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发展 >健康平安新闻

不将真性染埃尘,为有丹青伴此身——康文其人其画"

浏览次数:1577      日期:2013-05-07

不将真性染埃尘,为有丹青伴此身——康文其人其画

http://www.jkpa.net/

0.jpg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燕赵蓟辽之地自古多感慨悲歌之士,康文兄生于燕赵,而长于蓟辽,地气浸染,民风滋润,使他有一身凛然的豪侠气。三五知己小聚,两杯热酒下肚,康文兄的话匣子就打开了,天南海北一通神侃,一股脑倒出来的都是剑胆琴心、古道热肠。康文兄还有一股天真的孩子气,做什么事都由着自个儿的性子来,情动于中,爱憎好恶、嬉笑怒骂遂形之于色。可谓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

    康文兄作画亦如其人,有真性情而无矫饰气,他画画讲究兴致,兴之所至,信手捻来,随笔写出,轻松自在。没有兴致时却决不动笔,他说画画不是妓女接客,画画要讲究感觉。有了感觉,笔底自然如有神助。他的画取材不避俗,明清世情小说中的才子佳人在他的笔下多了一分娇羞可人,少了几多虚饰做作。他的画用色不避俗,大红、大紫、大绿等艳俗之色经他一处理,样样清新素雅、毫无燥气。曾几何时,不少画家强调国画当以水墨为上,画什么都要用水墨,牡丹也要画成墨牡丹,彷佛这样就是大雅、就是脱俗。其实雅俗决不可以以色相论之。雅俗是人的境界,俗人笔下,墨也会成恶墨;雅士手中,色也会为雅色。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我们万万不可以一味的为了避俗就雅而使国画失去了多样的色彩

    改革开放以来,西方现代艺术这个庞然大物被好事者“船载以入”,在让人耳目一新的同时,不少主张国画改良者“慭慭然莫相知”,“以为神”,于是也在国画领域玩起了现代艺术。津门某名家竟然用毛笔和宣纸画成了一系列的美女手淫,并风行国内,不少画家争相仿效。殊不知他们在意淫美女的同时也强奸了国画二千年来形成的优良传统。在“穷途末路论”和“废纸论”招摇过市,在现代水墨和都市水墨大行其道的今天,我很欣慰康文兄还能坚守传统,走国画的正途。我知道这是因为他比那些主张国画改良者更了解传统,他知道传统的魅力之所在,所以他不会轻易的去抹杀和否定传统。他知道从那里去挖掘传统中底蕴深厚的东西,为己所用,他有自己的想法,这种想法能让他如入山阴道中;能让他广取博收;能让他化朽腐为神奇。他从篆刻的章法布局中汲取养分,注重构图的虚实关系;从魏晋河西壁画砖中学习长处,强调画风的拙朴自然。他又是书法高手,所以一笔下去常常如划沙印泥,既有力道又有韵味。他的画粗头乱服而又洁净清雅,笔简形具而又莫可楷模,得之自然而又出于意表

    不将真性染埃尘,为有丹青伴此身。康文的真性和率性使他在鱼目混杂、泥沙俱下的当今画坛时见本色又常有真趣;独抒性灵又别出心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