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健康 >健康与心理

情绪配偶出现的诱因

浏览次数:1269      日期:2015-07-07

   现代都市生活压力较大,人们普遍会产生种种压抑和挫折,矛盾的心理常常会失衡,有的人可以进行较好的自我调节,而有的人却苦于没有发泄缓冲的空间,就需要一个人、一个场所、一个环境来缓解自己的压力。而这时候往往恩爱的夫妻一方可以起到很好的情绪缓冲作用,但是,由于在现代高压力下生活的人们,情绪压抑通常是持续的,在日复一日平淡的婚姻生活中,更难以体会到生活的快乐感,感受不到自我价值感,情绪变得易怒,暴躁,“渴望交流”却又“无处倾诉”,就成为了现代人的心理痼疾。

   一旦这种沉重的精神负担积累成为强烈的心理诉求,人们便会千方百计去寻求解脱的方法——以情绪为中介,通过向他人倾诉,适时地在都市的社会节奏与现代都市人的心理渴求之间,建立一个缓冲地带,使自己走出阴霾。社会情感的疏离越来越严重地转化为个人的心理矛盾,演变为个人的情感危机,一方面为了不影响稳定的婚姻生活,一方面又为了培养一种积极的心态去面对现实,争取良好的自我调节,婚后再找一个情绪配偶将成为观念新潮的都市人婚后常见的行为,婚后第二伴侣也将成为普遍的社会现象。

   情绪配偶出现的诱因

   第一,挫折与变故。如亲人的突然亡故、夫妻离婚、牢狱之灾、个人患病或者受伤、失业、退休、工作不顺等等,进而形成负面的情绪体验。

   第二,日常生活压力。西方有句谚语说:“最后一棵草会压垮骆驼背。”生活中的琐事看似不起眼,但是由于人们经常要遇到,而且无法逃避,久而久之,日积月累,就会对人的身心造成不良的影响。

   第三,心理因素。在生活压力的心理因素方面,挫折与冲突是其中最重要的两项内容。生活中有许多的机会,关键在人们如何把握。在很多情况下,人们面临的机会或选择经常不止一个,此时如果做出选择,往往会使人处于面临心理冲突的境地。

   第四,社会距离。城市规模的增长,扩大了作为城市生活特征的“社会距离”(主要指精神距离)。

   第五,都市社会的极度分工打碎、分割了社会生活的同一性。在人口稠密的大都市中,城市居民间的接触和交往,往往是基于职业交往的往来和角色互动的需要,而非建立在个性需求或情感表达的基础上。

   第六,异质性。个人有机会参与许多不同的社会圈,但没有一个社会圈能完全支配他的忠诚。在这种状态下,个人的不稳定和不安全感随之增长。与此同时,人们把分离的、孤立的、表面的感知和行为模式当作习以为常来接受,个人被淹没在群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