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平安艺术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健康平安艺术

那一丛圣洁的蒿叶

浏览次数:1152      日期:2014-09-08

健康平安网
那一丛圣洁的蒿叶

      92晚,贵州省委宣传部、贵州省文明办、贵州省教育厅、贵州团省委主办,贵州省德育教育中心、贵州省团校承办的千校万师德育培训平台新19期举行演讲会,蔡顺华应邀做“学会感恩·与爱同行”专题演讲。

      来自贵州各地的133位中小学校长和德育骨干教师听取演讲。演讲会历时两个小时。演讲过程中,播放了春晖行动主题歌、宣传片和春晖全国电视演讲大赛特等奖获得者王威的演讲视频。

 

那一丛圣洁的蒿叶

 

那一丛圣洁的蒿叶                             蔡顺华和温昌海先生

      优秀春晖使者、贵州术汇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温昌海先生应邀作了现身说法演讲。温昌海1997年毕业于厦门大学,此后在福建、辽宁、江西等地经商,2012年回到家乡贵州毕节投资兴业,他的4.3万亩产业基地被命名为贵州第一个黔归人才创业示范园,今年起开始大力资助春晖行动。

      黔南州长顺县德育骨干教师邱霞登台作了即兴演讲。

      演讲结束后,蔡顺华对温昌海先生进行了两个小时的专访。

感恩与回报

黔南州长顺县青年教师  邱霞

那一丛圣洁的蒿叶

      我于1990年出生在贵州省黔西县的一个小山村,父母都是农民。不甘心一辈子过穷日子的父亲,在我出生不久后就去山外闯荡。父亲要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小村子,母亲虽然一直体弱多病,虽然很不舍,但是作为妻子,不管父亲做什么,母亲一直都是无条件地支持着父亲的决定。父亲走后,为了让父亲无后顾之忧,母亲一个人不辞辛苦,照顾年迈的爷爷、照顾年幼的三个哥哥和我,硬是支撑着这个家!

父亲有手艺,走出小山村,靠给别人做室内装修,经过几年的打拼,终于有了一些积蓄!然而,变得财大气粗后的父亲,并没有回来小山村与母亲、与家人同甘分享成功,而是开始嫌弃母亲年老色衰,三番五次绝决地提出离婚!母亲如五雷轰顶,断然拒绝,并苦苦哀求:孩子年幼,不能离婚!

母亲的拒绝惹怒了父亲,为了逼使母亲同意离婚,父亲使出了浑身解数,不仅日夜酗酒,酒后装疯装醉暴打母亲,还明目张胆地与“情人”公然同居,并时不时地将“情人”带进家里“共同”生活!母亲被打得遍体鳞伤,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父亲冷眼摔门、扬长而去……不久,母亲收到了法院的离婚起诉传票,受不了父亲从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母亲不得已同意了离婚!

      没有任何职业、经济来源的母亲,婚变后带着年幼的我和三个哥哥居无定所,整日以泪洗面,身体更是每况愈下,家里穷得白菜也买不起,只能等每天天黑后才去菜市场捡别人不要了的烂菜叶子回来填肚子……对于家里的这一切变故,我恨父亲!更恨自己的无用,连帮助母亲分忧都不能!失望、绝望,使我想到了死,也许死了就不会有烦恼就解脱了!我开始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学习成绩直线下滑……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遇到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位老师——贵州省黔西县凤凰中学卢玉兰老师,真的很感谢卢老师,她不仅对我进行心理引导,将我从人生路上迷茫中拉回正途,在知道我家里的经济困难后,更是多方联络四处奔波,为我联系上一位来自南京的江叔叔,江叔叔不仅资助我完成从初一到高三的一切学费,还经常通过书信鼓励我要坚强、乐观、自信地面对生活。

      在卢老师和江叔叔的帮助下,我顺利完成中学学业考入大学。是卢老师和江叔叔改变了我的命运,我无数次在心里告诉自己,将来也要成为像卢老师和江叔叔这样的人,继承和发扬他们的优秀品德,帮助其他需要帮助的人,回报社会所给予我的一切!

大学毕业后,通过电视新闻知道了背篼干部的事迹,联想自身经历,我毅然报名参加了“三支一扶”西部支教行动。后来,通过参加各地区的招考,同时考取了贵州省大方县某机关单位和贵州省长顺县一所乡村小学。

当时,周围的人一致认为我应该选择大方县机关工作,可是,想着曾经的我,想着卢老师和江叔叔对我的点点滴滴的关心和帮助,我,最终还是放弃了大方县机关工作,来到了这个属于国家级贫困县的长顺,来到山村,来到小学。我知道,这里的小朋友更需要我!在这些孩子们的身上,我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如今,我已在这所学校工作了一年。

      从我来学校的第一天,就发现学校厕所边上有一丛特别青翠茂密的蒿枝,学校会经常性组织修剪全校的绿色植物,但似乎每次修剪,都未碰过这个蒿枝丛,大家都任其自由生长。

      开始我很奇怪为什么不修剪,要知道,草丛太深容易招来蛇!不过通过慢慢观察,我终于渐渐明白和理解为什么学校从来不修剪这丛蒿枝……这学校是山村小学,在这里读书的孩子几乎都是留守儿童,有的三年五载没见过父母一次,有的甚至还是单亲家庭,从小就不曾知道爸爸或妈妈是什么样子!家庭极度贫困,平时根本没有经济条件买纸上厕所,可是上厕所时又不能没有纸,怎么办呢?于是,厕所边上这一丛蒿枝渐渐就成了孩子们上厕所的纸了!摘蒿叶上厕所是我们学校心照不宣的事!经过蒿丛,大家都会心地绕过,从不践踏,从不破坏……

      当我第一次亲眼看到孩子们摘了满满一手蒿叶然后红着脸低着头迅速闪进厕所的时候,我的心似针扎过般疼!而目前我唯一能做的,只有将我的所学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孩子,并尽我全部的爱,像当年卢老师与江叔叔爱护我那样,继续爱护他们,保护他们,鼓励他们……

 

 

那一丛圣洁的蒿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