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平安 >平安与自然

垃圾的故事

浏览次数:1279      日期:2014-05-15

垃圾的故事
 

    《人类与垃圾的历史》

    【法】 卡特琳·德·西尔吉 著

    百花文艺出版社

    《垃圾之歌:垃圾的考古学研究》

    【美】威廉·拉什杰等  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处理技术》

    建设部人事教育司编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记者周劼

    为什么要建处理厂,因为垃圾啊

    为什么怕建处理厂,因为垃圾啊

    理解和误解都在这两个字

    日前,关于垃圾的处理方式、垃圾焚烧厂的选址引发了广泛争议。事件中,抗议者有之、激愤者有之,盲从者更有之,偏偏理性者却很少,科学的声音更渺茫。这让我们对于生活中大量制造反过来又严重影响生活的垃圾有了一个新的认识:给我们造成困扰的,可能不是垃圾本身,而是我们的无知和恐惧——

    说起垃圾,随处可见,也源远流长。人类的历史多长,垃圾的历史就有多长,对于垃圾的嫌弃恐惧就有多长,关于垃圾的智慧也有多长。 

    智慧的故事

    如果你爱好考古,你就会明白垃圾的分量。人类的很多历史就是从垃圾里发掘出来的,中国的安阳甲骨填埋坑、三国长沙吴简的废弃井、敦煌莫高窟的藏经洞,到美国曼哈顿的印第安人沉船,都是从垃圾里找到线索,填补了历史的空白。

    《垃圾之歌》是本专门讲垃圾考古史的书,它把全世界各个文明处理垃圾的方式分了个类,最后得出结论:尽管人类文明不断进步,技术日新月异,可是几千年来处理垃圾的方式了无新意,基本都是四种:倾倒、焚化、回收、减少数量。

    比如说,玛雅人多半将垃圾集中到露天垃圾场,这些垃圾场大到因为甲烷气体的堆积而发生爆炸;特洛伊人将垃圾随手扔到地上,并不清扫出去,而是隔一段时间找来干净粘土,和垃圾一起铺满平整,然后再铺上新地板,眼不见为净。如此几次,许多家庭的地板越来越高,而不得不加高屋顶,重新开一个门;耶路撒冷人利用盖西那河谷的天然气口冒出的火焰焚烧垃圾,后来盖西那(gehenna)这个词就变成了“地狱”的同义词。

    人类关于垃圾的处理,很早就有了这样的智慧,直至今日。反过来说,我们今天如何处理垃圾,其实都凝结了历史的灵感,阳光下何来新鲜事。

    垃圾恐惧症

    有智慧未必就能解决问题,因为问题比智慧更大。古人产生垃圾,倾倒垃圾,然后将其余的事儿交给大自然处理,掩埋、分解、堆积肥料,大自然有足够的能力解决。但这种自然生态的循环被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发展打断了,城市没有能力消化、利用垃圾,于是垃圾变成了恐惧的困扰。

    《人类与垃圾的历史》生动记载了“过去千年里,城市的肮脏令人难以形容”。比如,巴黎的美丽不是从来就有,几百年前巴黎的街道没有铺路石,狭窄、坑洼不平,空气难以流通,而且常年不见阳光,满地都是人便、腐水、垃圾、马粪、猪鸡鸭鹅屎以及尘土混合成的烂泥浆。大多数街区没有厕所,行人随意方便。一下雨,即使最繁华的街道都变成了水坑。

    那时的人习惯随手随地扔垃圾,“小心水”、“下边的人注意啦”是城里人的口头禅。国王路易十一有一次夜间散步,被临街窗户便盆里泼下的污水淋了个落汤鸡。国王犹如此,其他人何足论。左拉的小说《土地》中不是这样描述?“从敞开的窗户慷慨大方地扔出来,一大堆垃圾粪土。”

    这种环境之下,欧洲的城市饱受传染病的蹂躏。黑死病,7年内造成几百万人死亡;百日咳,连英国女王的首席御医都不能幸免,光巴黎一城就死亡上万人。

    大家都记得卢梭离开巴黎时说的告别语:“别了,泥泞之城”。

    垃圾=疾病,催生了一个英语词汇:NYMBY,垃圾古怪综合症。讲的是对垃圾生理和心理上的不适感。其实它是not in my back yard(别扔到我的后院)的缩写。

    人类对垃圾的感受很奇特,眼不见为净,只要别弄到我的地界就行。这在中国也有句老话: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垃圾定律

    有人从垃圾里看出历史,有人从垃圾里看到人性,也有人从垃圾里看到定律。

    1941年世界正在大战,美国很重视军队的思想工作。美军参谋联席会主席马歇尔曾经要求做一个调查:新兵最不喜欢军旅生涯的哪一部分?

    两个士兵史文林和戈登很认真地去做这个调查,他们跑到食堂站岗,记录食堂每天倾倒垃圾的种类和数量。然后他们得出结论向马歇尔报告:如果士兵抽烟,他们吃得更多;

    如果不用排队,他们吃得更多;

    如果不用等开饭命令,他们吃得更多;

    无论供应多少冰淇淋,他们都吃光。

    马歇尔听后说:“中士,你们干的很好。以后吃饭不准抽烟,要守纪律排队就餐,等候开饭命令,取消冰淇淋。”据说,美国陆军采纳了这个意见,每天节约下250万磅食物。

    这被称为最早的垃圾定律。以后通过垃圾总结定律成了研究垃圾喜闻乐见的噱头。随手摘几则《垃圾之歌》中的垃圾定律:

    食品垃圾第一定律:饮食重复性越高,丢弃的食物越少。

    家庭有害废料第一定律:像清洁剂与去污剂这类经常使用的产品所制造的垃圾不多,而像接合剂这类特别买来完成某件特别工作的产品,却占家庭有害废料的绝大多数。

    掩埋场的塑料垃圾所占的体积远远低于人们所估计的数目,反而是纸类是垃圾大户。   

    垃圾学

    城市越发展,垃圾问题越严重。《城市生活垃圾——前世今生》一书列举了一些有趣的数字:1872年,巴黎人均每天扔掉200克垃圾,1922年扔掉700克,1994年达到1600克。法国一年需要清理2000万吨生活垃圾和600万吨丢弃的大件物品。这是个什么概念?如果将这些垃圾装满火车,火车长达一万四千公里:车头在上海,车厢在北京和莫斯科,而车尾在巴黎。

    垃圾围城,于是也催生了一门学问:垃圾学。简言之就是如何利用垃圾给城市解套,给山水添景,给葡萄园增肥,给住宅取暖,给底层人活路,给猪长肉,给孩子玩耍,给囚犯温暖,给艺术家灵感的学问。

    有这么神么?举个例证:1986年,美国进行人口普查,人口普查局委托垃圾中心研究一个老大难问题——人口普查中的漏查漏算。而利用垃圾量、特定垃圾比重来重建人口数量、特征,是垃圾学的拿手好戏。

    于是,他们利用塑料垃圾建立了一个人口公式:人数=0.2518×5周塑料垃圾磅数

    他们又利用垃圾里的婴儿尿片数建立了一个婴儿人口公式:婴儿数量=0.01506×5周尿片数

    科学就是科学,无处不在,即使小到一只塑料袋,一张纸尿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