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平安 >平安与财富

江苏原省委秘书长落马 其子被指在天津呼风唤雨

浏览次数:1473      日期:2014-10-11

江苏原省委秘书长落马 其子被指在天津呼风唤雨

[摘要]赵少麟之子赵晋在天津负责开发的多个项目普遍存在擅自增加楼房层数,将卧室处理成“飘窗”、“装饰性阳台”的计算方法,无限制扩大容积率,牟取暴利。

江苏原省委秘书长落马 其子被指在天津呼风唤雨

 

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

中央巡视后江苏首个落马“老虎”

今年已满68岁的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告别一线岗位已有多年,这位履职江苏多年的前省部级官员,最终未能实现“平安着陆”。

据中央纪委官网昨天下午消息,赵少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中央第十二巡视组于今年7月29日进驻江苏,并于9月底刚刚结束巡视工作,赵少麟也成为中央巡视江苏后揪出的首个“老虎”。

值得注意的是,直至2006年11月届龄去职,赵少麟出任“省委秘书长”一职长达8年。其间,先后服务三任江苏省委书记。(新京报)

其子赵晋在天津有“最牛开发商”之称

法治周末援引举报人王强说法称,赵晋在天津负责开发的多个项目普遍存在擅自增加楼房层数,将卧室处理成“飘窗”、“装饰性阳台”的计算方法,无限制扩大容积率,牟取暴利。王强推测,赵晋在天津政界的许多关系都是依靠其父亲的关系建立起来的,赵晋出身名门,其父亲曾经在南方某省省委担任过重要领导,并且任职时间长达十年,几年前才离休。

10月11日下午,赵少麟落马的消息发布后,有数家媒体在报道中披露,赵晋正是赵少麟之子。

站在一片建筑废墟上,王强似乎完全忘记了烈日的炙烤,仰望着不远处高高耸立的“水岸银座”楼盘,他脸上的愤怒已经凝固。(澎湃)

城建规划部门奈何不了的开发商

“把原规划31层高的楼房盖到41层,把原规划41层高的楼房盖到66层。在天津,谁敢这么干?只有赵晋敢这么干。”王强(化名)对记者说。

站在一片建筑废墟上,王强似乎完全忘记了烈日的炙烤,仰望着不远处高高耸立的“水岸银座”楼盘,他脸上的愤怒已经凝固。

多年投诉楼盘违规

政府部门无人过问

王强告诉记者,赵晋在天津负责开发的多个项目比如“水岸银座”、“名门广场”、“卓越浅水湾”、“君临天下”等等,都普遍存在擅自增加楼房层数,将卧室处理成“飘窗”、“装饰性阳台”的计算方法,无限制扩大容积率,牟取暴利。

据举报人提供的一份内容详细的调查材料称,“水岸银座”项目原规划审批其建筑底部为3至4层的裙房及上部三幢31至35层住宅,其中01、02栋均为31层,高100米,03栋为35层,高169米,建筑面积为10万㎡左右,且规划图对楼宇之间的间距都有明确规定,但开发商多次擅自更改规划,将原规划的31至35层增加为41至66层(违规增高达130余米至210余米),并采用缩小楼间距、用卧室充作“飘窗”和“装饰性阳台”等方法,使该项目容积率超过规划审批容积率的两倍以上(大于10,超过国家规定的容积率的限值标准),违规超建面积一倍多。

在“卓越浅水湾”项目购置了房产的陈先生也向记者证实,自己受到天津高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天津高盛地产,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赵晋)的欺骗,定购了该公司名下“卓越浅水湾”的住房一套,后发现该楼盘存在严重问题——开发商售楼人员在向购房人推荐时,无论是看广告还是看样板间,都显示是115平方米,然后使用分散购房人注意力等方法,骗取交纳定金,签下定购书。待到购房人有时间看定购书内容时,才发现所购房屋的建筑面积只有20多平方米。这是因为他们向上报批时只报20多平方米,其余的不到100平方米的面积均按“装饰性阳台”报批。“装饰性阳台”可以不计入建筑面积。

在这种情况下,一件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就会发生:一套实际建筑面积110多平方米的三室两厅,房产证上面积竟然只有区区20多平方米,三间卧室的实际建筑面积都被开发商充作所谓“装饰性阳台”而不计算在房本记载的建筑面积内。

“对于这样一些明显违法违规的问题,我们向天津市建委、房管、规划等部门都反映过,竟没有一个部门有过问,也没人出来解释一下,这种违法建筑的设计、施工、销售,当初他们是怎么批准的。直到现在,这个开发商的所有问题楼盘还在公开销售,继续坑害购房人。”陈先生说。

天津一位房地产市场专业人士为记者算了一笔账,按照天津市中心城区的商品房行情,即使以每平方米一万元计,该开发商通过改变规划、扩大容积率所获取的非法利益已达数十亿元之巨。而按照有关规定,开发商通过这种方式偷逃土地出让金、市政配套费、土地增值税等数额也将是一个惊人的数字,无疑会给国家财政造成巨额损失。

