴与乐观。 

      浓烈的新疆情结,驱使着选让数年如一日地投注在新疆风情画的创作之中,笔墨表达也就因此成为追随着内心情感的自然展露。选让并不刻意追求某种新奇的绘画技法,他在谈到自己的创作经历时,一直强调生活的重要。他的绘画语言是对他熟悉的新疆生活观察、概括、提炼而成的。在部队基层及美术院校的绘画训练,也让它可以随意调动各种表现技法以应对现实事物表达的具体需要,甚至偶尔地,他也将如珂勒惠支版画得刀劈斧斫是笔墨用在戈壁景貌的描述上。他用从生活中获得的现实感受,丰富着传统的“十八描”等中国人物画语汇。他立足于新疆的原生态生活基盘,用率真的性情表现那里人们的生活情态,又用多方面的绘画造型功力滋养自己的创作,从而形成他独具特色的笔墨样式:柔韧的线条、清雅的墨色及意象的色彩。这一样式,与黄胄、叶浅予等由速写变化而来的新疆风情阳市形成较大的差异,选让是用一种较为舒缓的节奏,画出更为细腻的风情内涵与笔墨情味。黄、叶的新疆风情人物画,将速写线条与笔墨趣味完美结合在一起,在纵情挥洒中显出强烈的笔墨动感;而选让的新疆人物画,从本质上是他工笔人物的粗放表现,在其流畅的线条与大笔涂写的墨块背后,仍是工笔“勾”与“染”的基本技法。因而,同样是新疆人物风情画,黄、叶的与选让的就分别带给人们不同的上节奏:前者是疾速的。选让用写意的笔法变换了工笔语言,在“工”、“写”之间进退自由,即可挥写笔墨而尽意抒情,又可细意勾画而细致传神;他用“写”的意绪,表现出大漠、戈壁的广袤无边,他用“工”的匠心,刻画出新疆姑娘得撩人眼神。

       柔美便成为选让水墨人物的基本美学品格,这也与黄胄先生笔下的雄强风格不同,同时,与选让本人的西北汉子出身及其在新疆的艰苦经理也似乎缺少内在联系。然而,大概也恰恰在一点上,更体现出它的个体生命主体的坚韧与宽宏,他用海一样的胸怀消解了人生中的诸多坎坷经历。一切风沙、残垣等荒败都远远退去,向我们走来的是同样消解了艰辛的欢乐的“人”。为美的画面与优美的画境齐赫在一起,那飘逸的衣装、泵房的色彩等,也同样奏出欢乐的旋律。

       在柔美的风格之前,选让的新疆人物画也曾尝试表现过雄劲与凝重,这既是他在上世纪80年代所画的《不朽的哈达》、《冰山之父》等作品。它们通过群像式的塑造,表现出一种具有历史文化高度的宏大主题,这也是当时国家意识形态中普遍的文化寻根思潮下的产物。而进入新世纪以来,他的笔调一改从前的凝重,而以一种柔润的笔墨,描绘维吾尔、塔吉克姑娘。她们体态轻盈地穿过胡杨林丛;她们身着盛装,骑着毛驴,行走在巴扎路上;她们拨弄琴弦,轻歌一曲,在塔里木河畔留下动人的乐音……他们旱情双眸、微笑的朱唇及颀长的身姿,幻化为轻柔、温婉的新疆意象,从而与楼兰古城、大漠沙丘等所形成的雇员荒凉的新疆印象,形成鲜明对照。如果说他80年代的作品,是在一种苍茫的背景前,追求着新疆的文化源头与历史文脉,那么,在他新世纪以后的作品中,这一苍茫背景已渐渐退隐,而凸现在前台的,则是生活在那里的人们天然本真的快乐进行方式。他当年在新疆所获得的人生感悟中的快乐主题,就在这一柔美风格中被贴切阐释。

       刘选让的新疆人物画将朴素的题材,用于唯美的表现;将原始的风情,进行当代的关照;将异域的风味,进行学院式的表达,它们在选让对新疆的一往情深中 ,变作独特的艺术语言与艺术形象,从而以一种强烈的美学感染力,唤起众多读者对新疆的美好憧憬。

 牛克诚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