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健康 >健康与财富

云南白药非法银杏提取物倒手全卖了

浏览次数:556      日期:2015-06-02

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通报了银杏叶药品专项治理工作情况:在24家从桂林兴达药业有限公司购买银杏叶提取物的药品生产企业中,有5家未用于药品生产,其余19家银杏叶制剂生产企业均已启动涉事药品召回工作。食药监总局将于近期颁布银杏叶制品补充检验方法,并尽快启动对市售银杏叶药品的全面抽检工作。

  此前,桂林兴达药业有限公司、万邦德(湖南)天然药物有限公司在食药监总局组织的飞行检查中被查出擅自改变银杏叶提取工艺、伪造原料购进台账等问题,被立案调查。

  云南白药6.9吨提取物流入康恩贝子公司

  此次银杏非法提取物事件最引人关注的就是云南白药卷入其中。据北方新报的报道,云南白药5月21日发布公告,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其所属生产单位以前不生产含银杏叶提取物的任何制剂产品,也从未使用过国家食药总局通告中所提及的“银杏叶提取物”。但是公告中并未否认,该全资子公司购买银杏叶提取物的事实。

  食药总局相关人士26日向经济参考报记者透露,“云南省食药监管局核实,云南白药集团中药资源公司为合法的药品经营企业,该公司从桂林兴达药业有限公司购买6900公斤银杏叶提取物,并全部销售给云南希陶绿色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食药总局相关人士告诉记者,这批银杏叶提取物最终销售给烟台荣昌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四川科伦药业有限公司、湖南汉森制药有限公司、石家庄华新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北京四环制药有限责任公司等企业用于药品生产。不过,上述企业已在自查中对相关批次产品停售并召回。

  植物提取监管仍待强化

  截至目前,国家食药监总局已经连续发了3次通稿披露非法银杏叶提取物的调查进程,而随着事件发酵,关于银杏叶提取物、植物提取物风险的潘多拉盒子也随之打开。


  记者在一份食药监总局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内容纪要上看到,食药监总局副局长吴浈坦言,市场监测发现,这不是个别企业的问题(指“非法银杏叶提取物”)。近日,中检院从北京市的市场上抽取了14家企业的22个银杏叶药品,发现7家企业的10个产品均不同程度存在改变生产工艺、违法添加相关物质等问题。“这已经提示我们,当前银杏叶药品生产中存在的问题可能是系统性风险。”对事件,食药监总局采取强硬态度,吴浈表示:“已有的案件线索必须一查到底。”

  值得关注的是,银杏叶提取物所在的植物提取行业市场也受到了关注。资料显示,植物提取行业目前的规模已从2005年的50多亿元已经成长为2013年的160多亿元,从事植物提取的企业也从2005年的200多家发展到现在的3000多家。目前,这些植物提取产品部分出口国外,作为保健品或者食品添加剂使用,一部分作为国内保健品的原料使用。

  银杏叶事件后,这个行业的监管情况受到关注。有消息称,2016年1月1日起,中药生产不得再委托提取,从源头扼杀风险。中国中药协会中药信息中心副主任贾海彬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坦言,过去植物提取行业确实有监管问题,一直是重要生产环境规范和净化无法规避的痛。目前监管有向化学药原料监管的方向走,将资源控制到企业内,避免参差不齐的情况,但比如说,原料的含量、成分还是很难做到化学药原料这样精确。“相信若国家禁止中药生产推托提取,将会影响到很多上游提取企业的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