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平安 >平安杂谈

数名大学生进武汉救助站 有人失业有人陷传销

浏览次数:1477      日期:2013-07-24

                                                                 http://www.jkpa.net/
 

没找到工作花光了钱 骑车旅游丢光了钱 逃离传销窝点没钱回家

多位大学生进武汉救助站“暂住”

高温来临,武汉市救助管理站里,寻求救助的人比往日多了。记者昨天走进救助站了解到,求助人群中许多人是大学生,令工作人员大呼意外。

找不到工作住进救助站

昨天上午,记者在武汉救助站,看到一位清瘦的大学生,他戴着眼镜,一脸斯文。他叫陈斌(化名),湖南新化人,在武汉一所高校读专科。

“为什么进救助站?”记者问。

“我没找到工作……”陈斌低着头说,今年6月份,他毕业了,一直没找到工作,他没有立刻回家,也不好找家里要钱,身上几百元生活费花光了,手机也欠费,没钱续费,小旅馆也住不起。无奈之下,他只好跑进武汉市救助站。

他告诉记者,他已跟爸妈通了电话,告诉他们自己在武汉没找到工作,马上就会回家。“但我没敢告诉他们我在救助站里”,陈斌红着脸说:“我没找到工作还进了救助站,比较丢脸。”

下午,陈斌在救助站工作人员陪同下,带着行李去火车站。临行前他说,回家后他会继续找工作,“就算出来求职,我也会做好准备再出来,不会像这样给大家添麻烦。”

逃离传销窝点住进救助站

“本想暑假出来找份工作赚点学费,没想到被骗进了传销窝点,我好不容易才跑出来。”昨天,在武汉救助站的休息室,正在看电视的小王向记者讲述了遭遇。

小王头发很乱,衣服也破了,他是云南师范大学学生。

小王说,他今年23岁,是云南文山人,因家里不富裕,想在暑假打工赚点下学期的学费。有朋友告诉他,帮他找了暑期兼职,工作轻松还包吃包住,每月工资2800元钱,地点在安徽。

“我听了很心动,两个月就能赚够一学年的学费了,很快就跑过去。”小王说,7月6日,他到了那家安徽的“公司”。

小王刚进“公司”就发现不对劲。“一群人一起坐着,跟疯子一样,一个人在上面讲,说一个月能赚23.8万……”顿时,小王感觉自己进了传销窝点。

第三天,小王身上带的三百元钱就被对方收走了,“公司负责人”不让他回家,还要他打电话回家要钱,并让他再叫几个人过去,还有人盯着他。

前几天半夜3点多,小王趁大家都入睡,打破窗子,从4楼抱着雨水管道滑下去,才从传销窝点逃出来。他辗转经当地救助站来到武汉救助站,等过几天救助站为他买到火车票,他就回云南。

“驴友”丢光钱财住进救助站

一大早,两个女大学生骑着山地车进了武汉救助站,连声喊着“救命,救命!”

武汉救助工作人员回忆,好多大学生进救助站都是蓬头垢面的,7月初,两名女大学生穿着运动装,推着高档自行车就进了救助站,让大家吃了一惊。

这两个女生是安徽省安庆市人,大学放假了,两人骑山地自行车从安庆出发,一路边走边玩来到武汉。

没几天,她们所带的旅行包在武汉丢了,手机、相机、银行卡、现金、身份证等全部遗失,就连换洗的衣服都没了。

用兜里仅剩的零用钱在网吧待了一晚,查到了武汉市救助站的地址,一大早,两人就骑了两个多小时到救助站,因没钱吃早饭,有一名女生还中暑了。

在救助站里,工作人员拿来食品、水,还给中暑女生吃了人丹,两人逐步恢复。

武汉市救助站为她们买了回安庆的火车票,把她们的山地车也办理托运,还送了些食品让她们在路上吃。当天下午,两个女生就坐上了返回安庆的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