规划部门徒唤奈何

地产商或有保护伞

“这样明目张胆违法违规的企业,从来没遇见过。”侯志刚见到来访的记者,直截了当地表示。

侯志刚是天津市规划局河西区规划分局主管规划执法的副局长。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2014年年初,河西区规划分局执法监察科工作人员在“名门广场”楼盘施工现场进行规划验线时,发现楼座摆位等方面存在诸多问题,与规划审批图纸不相符,要求开发商进行整改,企业一直不予整改。今年4月该楼盘出地面后,规划分局发出停工通知,又下了行政处罚决定书,该企业仍不予理睬。“下一步河西规划分局准备登报公告送达处罚决定。”侯志刚说。

“名门广场”属酒店式公寓项目,位于天津市河西区广东路与绍兴道交口,与“水岸银座”一同跻身津门黄金地段,“名门广场”开发商为天津汇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汇景地产),而该公司仅有的两位股东中的大股东就是天津高盛地产,“水岸银座”项目则由天津高盛地产开发。工商资料显示,天津汇景地产和天津高盛地产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赵晋。

记者在现场看到,“水岸银座”公寓楼盘,位于天津市河东区十二经路与海河东路交口,地处天津海河CBD中心,地段优越,但受到的举报也最多。天津市规划局河东区规划分局局长杨凯、副局长张爱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此也表达了自己的无奈:“规划局审批的是160多米,水岸银座实际上已经建到了180多米,而且还没打算封顶,我们曾经两次向企业发出责令停工通知,但企业拒不停工。”

天津市政府一位要求匿名的人士说,任何房地产开发项目都应该按照国家有关规划管理的法律法规进行建设,否则即为违法建筑,不但无法通过规划验收,更无法取得合法的权利证书。然而,开发商赵晋在津开发的数个位居黄金地段的项目都能顺利“通关”,令人震惊,其背后,很可能有一个保护伞在为其提供包庇与支持。

“赵晋在天津真的可以说是手眼通天、呼风唤雨,想整谁就整谁。”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江苏宜兴一家地基工程公司的遭遇就很能证明这一点。因为“名门广场”的开发商天津汇景地产为扩充建筑容积率,多次更改项目上部建筑结构设计,对已经过规划部门审定的施工图纸一再变更,反复让桩基施工队进场补充施工。这自然引起了宜兴那家地基公司的不满并提出质疑:原经规划审定的楼间距变得越来越窄,消防通道被挤占,会造成重大安全隐患。这样的质疑惹恼了赵晋,赵晋不仅扬言要扣减对方数千万元的施工款项,还要将宜兴那家地基公司的冯姓负责人“绳之以法”。

“令人吃惊的是,赵晋真的说到做到了,不但拒绝支付应付的工程款项,并且在此后不久,天津公安机关就成立了专案组,对冯姓负责人进行立案侦查,并以涉嫌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对冯姓负责人进行网上追逃。”上述知情人士如是感叹。

“对冯姓负责人进行刑事立案的确存在很多疑问。”北京律师张保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属结果犯,只有在因工程质量问题而发生了重大安全事故时,才能追究直接责任人员的刑事责任。而宜兴那家地基公司承接的涉案工程无论在施工过程中还是移交天津汇景地产之后,都没有因质量问题造成任何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却被立案侦查,这或许与赵晋背后的人为操作不无关系。

地产商被带走调查

建设领域腐败严重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今年7月官方传出的几条消息让王强倍感鼓舞,三年来,声称深受赵晋之害的王强,一直坚持向多个部门举报赵晋。

7月初,天津高盛地产和天津汇景地产的高管(包括赵晋在内)被有关部门控制;

7月9日,中纪委网站消息说,中央第五巡视组表示,天津城市建设领域腐败问题突出,“一把手”违纪违法案件多、危害大;

7月20日,中纪委宣布,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虽然目前还不能确切知道这几条消息到底存在着怎样的内在关联,但赵晋作为开发商的问题必定会水落石出。”王强告诉记者,这些年来,赵晋以房地产开发为平台,在天津政界编织了广泛的人脉关系。王强推测,赵晋在天津政界的许多关系都是依靠其父亲的关系建立起来的,赵晋出身名门,其父亲曾经在南方某省省委担任过重要领导,并且任职时间长达十年,几年前才离休。

7月28日,记者多次电话联系天津高盛地产和天津汇景地产的相关人员,了解公司近况,但均无人接听。记者后来联系到了天津汇景地产“名门广场”的一位李姓销售人员,他向记者证实,已经多日未见公司高管,对公司高层情况并不清楚。

据悉,天津市银监局日前也给“辖内各中资银行、天津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和北方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发出提示书,以敦促金融机构防范风险。该文称:“近日,天津高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天津汇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全部高管被有关部门控制;公司实际控制人均为赵晋,所开发项目分别为‘水岸银座’和‘名门大厦’(即“名门广场”)。”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