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发展 >健康平安新闻

绿野绘丹青 随心不逾矩——叶绿野先生花鸟画评

浏览次数:1645      日期:2013-05-07

绿野绘丹青 随心不逾矩——叶绿野先生花鸟画评
http://www.jkpa.net/

 叶绿野先生年届九十,在当今中国画坛已属长寿型艺术家,更令人尊敬的是他作为岭南画派领袖高剑父嫡传弟子,为其至今硕果仅存的学生之一。著名国画家杨之光曾誉其“深得岭南画派的真谛”。而叶老也的确在自己毕生的创作中真实地践行着发扬光大岭南画派艺术精神的理念。
  作为中国现代美术史上一个重要的艺术流派,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高奇峰和陈树人深感自元代以来到民国初年,画家以摹古为能事,师古人之述,而不师古人之心,使得明、清两代绘画日益衰微,惟独遗民绘画尚能表露个人对家国破落的愤懑感伤,但却无法用个人象牙之塔的逃避来正视内容与时代的严重脱节,也无法在中国社会内部与外部的百年巨大变革中承担起视觉艺术应有的责任。于是,“二高一陈”提出岭南画派通过吸收古今中外尤其是西方绘画艺术之长以改造传统国画,其终极目的是通过艺术美的陶冶以“改造国魂

  时代不同了,“二高一陈”所主张的艺术美的内涵也应该跟随着变化了的社会环境而发展,救国图强的艺术政治抱负,在改革开放后人民逐渐富裕的今天如何体现,其实对于每一个以艺术表现生活的艺术家来说,都是必须思考和认真解决的课题。南中国的广东,在百年中国社会的历史进程中,始终是变革的策源地和实验场——与西方先进思想的最初接触、吸收,民国的初建,商业文化和市民文化的兴起,新时代经济改革的特区实验,消费时代的到来,无不首先发生在珠三角地区,视觉艺术的绘画使命也在这一百年中悄然发生着变化。叶绿野先生用自己手中的画笔,在捕捉着时代的变化,在表现着时代的文化审美需要。

   虽然很早由老师高剑父定下花鸟画的路子,似乎与现实生活如火如荼的丰富热烈难以直接对应,但是叶绿野似乎总是通过花鸟画来间接地反映时代变化给人的心境所带来的感受。上世纪七十年代“四人帮”垮台的时候,他画过一幅《酒香飘进万人家》,从另一角度表现了欢欣的时代情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还画过一幅《春冰初解》,一方面是表达改革开放之处恰逢祖国春天的喜悦,另一方面也表达他对自己艺术上春天到来的喜悦之情。再如《月影飘香》是叶老在教师节创作的,他用花在夜深时才开放,默默飘香,来作为教师默默奉献的写照,含蓄却十分切题。
   进入新世纪后,叶老更加发挥花鸟画含蓄、间接的抒情作用,为人们摆脱物质化商业社会诱惑、纷争、忙碌和疲惫,提供着一位老者洞悉万千自然的恬淡和怡然之法。早在叶绿野青年时期,老师高剑父就看出他“笔性文静,行笔流畅淡雅”。几十年来,叶老在花鸟画的世界里,潜心创作,色彩亮丽而润泽,笔墨书染而有度,题材多以江南、华南明媚春夏花卉植物中悠然自得的家禽和鸟雀为主。虽然大多数情况下,东方的艺术作品尤其是花鸟画中的花卉植被其主题都是不带时间性的,那些兰草、蕉叶、芙蓉、杨柳、菊花、毛竹和枯藤等等,总是超越具体的时间之上,因此没有必要去表现西方绘画里十分重要的阴影和空间关系,但是画面上的景物除了具有多种不同时间观察综合而形成的象征性,还是应该注重绘画在当下新的表现力和感染力。
 叶老对于传统花鸟画的改造和拓展在于,把山水融入花鸟画里,在花鸟画背景上,描绘具有季节和地域特点的山水片段局部,或者让鸟雀包裹在这种环境山水草木之中,从而使原本早已固态局促的花鸟画在空间透视和意境上,深远生动了许多。这是叶老对南宋马远、夏圭在画面景物截图上的贡献的汲取,更是他发展花鸟画的强烈愿望的必然。在叶老的画里,前景、中景和远景似乎有了远较以往花鸟画更加丰富和虚实关系,画面中荡漾着大自然盎然的生机和活力。画面虽饱满丰富,但依然通透疏朗,将岭南画派特有的色彩和造型表现力与清新淡雅的悠闲心境融合无间。
  叶老对于岭南画派的光大,还在于将写意性笔墨融入色彩之中,无论老树还是新枝,修竹还是芦苇,荷叶还是芭蕉,皆能疏密有致,工写兼备。他一直主张以岭南画派的精神为基础,兼容并蓄,博采众家之长,以服务于对现实生活的心境意绪。如此开放和豁达的眼界和心态,还有经年历久的积淀,使得叶老晚年的创作在色彩、用笔、构图和立意等方面皆收放自如,可谓随心所欲不逾矩。
  绘画讲究心境,而心境的修成,应该在于乐观平淡的生活观的养成。叶老认为画画就要表现出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或者说对超然现实生活困累的未来的期许。因此,他在选择题材或者构思题材时,总是希望借助于与人类生活近邻的可爱动物来隐喻人与人、人与自然理想的相互关系。他画两只公孔雀一只母孔雀,并非要暗示两只公孔雀将要争斗打架,而是意在“别来无恙”,要表达它们是久别重逢,正在相互问候。“万物和谐相处,不要矛盾和斗争”,这是叶老的世界观,也是艺术观的最好注解。
  高岭(著名美术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