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传统文化

中国书法千年大观(七):浓墨宰相(3)

浏览次数:1226      日期:2010-06-25

[健康平安网]乾隆二十年,远在西北边陲的刘统勋因一纸疏奏而遭灾祸,刘墉及其家人均被株连,家产也被查抄一空。入狱后,面对着徒有四壁的牢房,不知刘墉都在想些什么。一个多月以后,获释出狱的刘墉即在自己的日记中提醒自己:今后为官为事要切记“敏于行,纳于言”的圣训,三思而后行。那一年,刘墉三十六岁。也许,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刘墉的为官之道发生变化了。

 

  刘墉的一生除了为数不多的诗词外,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其他文学作品,这可能就与他慎守“纳于言”有很大关系。

 

  刘墉的这种性格,在他的书法中也有所流露。《清稗类抄》的作者徐珂就评价他的字是“殆如浑然太极,包罗万有,人莫测其高深耳。”

 

  连写字都不露棱角的刘墉,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他的书法乍一看笨拙软弱,全无法度。但若细细品味,则点画转折全由古人法度而来,而且举重若轻,转化巧妙而不留痕迹。丰富肥厚中藏遒媚之趣,平淡舒缓外露雍容志向,似乎在简练的外表下隐藏着深不可测的丰富内涵。

 

  古人评价刘墉的书法,五十岁时“书精湛圆,美中有璞”,七十岁以后造诣达到了高峰。相传刘墉的家乡山东诸城名儒臧启谟,“书体瘦金,苍劲有力”。他对刘墉的书法历来不以为然,臧启谟认为刘墉的书法“肥而无神,柔而无力”。刘墉对这种看法嗤之以鼻,两人争执不下,于是便各选自己的得意之书,呈送乾隆皇帝品评。乾隆皇帝历来就很赞赏刘墉的字,当他看到臧启谟的书作之后,不禁哑然失笑。他用带有嘲讽的口吻说臧启谟的书法是“竖如枯枝,横似干蛇,浑然一体,枯枝挂干蛇”。这个故事一时间传为笑柄。气得臧启谟从此便再也不写字了。

 

  明末清初,一种方正、光洁、乌黑、大小一律的官场书体大行其道,这种书体被称为“馆阁体”。

 

  刘墉虽然学富五车,不过小金榜显示,他并没有进入第一甲。

 

  香港国际书画院顾问李义兴:“其实馆阁体就是一种实用的书体,馆阁体在书写的时候,要求是必须既传统又严格,完全掩盖了书写者本人的风格和特点。那么我们来看,书法艺术最讲究书法家本人的他的个性精神的流露,但是馆阁体呢无疑是和这一点是背道而驰的。但是由于帝王的喜欢,而且由于帝王朝廷当时出于对思想禁锢的要求,馆阁体这个风浪就愈刮愈烈,以至于到了后来,学子们如果写不出一手漂亮的馆阁体在科举考试中成绩都会受到影响。”

 

  北京大学艺术学系教授徐寒:“刘墉以自己的艺术实践和胆魄,首先突破了“馆阁体”的束缚,创作出了新的书法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