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平安 >平安与交通

儿子苦等打工父亲两年被告知其疑因车祸去世

浏览次数:1272      日期:2010-08-28

儿子苦等打工父亲两年被告知其疑因车祸去世

http://www.jkpa.net/  2010年08月28日02:42  华龙网-重庆晚报

  父亲外出打工两年无音讯,当年才6岁的王小(化名)等了两年,等来的却是父亲疑似车祸死亡的消息———为确定身份,需要他去做DNA鉴定。前天,渝北区警方通知王小家人,鉴定结果证实,车祸死者就是王小父亲,让王小家人提出索赔方案和依据。

  “我们什么都不懂,啷个办?”昨天,王小向本报求助。本报新闻律师团律师支招表示,可索赔15万元。

  等了两年,警方通知查DNA

  王小读小学二年级,母亲刘克珍有些木讷。刘克珍已成年的大儿子刘伟(刘与前夫所生,随母姓)称,母亲脑壳有点问题,做事没主意。今年7月中旬以来,他家亲戚一直在帮忙张罗继父的事。

  王小家住巴南区南彭街道办事处白合子村。据他称,2008年儿童节,父亲王本富没在家。妈妈说,爸爸去挣钱给他买玩具了。6月23日,爸爸回了趟家,两天后又走了。

  刘伟称,继父是到渝北区农业园区一建筑工地打工。此次出门后没再回家,也没有任何音讯。找了很多地方没结果,于是,他们分别到巴南区和渝北区警方报失踪。今年7月16日,王家人接到通知,喊王小到渝北区警方去查DNA,说有起车祸的死者不明身份,看是不是王小的生父。

  出门打工,工地称他失踪

  王本富的侄儿赵云称,王本富失踪不到一周,工地上就通知去背铺盖卷。他们觉得奇怪,王当时56岁,身强力壮,怎么就搞丢了?工地上的人说,2008年6月23日,王本富离开后,没再回工地。

  赵云称,觉得这个说法有问题,他们找到工地要人。以为工头买通了工人联合欺骗他们,还和工人吵了好几次架。当时的猜测有三种版本:一是王在工地打工,工伤死了,被人故意隐瞒;二是被人绑架;三是被弄到什么地方打黑工去了。

  遭遇车祸,昏迷12天死亡

  刘伟称,母亲带着王小前往渝北区警方,王姓警官给母亲提供了一份交通事故认定书,表示怀疑王本富是一起交通事故的死者,需要和王本富有血缘关系的子女做DNA鉴定。

  据这份交通事故认定书称,2008年6月25日10时30分,一辆783路公交车在渝北区农业园区终点站路段停车下客后,起步时,车右侧将刚下车的不知名男性乘客挂倒。伤者送往医院后,于同年7月7日抢救无效死亡。因伤者一直昏迷,身上和行李中没有身份证、手机、电话本等任何能找到其家属的信息,所以其身份一直是个谜。

  刘伟称,继父从不用手机,也没有带身份证的习惯。从车祸出事路段来看,也是继父打工的必经之地。因他们报了失踪,警方才怀疑死者是失踪的继父。于是,他们根据警方安排,抽了血做鉴定。前天,警方通知,DNA结果证明,王小和车祸死者有亲缘关系。

  律师支招,可索赔15万

  刘伟称,民警让他们拿一个书面的赔偿方案和计算依据出来。“我们什么都不懂,怎么算?”

  本报新闻律师团成员、重庆潜卫律师事务所合伙律师何桐雨为他们支招,王小和其母亲是这起车祸的赔偿受益人。赔偿总金额为15万余元。明细包括:

  一、死亡赔偿金:4621元/年(上一年度农村人均纯收入)×20年=92420元;二、被抚养人(王小)的生活费:3142元/年(上一年度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性支出)×10年=31420元;三、丧葬费:30369元/年(上一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12月×6月=15184.5元;四、交通费酌定:5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酌定:10000元;五、参与事故处理人员费用:500元。

  索赔方式有三种:一是直接同车方协商;二是在交警部门组织下进行调解;三是向法院诉讼。家属可采取任何一种方式。最好的方式是调解。记者 罗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