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平安行动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健康平安行动

为陪读弃万元月薪来汉卖饭盒

浏览次数:2367      日期:2014-05-14

为陪读弃万元月薪来汉卖饭盒
 

    左图:张文梅的盒饭颇受欢迎。

    记者熊波 通讯员徐婷摄

    上图:张文梅推着自行车卖盒饭。

    为陪上大学的女儿读书,老家内蒙古包头的张文梅辗转千里来汉卖了三四个月盒饭。而她之前在包头经营一家托管班,月薪万余元。从女儿诗琪上初中起,在哪里读书,张文梅就把家安在哪儿。

    女儿考上大学是第一次分开

    张文梅是单亲妈妈,诗琪10岁时,她和丈夫因性格不合离异。张文梅一人独自抚养女儿。从初中起,女儿考到哪所学校,她就在附近租房陪读。高中时,她盘下一个托管班,每月可赚1万多元,经济上慢慢好起来。女儿也很争气,顺利考进湖北大学国际文化交流专业。

    女儿上大学了,这是母女俩第一次分开这么久。大一一年,张文梅看着空荡荡的家,突然觉得心里少了些什么,总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就盼着放假女儿能回到家里,两人好好黏糊几天。可武汉实在太远,坐火车来回路上都得花两三天,就连春节长假,女儿也待不了几天就又匆忙离开了。

    去年过年前,张文梅接到诗琪电话,说可能过年回不了家。因为报了双学位班,多上了几天课。等到课上完,如果坐车回去,还是赶不上除夕团圆。待不了两天又得返校,太奔波了。

    女儿一个人在外过年多么可怜!思女心切,1月9日,张文梅坐车来武汉看望女儿。她的计划是陪女儿过完年,等开学就走。

    看望女儿后决定留下

    诗琪住的寝室是8人间,当张文梅第一次踏进女儿寝室,看到拥挤、杂乱的寝室空间,顿时感到一阵心酸。张文梅当即决定不走了,留下来照顾女儿。“反正在包头也是租房子,在武汉还不是一样,何况这里有女儿。”

    这个决定很仓促,张文梅连换洗衣服都没多带几件。

    正巧,女儿有个室友在外租了房子,得回去过年。张文梅和诗琪就蜗居在室友的出租房过了个年。“武汉的冬天太冷了,冷得受不了。”张文梅回忆起去年春节的情景历历在目。北方冬天有暖气,从没离开过家乡的张文梅第一次觉得不适应。

    2月17日,女儿开学后,张文梅把包头的生意转出去了,又在湖大校园内租好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准备好好照顾女儿饮食起居。

    陪读妈妈为谋生计卖盒饭

    留下来,两个人怎么生活呢?左思右想,为了生计,张文梅决定卖盒饭。

    卖盒饭听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却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张文梅给盒饭摊起了个很文艺的名儿,叫“妈妈厨房”。在正式出摊之前,张文梅花了半个月时间,将学生们经常光顾的后街餐馆挨个尝了一遍,并细细品味各种口味的差异。吃完,她觉得后街餐馆的食物不是菜太油腻,就是米饭太硬,而且菜的品种都差不多。

    很快,“妈妈厨房”便进入了运行的轨道,主要经营午餐与晚餐。开始时几个月,每天只能卖三四十份,现在每天都要卖七十份左右,有时还会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

    “陪读妈妈”卖盒饭生意不错

    昨天上午11点,张文梅推着一辆简易自行车,后座拖着个大箱子,准时出现在二期公寓后街门口。

    张文梅告诉记者,自行车是女儿充话费送的,盒子是她自己用泡沫箱改造的。箱子上画满了卡通小人像,打着“妈妈厨房”的广告。张文梅的盒饭每份都用包装袋打包好了,最上面附有一张小名片,上面印着张文梅的手机、微信和“妈妈厨房”的小广告。张文梅说,箱子上的画是女儿画的,小名片是女儿自己刻的手工印章印上去的。

    张文梅的盒饭很受欢迎,满满一箱子盒饭共三四十盒,半个小时全卖光了,还不断有人来问:“还有吗?”张文梅总抱歉地一笑:“宝贝,真对不起,没有了。”

    【对话女儿】

    “希望妈妈能早日独立起来,像我一样”

    “我曾试过远远地离开她,但妈妈对我的依赖让我很心疼。”

    “希望妈妈能早日独立起来,像我一样。”

    诗琪在院学生会担任宣传部长,还是某俱乐部社团的主编,这个性格开朗大方的女孩谈到妈妈只用了两个字“心疼”。

    记者:妈妈卖盒饭,同学知道吗?你会不会不好意思?

