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传统文化

百年盛衰法租界

浏览次数:2156      日期:2014-06-06

百年盛衰法租界
 

    今年是中法建交50周年,回溯中法百余年关系史,法国在中国四个城市设立租界——广州、上海、天津、汉口。

    光阴轮转  世事盛衰

    1861年汉口开埠,长江北岸设英租界,接着,德国和日本在英租界以下(长江下游)设立租界,中间空出一大块地面,英国人拿来跑马。

    1896年,俄、法两国将这块“空地”一分为二划为两国租界——洞庭街法国领事馆圈进法租界,领事馆对面俄商李维诺夫(S.W.Litvinoff Villa)住宅圈入俄租界。

    曾经,法国海外领地遍及全世界——北美洲、南美洲、非洲、大洋洲、南极洲、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1883年以后进入亚洲——东南亚(今越南、柬埔寨、老挝)成为法属殖民地,欧洲人称“印度支那”(即印度和中国之间的一块地方)。印支战争刚刚结束,法国立即开始在中国开埠口岸占地投资,于是就有了汉口法租界。

    19世纪的最末几年,至到20世纪二、三十年代,法国人开始在租界内大兴土木建设。

    1902年,法租界越过中山大道(后城马路)向北扩张,1919年至1920年抵达大智门火车站。

    大智门火车站位于汉口京汉铁路(京汉大道)和车站路丁字交汇处,车站路从火车站站房大门口起始,也就是法租界玛领事街(即车站路)的起始。

    火车站,铁路线,黄金宝地,这就是法租界扩界的原因。

    纸醉金迷  笙箫弦管

    法租界在汉口,开发时间不算最早,留存时间却是最晚。

    1919年,德租界改汉口第一特别行政区;1923年,俄租界改为汉口第二特别行政区;1927年英租界改为汉口第三特别行政区;日租界前后收回来两次(1937年和1945年);法租界留在汉口的时间最久。

    2013年末,我在汉口法租界走的时候最多,时间飞逝而去,留下岁月的痕迹,老洋房色彩斑驳地掠过身子两边,老法桐(其实不是法桐是英桐)叶片浓密地覆盖在人的头顶,走进一部老电影,黑白胶片和彩色胶片思维中现实中交错回放,有些东西永远也不会消失,毁掉实体,还有记忆。

    公馆、公寓、里弄,戏园子、电影院、百货店、茶楼、酒肆、妓院——商业区和居民区绵绵密密地缠裹在一起——上世纪初的殖民风情,亚洲、欧洲,中国、法国,最时尚的和最陈旧的,最高雅的和最低俗的,风情万种,光影迷离,宛转如歌、热闹如戏、浓烈如酒。

    最豪华的酒店(德明饭店)、最好的理发店(长生堂)、最好吃的冷饮店(和利汽水厂)——蓝白相间条纹布篷,汽水和冰淇淋,小圆桌和靠背椅,巴黎街头咖啡屋的优雅,因为在法租界的地皮上。

    从友益街、黄兴路、车站路、蔡锷路到一元路,从大智门火车站到长江江滩,汉口城区版图上,长长窄窄的一块地面,住的人,玩的人,就这么纸醉金迷、笙箫弦管地打发眼前的日子。

    风雨如晦  雨过天晴

    不是没有过晦暗的日子。1938年10月,汉口沦陷,侵略军打破了法租界的“安宁”。

    欧美各国侨民纷纷离开汉口,例如洞庭街立兴洋行大楼,昔日洋行高级洋员的居屋如今塞满逃避战乱的华人。

    日本人拽住平汉铁路不放,占领大智门火车站之后,牢牢叮死车站路周边法国人的地盘。

    1940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和英美两国公开翻脸,日占领军强行进入英国人控制的汉口第三特别行政区(原英租界),顺带取得法租界行政管理权。

    1942年,法国维希政府派遣领事施尔满来到汉口,日本军人从法租界撤走,法租界的居民悄悄松了口气(1943年,维希政府领事将租界管理权移交给武汉市汪伪政府)。

    八年沦陷,汉口法租界成了没有能力逃离或是不愿逃离的华人的战时庇护所,东北、华北、江浙、湖北周边省市,四面八方难民,涌进汉口,涌进法租界,街头巷尾,拥挤不堪,污秽不堪,断水断电,食物供应匮乏……战争的阴霾,渗入到每一幢房屋和每一条街巷,无论人们躲到哪里。

    1944年6月,英美联军诺曼底登陆成功。8月30日,戴高乐在巴黎宣布成立法兰西共和国临时政府。1945年,二战结束。法国戴高乐政府委派总领事葛礼邦接手法国驻汉口总领事馆职务。

    1945年,日本投降后,法国收回汉口租界。

    1946年2月,中法两国政府签订《关于法国放弃在华治外法权及有关特权条约》,汉口法租界正式移交中国。

    文/胡榴明  图/胡西雷 胡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