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发展 >健康平安新闻

心与物冥——冷军场景油画管窥

浏览次数:1502      日期:2013-05-07

心与物冥——冷军场景油画管窥

http://www.jkpa.net

  辛卯春节刚过,原是采访约见郭润文老师,地点没想到却是在冷军画室。

   那是一座武汉市的老建筑,岁月的流逝并没有褪去他那昔日的辉光,在洞庭街上仍然演绎着过往的奢华,静静在灰色街区的尖顶红瓦屋顶格外醒目,在林立的现代楼群里平添几丝妩媚。


   推门走进室内,陈旧的木地板在脚下吱嘎吟唱,油画架支起在屋子中的各个角度,几位画家分别或站或坐在画架后,古典欧派的墙纸、家具陈设以及沙发上的衬布花色,弥漫在温暖空气里的亚麻油的气息,一会就把我从喧嚣的现实拉到一个似曾熟悉的语境中,忘却此时此刻身处何处。郭老师、冷军和其他画家们不时的戏虐调侃,提升画室气温,若有似无的乡村民谣音乐漂浮在不大的空间里,坐在蒙着暗色花纹衬布的沙发上,模特趁小憩抚弄着××……画室凌乱中有序。

   冷军的画架就支在老式木门背后靠窗的位置,站在画架前的他,不时手扶眼镜,眯缝着眼睛瞟瞅着物象间的关系,不断调整画面光与色的微妙变化,对形的准确掌握和把控,高度洗练的笔触精准快意,场景中人物空间关系的细微制衡仿佛透镜一般,落笔干脆果敢,高超的写实功力使得画面表述纯净而完美。

   冷军说:“我对物象似乎天生敏感,准确、生动地表达是我画风的特色,即便是写意,也注重形神兼备,且不失画意,决不会疏于潦草……”按照我粗浅的理解是,冷军所以有走到今天的高度,都是他内在功力的支撑,应是一种苦“修”所致,而并非是普通意义上的吃苦加努力简单成功模式,而是有着内在至善大气象的坚守和秉持,从而才能通达物我,是物象和心象的高度统一。

   海德格尔曾说过:“在做美的观照的心理考察时,以主体能自由观照为其前提。站在美的立场眺望风景、观照雕塑时,心境愈自由,便愈能得到美的享受。”

   从1996
年以来,每年郭润文老师从广州美院回汉过春节,冷军和他与一拨油画家一起都要利用长假放放松,起先在一起只是坐坐聊聊天,后来感觉没有多大意义,所以倡议正月初三后,一起在冷军画室集体创作权作交流,一直坚持到今天,颇有点文人雅集之趣。与传统水墨画家不同的地方,他们是一群油画家。

(江乐 于合心堂2011/03/24子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