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发展 >健康平安新闻

探索油彩写意的新向度

浏览次数:1599      日期:2013-05-07

探索油彩写意的新向度

——评牟晚秋艺术创作的价值和意义
http://www.jkpa.net/

    用油画的材料来体现东方传统水墨写意特有的精神气质,这是近百年许多中国艺术家努力的方向。早期有林风眠为代表,中期有赵无极、朱德群和吴冠中,近二十年来,更有许多中年艺术家在充分了解和吸收中外优秀艺术成果的基础上,向着挖掘油彩写意在语言和形象方面的自觉而努力。牟晚秋便是近年来在这方面探索成绩突出者。

  因为父亲牟于天的影响,他从小就耳濡目染传统的儒学和书画。1981年进入四川美术学院师范系学习,又使他在师范系特有的综合全面学习了解各种艺术表现材料和媒介的基础上,在逐渐开放的社会文化背景和游走考察世界各地艺术的条件下,像我们这个时代几乎所有立志创新的艺术家一样,在反刍传统与创新立异、学习西方与立足本土、社会现实与精神建构等方面进行分步骤、分阶段的逐步研究和思考,终于在近年化合出激动人心、令人难忘的油彩写意形象

  油彩写意,顾名思义,是用油画、丙稀颜料和画布这些源自西方的绘画材料来表现东方纸本材料上水墨意象的气质和韵味。油彩特有的质感、光感和体量感,能够呈现出较纸本水墨的洇漫和浓淡更加厚实和丰富的肌理视觉效果,所以近二十年来不少中国艺术家都在尝试两者的融合,但多停留于东方图像的油彩复写或拼贴借用,令观看者有用西画材料描摹东方图像的生硬感。牟晚秋的绘画探索,并没有从支离破碎带有东方情调的各种图像的拼贴和复写开始,而是直接从对自然的观察和表现入手,从东方人观察自然和表现自然的方式方法入手来确定自己艺术创作的路径,也就是李可染先生所说的用最大的气力打进传统中,深入到传统的精髓之中。对待自然的态度是中国传统文化对世界的贡献——这种态度告诉我们,自然作为天地宇宙的载体,承载着阴阳五行化合运行的道和气,人和人所组成的社会,是生活在这样的气化运动之中的,人为万物所生,也是万物之一,只有顺应万物的生生气化,才能生生不息,才能在精神上超越事物的藩篱,逍遥神游。这种与自然天地共生共在的自然观,决定了中国人的世界观,也决定了中国传统艺术的基本精神取向。因此,牟晚秋在经过了多年的现代艺术教育和当代文化的中西方横向比较之后,从父辈那里,从自己儿时的经历那里,找到自己切入艺术的立足点——面对自然,面对自然的生态和情貌,当是对自己的艺术也是对自己所生活的传统最大的自觉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牟晚秋的创作这些年来以自然山川和花卉果蔬为对象,而不是表现变革中的中国社会的世间百态。从历史的角度看,历朝历代的政权更迭和战乱纷争,几乎没有在中国文人艺术家们的作品中有过多的表现,他们倒是在虬轧激越的山水和花鸟形象的塑造中,隐含着某种自己的愤懑和感慨,因为这些形象是他们逃避社会、追求自己精神独立的最好写照。因此,山水和花鸟他们百画不厌,前者成了他们精神品格的象征。也因此,花鸟特别是荷塘里的荷花,成了牟晚秋近年的最爱。

    看牟晚秋的荷花,最精彩处在于随风摇曳、荫荫硕大的荷叶,无论是墨绿色,灰褐色还是黑墨色,都保留着纸本水墨大笔铺写的笔意形态,却又呈现出油彩和丙稀特有的光泽和肌理,看似大块铺陈的色迹,其实是艺术家反复制作的结果。在这里,一挥而就的水墨笔意,与急速书写下的油彩制作,能够完美地融合在布面之上,让水墨的空灵意象焕发出油彩的特质,这正是牟晚秋笔下的油画胜于水墨、高于水墨的独到之处。他那略于形似,取其意象的荷叶团块,更在松节油和其他稀料的冲刷和推扫下,带着特有的笔迹在画布上舞动和流淌,与背景上的浅色底子形成生动气化的视觉效果,空灵却不空洞,意到却不形似,让观看者在俯仰开合的视线移动中,感受到画面无处不在的勃勃生气。这是中国画特有的内在者的透视视角,引领和启发着观赏者在画面中左右上下、远近前后的神游,而非风景画和景物画的外在者的视角,只能从画面之外的中心点向内观看,由近及远,遵循着线性的轨迹去逐一品赏玩味。
   牟晚秋的最新创作,把这种俯仰开合的东方空间意识和略于形似、超以象外的形象表达推进到了一个更加空灵的高度。在《作品二十二号》中,在中期作品中连片成荫的荷叶团块,被左上方凌空飞舞而下的墨色铺洒所代替,它有着以往大笔水墨的铺扫所无法实现的气势,也有着水墨难以达到的特殊光感和质感,与未经过多处理的白色底子一道透露出气化磅礴的生机;画面上方混合着墨色的土金色,则更加提升和分离出白色画面底子上形象的空间层次。与其说这是对中期荷叶墨色写意形象的再一次提升,毋宁说这完全就是一张类似西方的抽象画。这里没有了连片荷叶的半点形象轮廓,而右边流淌的几条不经意的黑线和滴洒出的横线,却似乎又带给观赏者池塘篱笆的意象联想——这是秋天荷塘的景象在艺术家脑海中反复蕴涵、抽离而幻化出的视觉形象,它远离了形象逼真和附会的任何约束,恣意逍遥,自成形象,却保留着丝丝墨叶荷花的感觉和温度。再看《作品二十九号》,画面构图则更加奇异,大块面的墨色油彩竟然扶摇而上,与上方形成一云状直出画框,在玫瑰色和金黄色背景的铺扫下,一种奇幻而辉煌的生命景观被创造了出来。现实的形象早已被彻底摆脱掉,有的只是关于生命活力和生长运动的心理意象,它或许有墨荷的影子,或许有花蕊的粉色,但都仅仅是千百次对荷花墨叶内在意象的一次又一次提炼,都是对大自然内在氤氲气化的意象性表达!这是李可染先生那句名言的后半句——用最大的气力从传统中打出来的最好体现。牟晚秋用他对同一题材日积月累的反复思考和创作实验,摸索出了油彩写意的新境界。他的最新作品有着当代西方抽象绘画的意向性结构,有着西方行动绘画的上下左右挥洒自如,更有着东方传统绘画的内在韵律和空间意识,同时依然保持着对自然景象的感觉和温度。他的最新作品,离心灵最近,离形而下的物性和形象越来越远——它们是形而上的,让观看者不由自主地要不断设想和追问,世界可能是什么和应该是什么。这是心神与自然相谐、互为同体的视觉景象,而不仅仅是西方抽象绘画追求形式的独立和艺术的本体,如果说在艺术中有艺术的本体和形式的独立,那就应该是与人的心灵相生相应的生命本体和形式。从这个意义上理解,牟晚秋的艺术创作是值得广泛关注和认真研究的,他的艺术实践,是具有当代并且面向未来的价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