    诗琪:不会,我没这样想过,我觉得妈妈很伟大,她为我付出了许多,很多朋友都知道我妈妈卖盒饭,还特地去照顾生意。

    记者:你对妈妈放弃高薪陪读怎么看?

    诗琪:内心里,我曾希望母亲能留在家里,作我最好的精神支柱。上大学是我俩第一次分开那么远,我之所以报那么远的学校,就是试着远远离开她,看看自己的能力。大一一年独自生活,我向自己证明我可以。

    记者:那为何又同意妈妈来陪读呢?

    诗琪:因为我心疼妈妈。我是证明了我可以离开她独自生活,可我忽略了她对我的依赖,她不能离开我。

    记者:上大学了妈妈还陪读,你会不会有压力?

    诗琪:刚开始有一点内疚,觉得她为我放弃太多了,现在化为动力了吧。我会努力学习,做得更好,争取以后让妈妈过好生活。

    记者:妈妈如果没有留下来,你自己认为你能够很好地自理生活吗?

    诗琪:应该没问题,只是生活环境可能会杂乱一些。但我相信自己一样也能过得很好。

    【记者体验】

    陪读妈妈的半天生活

    打理“妈妈厨房”,张文梅每天几乎都是从早上6点忙到晚上12点。早起晚睡,张文梅的收入也大约只有3000元左右,刚好交每月2000元的房租和水电,其余的补贴生活费 。虽然与之前相比,现在的收入只能算零头,但张文梅从没后悔。“我愿意放弃一切,只要能陪在她身边。”

    记者陪张文梅卖完盒饭,跟随她一起到武汉车辆厂菜场买菜。昨天下雨,为了方便骑车,张文梅没有打伞,衣服一会就被淋湿了,但她毫不在意。10分钟从家骑到菜场,20分钟麻利地买好所有菜,大约10多斤,张文梅装在一个大袋子里,吃力地搬到后座上。

    买好菜到家已是下午1点30分。来不及吃中饭,张文梅又开始和面,准备晚上的菜品。“经常做饭,闻久了油烟,实在吃不下,再说也没时间,开业后,我从没按时吃过一顿饭。”张文梅边切黄瓜边拿一块自己吃,“我一般就随便填下肚子,切到萝卜就吃萝卜,切到西红柿就吃西红柿。”

    “女儿知道我辛苦,从来舍不得花钱,买衣服都在地摊上买。”张文梅说。女儿很懂事,她不在家时或生病了,女儿会主动洗衣服做饭,但是她舍不得女儿做这些,只要看见,会立刻接过来。

    “不是她要我照顾她的,而是我觉得我必须照顾她。”张文梅说。

    “那你要照顾她到什么时候呢?”面对记者疑问,张文梅说,女儿打算考研,如果读研,她计划就不陪女儿了。“但我只是计划,有时行动不听大脑指挥。说不定到时我太想她,忍不住还是会陪她。”

    父母适时退出,

    对孩子成长可能更好

    湖北大学政法与公共管理学院社会学专家洪威雷教授昨认为,这位母亲为孩子放弃高薪陪读精神可嘉,但并不可取。

    如今大学生在日常生活方面,没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自己料理。父母的到来,不仅让子女失去了本来不多的锻炼机会,也极易让他们养成饭来张口的不良习惯。

    如果说陪读让大学生们得到了暂时的安逸,那么,他们失去的要多得多,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以及对生活的切身感受。而对于那些陪读父母来说,最终收获的多是失望。孩子的成长、成熟,父母付出的心血最多,但父母的努力无论如何也取代不了社会这个大课堂。孩子只有独自放飞,才能学会与人相处所需的宽容和忍让,学会自律和坚强,从而发展出完善的人格。所以父母适时地选择退出,对孩子的成长可能更好。

    记者李芳 通讯员汪梦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