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平安 >平安与自然

垃圾里的科学

浏览次数:1628      日期:2014-05-15

垃圾里的科学
 

    《城市生活垃圾——前世今生》

    唐平,潘新潮,赵由才 主编

    冶金工业出版社

    《未来的世界是垃圾做的吗》

    田松  著

    科学出版社

    记者周劼

    纽约的悲喜剧

    以科学的手段研究垃圾处理的得失,也是垃圾学的重要课题。

    比如,人们最熟知的垃圾填埋和焚烧。世界上第一座垃圾焚化炉1874年建于英国诺丁汉,1885年纽约建成第一座美式焚化炉。一时间垃圾焚烧风行一时,美国10年间建了180座焚化炉,但到了1920年,全美只剩不到10座城市使用垃圾焚化炉,原因是没那么多的垃圾可烧,而且焚烧垃圾的好处坏处都一目了然:它能减少垃圾体积的80%以上,但它产生有害气体:灰尘、重金属、二恶英、盐酸和酸雨。

    纽约的做法最有戏剧性。1970年纽约通过了空气清洁法,环评不合格的垃圾焚化炉一律停产。于是当时纽约的13座垃圾焚化炉有10座关门大吉。焚烧不了的垃圾怎么办?全部改运到一个叫佛瑞的地方挖坑填埋。可是,填埋的垃圾在20年间向纽约港排放了数十亿加仑的废水,因为污染,不是垃圾的也变成了垃圾。纽约市因为水污染不堪重负,不得不于1984年重提新建5座焚化炉,但社区的抗拒、政治的党争、各种环保法规的变更,让这个计划10年空转。垃圾依旧在填埋,污染依旧在污染。

    垃圾处理

    普通人与科学家的一个区别在于:碰到问题,绕开还是坚持。普通人一听到垃圾焚烧的坏处,第一反应是赶快停建它们,换别的方法;赶快离开我这里,换别的地方。而科学家的反应是,有没有更好的新奇的科技良方改善它。

    《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处理技术》里这样表述科学梦:先进科技和个人福利就像齿轮相互带动。

    正是在这样的精神鼓励和大众对环境的持续关切的刺激之下,诞生了第三代垃圾焚化法:垃圾-能源转换设施。书中描述了法国最新的垃圾焚化中心:像一座金字塔,一个穹顶遮盖了整个工厂,防止尘埃的外泄。净化设备将每吨垃圾产生的大约40公斤有害气体全部净化掉。这样的工厂产生的污染源达到了欧盟的最新标准。

    第三代垃圾焚烧不仅要净化掉有害气体,还要能供电供热。垃圾焚烧中产生的热量可供城市用电取暖。现在,在巴黎,十个人中有一个是靠垃圾取暖的,公共设施的40%靠垃圾供暖。如同书中所引这家垃圾焚烧厂的设计师所言:“我们进入光芒四射的21世纪,在这个世纪里,已然被人们掌握的技术将会更加以人为本。”

    只要在污染防治和污染监控上遵循严格的科学标准,垃圾焚化是目前最有效的垃圾处理手段。

    把垃圾处理放到人类几千年的历史中看,会发现不存在一劳永逸和完美的垃圾处理方式,一些科技手段可以卓有成效的运用,但也各有其限制,如同《未来的世界是垃圾做的吗》一书所引出的忧思:消除垃圾是社会的基本要求之一,我们必须学习去接受它的高昂代价,即使从中赚不到一分钱,即使也不能拯救世界,垃圾处理本身还是有其价值的。

    未来会怎样?

    我们透过祖先们的生活,了解一个道理:人类无法完全消灭垃圾,唯有更多的了解,去除无谓的恐慌与误解,运用科技减少垃圾处理的污染,才能继续与垃圾“和平共存”。

    没有最好的方法,那就多用几种方法。没有一招奏效的治理,那就综合治理。这几本书在展望垃圾的未来时,异口同声地说,最好的垃圾处理应该囊括古人的全部智慧:在源头限制垃圾量;在过程中重复循环利用,使之增值;最后剩余处理,减少污染。所以,分类收集、循环利用、大宗堆放、有机垃圾堆肥、生产生物燃气、焚烧同时回收热能、最终填埋等各种方法都应该用上,先后有序,主次分明。

    让垃圾成为魔鬼还是变成宝贝,取决于我们的选择。

    在《垃圾之歌》的结尾,两位人类学家给出了他们的未来思考,他们称之为《垃圾十诫》,其中有:

    勿将垃圾问题看得可怕。

    不迷信灵丹妙方。 

    乐意为垃圾处理付费。

    购买再生和可再生的产品。

    教育下一代——清除迷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