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传统文化

如果每个朝代是一个操作系统

浏览次数:1168      日期:2013-04-22

http://www.jkpa.net/
 

如果中国每个朝代都是一个操作系统,该怎么描述它们?

我和几个嫩货朋友,一个87年,一个91年,到南京台城玩。城外是东吴训练水兵的玄武湖,城内是陈后主藏妃的胭脂井,我们就坐在城墙上。“操作系统”的话题引起了这两个嫩货的兴趣。

之前晃动脑袋背诗给他们听,什么“无情最是台城柳, 依旧烟笼十里堤。”,什么“玉树后庭俱寂寞,胭脂井上草三秋”。嫩货们自顾自地玩手机自拍,没理会我。

事情的转机来了。嫩货之一摸着那些明朝的砖石,说,“真不理解以前的人,辛辛苦苦搞那么多砖头,弄个城墙,结果还老被秒杀。”我告诉他,城墙是非弄不可的。现在是互联网时代,战争其实是一种信息传递,比如导弹,原子弹,传递的是毁灭信息。这些信息传递是互联网特性的,瞬间到达,去边界去中心化。朝鲜金王子在Win8面前装装按导弹发射按钮的样子,也能吓唬一下韩国的青瓦台。但以前是“马联网时代”,信息传递靠驿站,靠马,马联系城池和城池。你不搞个围墙,天知道那些从遥远地方奔过来的马会带来什么鬼玩意,战争?疾病?

他们放下手机,坐在石头上,显示了兴趣,我们就开始瞎聊起来。

“慢容易浪漫,快容易不浪漫。要不浪漫就叫为什么不叫浪快。你看当年杨贵妃要吃荔枝,皇帝差快骑岭南送来。为了保鲜,荔枝得连枝运送。快骑日行700里路,4000里路,好几天才能到达。不像现在,次日则达。但要不是那么慢,杜牧也不会写诗说,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这就是浪漫。有没有?”

嫩货对这个解答表示比较满意。一个跳跃性思维的嫩货说,“这样说来,那段历史就是一个大BUG了。”我知道他指的是哪段历史。于是我们就着朝代和操作系统的话题继续了下去。

我们先来说之前的操作系统。清之前的操作系统都是封闭性操作系统。儒教治国,也就是说孔子是首席系统开发师。《论语》相当于《系统开发者指南》,所以说得半本《论语》就能治天下。天子即董事长是世袭制的。但CEO是由科举制度产生的。这也是这个系统设置稍有活力的地方。董事长和CEO的权限应该是分开的。分的越好,系统越有活力。分的不好,就会宦官当道。

从秦至清,操作系统都没变过,无非是1.0版本、1.1版本、1.2版本之间的递进或回归。除了封闭系统,还有一个特性是不联网,长城则是这个系统的地理边界。别的系统别来犯我,我也不去犯别人。你要越过长城,你就是病毒,我用烽火台进行系统报错,用弓弩射杀你。

短命的元朝是版本的倒退,以狩猎游牧为主的蒙古人入主中原,直接面临的问题是蒙古ROM的本地化过程。但由于这一过程的迟滞,使得“元ROM”这一蒙汉交杂的双语系统用户体验不佳。清人赵翼指出元朝“不惟帝王不习汉文,即大臣中习汉文者亦少也”。

另外,每个版本之间的更替,很大程度是以农民起义作为直接或间接的导火索。这是因为由秦到清,几乎所有ROM的盈利模式都是农业经济。也就说是,由政府授权农民作为开发者,每片土地是一个App,App的收成按一定比例或按定额上交给政府。一般来说,每个朝代开始时,为了吸引开发者,都会是减轻赋税,比如汉初是三十税一,之后繁荣,之后重税,之后开发者不爽,付诸武力。

后来,在外面晃悠过一大圈的程序开发员认为董事长世袭制搞不好产品,创建了中华民国,主张三民主义,即“中国之自由平等”。之前使用千年的1.0版本总算升级到了2.0。三民主义,把权力最大化给到社会的每一分子。这实际是目前流行的UGC模式(用户创造内容),这触动了大V们(军阀,即得利益者)的利益。很快,2.0版本便流产了。

抗日战争和国共战争重新把系统拉到了安全模式,之后1949年到1976年进入“Beta系统”。“Beta系统”在当时世界格局上独树一帜。别人都系统开源了,用户创造内容了,斑竹由投票产生了。而“毛系统”使用的是完全另一套设计语言。并且绝不联网。从另一个意义上说,这个系统是由黑客产生的。黑客不追求系统运行的正确方向,而追求自身的英雄主义。

改革开放后,系统得以重刷。

这个系统特性是什么?

谈到这儿,我们都累了,下了台城。去找鸭血粉丝汤喝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