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发展 >健康平安新闻

从传统旨向寻绎艺术的人格美--任惠中绘画艺术思想浅议

浏览次数:1514      日期:2013-05-06

从传统旨向寻绎艺术的人格美--任惠中绘画艺术思想浅议

文/胡忠伉

 http://www.jkpa.net

      太阳落山时的最后一抹晚霞辉映出茫茫高原的辽阔与神秘,以及那雪山、草地间的风土人情:那湛蓝的天、那牛群、醉人的酥油茶,还有牧羊姑娘甜蜜的微笑……我就像来到了美丽的高原,走进喇嘛庙,听那鼓节奏中的诵经声,投身于虔诚朝圣者如水般的人流中。

 

      不能否认,在大漠孤烟、长河落日的景色中,古代大诗人是在寻觅异域风情和亘古不变而唱出了西部原野的雄伟壮丽。在这里,似乎更能体现出原始的淳朴气息与艺术创造中的意外收获,就如同我们今天跋涉于戈壁途中,为去寻找一个神秘宝藏。20世纪60年代,有一大批以藏区生活为主的时代佳作。80年代后半期,沉寂多年的画坛又出现重回“传统”的美术思潮,当代画家群又把目光再次投向了青藏高原。那白雪皑皑的高山,那天苍苍、野茫茫的草原,那敦厚的藏族老人与躲在羊皮袄里只露双眼的尕娃是那样令人心生联想。于是,在“下海”的商潮大军南下的同时,一批卓有远见的艺术家们背起行囊,正行走于那近乎悲壮、荒凉、令人生畏的大漠风尘中。而此时,部队青年画家任惠中却已在这祖国西部边陲生活了十余个年头,他以深厚的生活积累,不拘形迹的笔墨理解创造的“任氏线描”毛笔速写法来深情地释解他内心的西部情结了。

 

      中国绘画艺术在经过上千年的沉淀、积累之后,已进入到一个光辉灿烂的境地。人们开始从繁华的都市转向行旅于人迹罕至的深山密林,这符合朴素无华的美学思想——“大美”,既从绚烂之极归于平淡,它包含着朴素中所特有的旺盛生命力,也印证了从汉末至东晋末年文艺创作中体现出来的以自然为美的审美时尚与生命意识。由此,我们把任惠中笔下释道人物与藏民系列的作品拿来看,可以深深地体味到,是三秦大地的文化氛围陶冶了他的艺术之魂;是深沉博大的汉代石雕赋予了他的执著;是威武雄壮的秦兵马俑启发了他对艺术思想的认识;再加上—:十年军旅生涯所磨炼㈩的刚毅与稳重,才使他有参透人生、飘然出世的创作心境。同时也应看到,他以独特的线条造型与笔墨色辅助作用的淡化处理,来达到水墨作品绎出—种心灵深处的理想天国——美术思想与美术规范相和谐的一种艺术形式,那就是艺术内在的精神美。

 

      如今,画家任惠中的创作中流露出对时代主旋律的追求和对艺术高度的无限拓展。同时亦表现出一种回归传统的倾向——清新自然的美学标准——人格美。

 

      另一点就是,他以钢笔线形的速写方式,用心灵的情感宣泄完成他对高原的留恋,这正说明他在表现手法上的意念心绪正是循着传统——生活,走向“理解朝着辩证的道路迈进”来实现他“文本同而末异”的美学上的完美主义,极符合艺术发展与社会发展的内在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