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传统文化

男儿到此是豪雄

浏览次数:885      日期:2015-08-24

男儿到此是豪雄

李里

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如风云变态中。富贵不淫贫贱乐,男儿到此是豪雄。

——程颢《秋日偶成

 

一、嵩阳书院的由来

 

嵩阳书院历史悠久,在北魏时期,就有最早的雏形,当时叫“嵩阳寺”。到隋朝时,更名为“嵩阳观”。五代时,称为“太乙书院”。北宋的真宗皇帝又赐名为“太室书院”。到宋仁宗时,才最后赐名“嵩阳书院”。因它座落在嵩山之阳,故名。嵩阳书院在宋朝名气很大,吸引了大批有识之士和著名学者在其间讲学,像《岳阳楼记》的作者范仲淹,《岳阳楼记》里边谈到的滕子京,以及程颢、程颐二程夫子,司马光等。

 

二、二程夫子气象不同

 

由于二程是道学中两个流派的开启者,所以他们的精神气象也迥然不同。道学家都认为人的精神境界会从人的外表中表现出来,使人感到一种气氛,并把这种气氛称作气象。大程夫子是心学创始人,小程夫子程颐是理学的创始人。

 

【案例】

一次,二程出游,在一条河上游玩,到了夜傍的时候,与他们同时出游的人就邀了一群妓女上船,莺歌燕舞。小程夫子很不高兴,说我们学道之人怎能与妓女同船。大程夫子好像若无其事。到了第二天傍晚吃饭的时候,小程夫子又不高兴了。说:哥哥,我们都是学道的人,还与妓女同船,真是有失体统。大程夫子却笑着说:昨日船上有妓,而我心中无妓,今日桌上无妓,而汝心中有妓。

这个故事也可见二程气象的不同。大程夫子是豁达飘逸的,他认为人的内心是自足圆满的,一切万物都是心决定的;小程夫子是方正严肃的,认为人是有标准的。

 

三、二程夫子的家庭背景

 

二程夫子出生在北宋第四个皇帝宋仁宗时一个具有浓厚文化修养的中等官僚家庭。大程夫子叫程颢,小程夫子叫程颐,程颢比程颐只长一岁。二程夫子的祖上历代为官,二程夫子的母亲是当时尚书员外郎侯道济的女儿,他们的母亲从小就非常的聪慧、好学,尤其好读史书,博古知今。而且绣花、做鞋,缝衣等女工之事无所不能,这对于二程夫子的成长起了重要的作用。

二程夫子的父亲程晌在南方做官的时候,遇到了周敦颐。周敦颐是北宋著名的哲学家,他有一篇文章《爱莲说》,最为有名,收录在《古文观止》里。程晌觉得这个人气宇非凡,学问很有造诣,就让两个儿子程颢、程颐拜周敦颐读书求学。大程夫子,字伯淳,十六岁就中了进士。大程夫子受到周敦颐的影响厌弃科举之业,有求道之志,不热衷功名利禄,就在各地做了几任小官。后来,朝中大臣吕公著推荐大程夫子到中央为官,做了个权监御史里行,也就是一个实习御史。御史是管监察,负责弹劾各地的政府官员,并向朝廷进言,泛论国事。大程夫子利用实习御史的机会,给朝廷上书,批评王安石变法。

小程夫子,字正叔,虽与大程夫子同出一家,但没有考中进士。但他在读太学的时候,做了一篇文章叫《颜子所好何学论》,名动一时,成了当时有名的处士。处士是指没有取得做官资格的读书人,颜子是指孔子最喜爱的弟子颜回。二程的父亲程晌在朝中为官,屡次受到皇帝的封赏,可以荫庇自己的子孙做官。程颐都将机会让给了同族的人。其所以如此,是因他不愿与王安石同朝为官。王安石变法失败后,小程夫子受到变法反对派的推荐,到朝中做了宋哲宗皇帝的老师。

 

四、道学的核心思想

 

