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平安 >平安杂谈

社会暴戾之气还需柔性化解

浏览次数:1154      日期:2014-06-01

社会暴戾之气还需柔性化解
 

    鲁珊

    日前,一段充满暴力的视频在网络热传,引发了极大关注。在这段于5月25日发布的视频短片中,三个光背男轮流殴打一少年达8分多钟,暴力程度令人不忍直视。26日,北京警方宣布,在全力侦破下,三名嫌疑人已落网。

    三名嫌疑人,两人15岁,一人17岁,与被殴少年几乎是同龄人,事由大约是擂肥和告密引发。

    擂肥算“小恶”,也不是新生事物,仅为了擂肥事由,三个大孩子能把一个初中生殴打到如此残暴,如此长时间的地步,这种戾气,让人心生寒意。

    有报道详细描述了事件发生地,北京奶西村。这里曾发生过“艾氏9·11血案”和“打工子弟学校关停”两起著名的事件,这里原来是农村,现在是市区边缘,是城中村和村中城。新闻描述,这里几乎集中了一切城市发展的矛盾,强烈的财富、身份、福利、公共资源差距带来的人与人之间的矛盾。

    这样的地方在全国各个地方都令人熟悉,它是城市的关节、接头和螺丝所在,而且大都状况不如人意。恶劣的边缘化生态简直就是产生暴戾之气的肥沃土壤。

    照“光背男殴打少年”事件的发展来看,警方的速度的确惊人,一天之间嫌犯就全部落网。警方的职责是尽到了,但是,让人担心的是,三个未成年的暴力少年,法律拿他们怎么办,社会拿他们怎么办。在少管所里呆了几年,成了人,他们的暴力思维及暴力技术是会增加呢还是减少?

    事实上,在社会发展出现大大小小的参差不齐时,暴戾之气便如雾霾一般在我们周围挥之不去。这种戾气带来的直接后果,是人们的安全感越来越弱。

    应该说,一旦发生暴力事件,“30小时抓获嫌疑人”,这种速度并不能预防下一个暴力事件的发生,也不能带给多数人安全感。因为,即使警力代表正义和程序,以暴力压制暴力,形式上并没有区别。单一只靠犁庭扫穴式防暴除暴,并不能让戾气消散。

    在另一个暴力事件“复旦投毒案”中,复旦学生的表现令人赞赏。不久前,177名学生联名致信法庭,请求免行凶者林森浩死刑,让他有机会供养受害者父母。在台湾地铁杀人案中,母校东吴大学发表的公开致歉信令人动容。

    是的,对于暴力行为,法律有法律的线条,但法律惩戒的是行为,人心却自有人心的曲线。暴戾之气在初发期,大都有机会被吹散,只是我们愿不愿意在法律之外的层面,竭力去补齐社会的参差,化解个人的怨气。

    虽然很多问题不是一天能解决的,但是法律有法律的职责,社会也有社会的功能。复旦学生的上书,未必能改变凶者的死刑判决,但这封上书非常珍贵,它尽的是社会之职。对一个裹紧衣服的人,大风只能让他裹得更紧,暖阳却能让他脱下衣服,这对暴戾之气恐怕同样适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