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平安 >平安杂谈

七旬老太感染艾滋病 家属怀疑系8次输血导致

浏览次数:1070      日期:2014-08-28

8月26日,70岁的余红(化名)躺在衡阳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病床上,神情落寞。她依然不知道自己已染上艾滋病毒。儿女们只告诉她,她得了一种传染病,需要继续治疗。

  7月31日,衡阳市疾控中心的检测报告显示,余红的HIV抗体呈阳性。此前,因为患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她多次到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治疗。今年4月至6月,她曾在该医院输血8次。

  余红是衡南县的一名退休职工,五年前患上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常到医院住院治疗。儿女们为她选择了衡阳市最有名气的三级甲等医院——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6月25日,余红今年第三次住院治疗。据其儿子李兵(化名)介绍,6月26日,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血液科的医生告诉他,他母亲的HIV呈阳性,但还不能完全确定。“我问医生,HIV是什么,他说是感染了艾滋病毒。”李兵当时大吃一惊,“这怎么得了!”

  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6月26日的检验报告中,余红的HIV一项显示,“HIV抗体待复查”,背后是三个朝上的箭头标识。

  李兵急了。之后,他母亲的血样多次送往疾控部门检测。7月2日和3日的检测报告均显示,“HIV抗体不确定”。7月31日的检测报告,让李兵的希望破灭了。衡阳市疾控中心当日的检测报告的结论是:HIV-1抗体阳性。

  事发后,患者家属、医院和血站,各方曾多次沟通。而目前老人染病的原因仍是谜。

  最终的检测结果出来后,李兵和弟弟、妹妹商定,不能让母亲知道实情。家属认为,老人感染上艾滋病毒,“肯定是输血出了问题。”

  目前,医院方正找专家进行医疗事故鉴定,而衡阳市中心血站则愿意走司法程序,“如果裁定是血站的责任,该我们承担的我们承担。”

  家属称染病的几种途径均可排除

  李兵查阅相关资料后,知晓了艾滋病毒的几种传播途径,他向记者表示,在乡下居住的母亲从不吸毒,目前年事已高,父亲早已去世,“不存在性传播之类的”,母婴传播也可以排除。

  “肯定是输血出了问题。”李兵判断。

  余红每次到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治疗“血小板”,院方都会先对她的血清进行检测。5月22日是老人今年第二次住院,第二天的血液检验报告显示,HIV呈阴性。6月8日,老人出院。6月25日再住院时,HIV检测已不再呈阴性。

  “从出院到再住院,这17天,我妈没打过针,没输过血,也没到其他医院看病。”李兵分析,问题很可能出在两月前的几次输血。

  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输血记录单显示,从4月10日至6月1日,余红共输血8次,记录单上贴有每次输血的血液标签。

  李兵开始找医院讨说法。8月26日,他告诉记者,医院称,院里专家自查后,“输血的程序没问题。”

  “我不知道哪里出问题,我只找医院。”李兵说。

  医院申请事故鉴定,血站愿走司法途径

  李兵说,目前,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正找专家进行医疗事故鉴定。他对此并不看好。

  为核实情况,8月26日,潇湘晨报记者来到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当日上午,该院党委办一阳姓工作人员请示院领导后表示,院方对此事很重视,正在调查,“目前还没搞清楚,我们还不方便讲。”

  余红的8次输血记录均显示:“血液来源于衡阳市中心血站,外观合格,可供临床使用。” 26日,衡阳市中心血站副站长王湘屏察看了余红所输血液的编码,“应该是我们这边提供的。”

  王湘屏说,对于此事,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此前与血站有过沟通。“我当时说,大家都不要各执一词,还是通过公正的司法机构来判定。”

  采访中,王湘屏说,血站的采血和检测是按照规定进行,“每做一步都有规范的流程”。“医院说是血站的问题,血站说是患者的问题,这中间扯不清,必须通过司法途径。”王湘屏说:“如果裁定是血站的责任,该我们承担的我们承担。”

  李兵也表示,保留通过司法诉讼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