道学核心所解决的问题就是提高人生的境界,让人不断地完成对生命的超越。这时人就获得了真正的最伟大的自由与幸福。

北宋五子:张载、周敦颐、邵雍,程颢、程颐。

道学的先驱周敦颐向他的两个弟子程颢,提出的问题 “寻孔颜乐处”,就是让他们寻找孔子和颜回所乐何事。

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论语·述而》

意思是孔子吃着粗茶淡饭,喝着白水,弯着胳膊作枕头,快乐就在其中了。

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论语·雍也》

意思是说颜回用一个竹篮子装着饭,用一个木瓢打点水,住在贫穷的破巷中,人们觉得颜回的生活太苦了,可是颜回不改其乐。

其实周敦颐这个问题的核心就是教二程学做圣人,以获得生命永恒的快乐。二程夫子从回答这个问题开始,就进入了道学的门径。从理论上回答这个问题,就把道学的精神基本上阐述清楚了。从实践上回答这个问题,就获得了圣贤的快乐。小程夫子从理论上回答了这个问题,大程夫子从实践上回答了这个问题。由于他们回答的方式不同,所以他们所表示出来的精神气象也大相径庭,截然不同。

 

五、小程夫子对“孔颜乐处”的回答

 

小程夫子的思想集中体现在他的著作《周易传》中。在《周易传》中,程颐第一次提出了道学里的两个重要概念:理和天理。

理就是事物的规定性。每样事物都有每样事物的规定性,比如,菊花之所以为菊花,就因为它有菊花的规定性,它必须在秋天开放。每样事物的规定性就是每样事物的理,一切事物之所以称其为这个事物,就因为它有这个理,每样事物的理合起来就是天理。

天理就是一切事物的规定性的集合。

人之理就是人之所以为人的规定性。孟子说,人的规定性就是“人之异于禽兽者”,人之异于禽兽者就是人与禽兽所不同的地方,人与禽兽相同的就不是人的规定性。比如食欲、色欲,是与禽兽相同的,就不能算人的规定性。

人与禽兽所不同的是什么呢?孟子说:“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

道学是人学,所以穷理尽性就是要穷人之理,尽人之性。恻隐、羞恶、辞让、是非是人的规定性,也就是人的理。人的理就是人的共性,只要是人就应该有这四样心。但每个人在实践仁义礼智的时候是不一样的,所以穷究了人之为人的规定性以后,努力去实践人的规定性、人的理,把仁义礼智做到极致,就是穷理尽性,那就是圣人。

要做到圣人,就要不断减少人的私欲。人欲是指由人的欲望所带来的自私,也就是私欲。要达到人的个性与共性的统一,就是要不断的排除人自身的私欲,这是道德积累的过程。

 

六、大程夫子对“孔颜乐处”的回答

 

小程夫子从理论上回答了何为“孔颜乐处”,大程夫子从实践上回答了这个问题,他真正地享受到了“孔颜之乐”。大程夫子的这种快乐在他的诗文中随处可见,旧时蒙书《千家诗》中有三首大程夫子的诗,都体现了他的这种乐。《千家诗》开篇的第一首诗,就是大程夫子的《春日偶成》。诗云:

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

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

意思是云也淡,风也轻,快到中午的时节,我漫步于野花之间,伴随着一行垂柳来到河边,当时的人不知我心中的快乐,却说我是偷闲学那些到处游荡的少年。

人的四种境界: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地境界。

——冯友兰

天地境界是指顺应宇宙的规律生活,把天当做父亲,把地当做母亲,把天地间的山川草木、鸟兽虫鱼当做自己的兄弟姊妹,在宇宙之间做一个天人。

 

七、道学对当今社会的重要意义

 

在回答“孔颜乐处”的过程中,二程形成了不同的理论体系,并成为了道学中两个不同流派的开启人。大程夫子是心学的创始人,小程夫子是道学的创始人。

道学是批判又融合了佛教道教,继承又发展了儒家。孔孟讲的仁义只是两种道德,只有社会的意义,仁义的内涵也只限于人的范围。道学讲的仁则包含了天地自然的内容。大程夫子说:“仁者浑然与万物同体”。这样的仁者就是前面所说的把天地当做父母,把山川草木鸟兽虫鱼当做兄弟姊妹的天地境界的人。

道学集自然、社会、人生三者为一体,核心是达到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人的和谐、人与心的和谐。这和我们要构建和谐社会的理想是一致的。人与自然的和谐就是生态平衡,人与人的和谐就是社会安定,人与心的和谐就是个人的安定幸福。

对于身处当代社会的每一个人来说,要成圣成贤也许并不那么容易,但能做到“富贵不淫贫贱乐”,在任何社会环境、人生境遇中,不管穷达荣辱、是非成败、称讥毁誉、得意失意都处之泰然,胜不骄败不馁,从容自在,物来能应,事至不惑,心不被外物所动。人的精神境界越高,他所获得的自由和幸福就越大,这就是道学对于当今社会的重要意义。虽然它已经过去几千年,但是其中的精华部分仍然能够对当代社会和未来的世界有所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