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健康 >健康与饮食

武汉豆制品八成出自黑作坊 罂粟壳市场公然兜售

浏览次数:1225      日期:2013-07-04

武汉豆制品八成出自黑作坊 罂粟壳市场公然兜售
http://www.jkpa.net/

  记者朱凯 实习生柳维溪 刘怡 [问政食品安全]

   豆制品进货单

   停在“2011年”

   短片:问政前夕,在万松园菜市场,4家豆制品门店挂着政府放心豆制品厂商的标牌;当问及豆制品安全监测情况,市场管理办人员说“只负责招商”。另有豆制品经营户说,政府放心豆制品进价高,大多经营户从小作坊进货,混着卖;工商部门前往查探,发现2家未挂牌的豆制品门店进货单日期“停留”在2011年,销售的豆制品说不清来源。

   高丹彦(在主持人的追问下):这确是工商工作的薄弱环节,我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短片暴露出基层工商所的同志日常巡查和监管、严管不到位,执法效果也不理想。

   秦军:这暴露出管理不到位,也暴露出监管的失位。一旦查实短片反映问题的背后有“潜规则”,将打破这个“潜规则”,给老百姓真正放心的豆制品。

   菜有问题

   菜场改造后再说

   短片:万松街工商执法人员说,万松园菜场正准备提档升级,改造后豆制品就不会有问题,他还举例说此前电业生鲜市场也查处过此类案例,改造后就列入了政府放心工程。

   市质监局局长吴明益:菜场改造是政府实施的民心工程,菜场销售的是有正当来源(有正当生产企业或具备生产条件的作坊)的豆制品。

   高丹彦:市场内做的比较好,是监管到位的作用。

   吴明益:从正规渠道、按行业标准生产才是让人放心的豆制品。

   “政府放心工程”

   从黑作坊进货

   短片:督查员以市民身份去电业生鲜市场买豆制品,看到6家经营户都有“政府放心工程”字样,经营户都说从大厂进货;6月初一天清晨,督查员以工厂食堂进货名义,来到王家墩商务区附近几间民房,找到了三家被废品收购站包围的豆制品作坊,其内灯光晦暗墙面漆黑,几个打着赤膊的男人正在加工豆制品,卤水冒着黑色水泡,工业铁桶里有做豆腐的水,且已发黑;作坊主出门送货,督查员一路跟踪,发现这个作坊送货的第一站就是电业生鲜市场。

   观众:请问高局长,对市场情况是否了解,对市民如何解释?问吴局长,又脏又乱的小作坊,怎么成了政府放心工程?

   高丹彦:这事不清楚,但我们已经认识到了巡查不到位带来的工作弊端。

   吴明益:武汉市80%以上的豆制品来自小作坊,小作坊存在问题确实较多,而且大多没有证照,这有历史的原因。今年列为十个突出问题,所以要集中整治。放心豆制品工程,是政府以前的民心工程,仅10家,能为市场提供20%的豆制品,主要供大专院校和事业单位、超市。

   秦军:黑作坊在武汉市城乡接合部普遍存在,多年来一直在清剿,但黑作坊一直跟我们打游击战,应该说这个小作坊是“漏网之鱼”。这说明监管体系还有问题,“网”织得太大了,下一步结合国家调整食品监管的流程,把生产和流通领域的食品问题全部划给了食药监局,今后在此过程中要重新“织网”,一定要让漏网之鱼绳之以法。

 

   邵为民:短片显示了监管的缺失,不容置疑。以豆腐为例,从原料到餐桌,一共有五个部门分段监管,五个部门的无缝对接中还是有漏洞的。7月1日以后,“五龙治水”的现象将统统归市食药监局杨局长管。建议市民尽可能到超市买豆腐,治理还需一个过程。

   “打点”到位

   黑心菜变“放心工程”

   短片:据政府推荐的16家放心豆制品厂家名单,督查员以进货名义,随机探访了位于汉阳某工业园的平康豆制品公司,车间墙面漆黑,墙上结了蜘蛛网,地面垃圾臭水满溢,运输豆制品的不锈钢桶内残渣没有清洗发臭。公司老板说每天向三镇供货,日消耗豆子4~5吨,“打点到位”就没人查。

   主持人:请问吴局长,打点谁?为什么要打点?请正面回答问题,不要打点我。

   吴明益:打点的意思就是送好处,做法肯定不对。从短片看,监督缺失,打点了就不能公正执法。

   尚重生:怎么克服日常抽查、巡查的局限性,怎么调动社会资源参与监管?

   秦军:以抽查和排查结合,减少局限性。

   高丹彦:用红黑榜的形式来监管。

 

不用办证

   租房岔开小作坊

   短片:督查员探访多个城中村,以做卤菜为由准备租房,在硚口发展一村、三眼桥北路,很轻松就找到了出租房屋,房东承诺不用办证,从来没人上门查。三眼桥北路一家门店准备转让,并称在这一带小餐饮都不用办证。

   观众:问吴局长,为什么这么多小作坊可以坦然地说不用办证就可以经营?

   吴明益:以前的法规不健全,武汉的大部分小作坊都没有办营业执照。

   杨泽发:食品安全监管任重道远。

   谭邦和:小作坊问题,有文件有法规有经费有队伍有工作程序,为何屡禁不绝,长期存在?症结到底在哪里?

  餐馆“秘制”

   对付食品添加剂备案

   短片:在江汉路、吉庆街、汇通路等小餐饮集聚地,走访20多家招牌或菜单中有秘制、特制字眼,仅一家火锅店公示了添加剂。对于国家、省、市规定的添加剂备案制度,多数店家不以为然。

   杨泽发:秘制如果没有用添加剂,不用公示,如果使用了没有公示,就要举报、查处。

   高丹彦:国家对添加剂管理严格,工商部门主要是在对这类商家核发执照时,对其经营商品进行核定。

   变身“香料”

   罂粟壳公然兜售

   短片:在竹叶山中环商贸城、舵落口大市场、白沙洲农贸市场,卖干鲜调料的商家称,油焖大虾要想好吃就要加点“味”。除了让人上瘾的“一滴香”,还有罂粟壳。两种物品混合使用生意必然红火,补货随时都有。

   主持人:国家明令禁止的东西为什么市场上可以轻易买到?

   高丹彦:实事求是的说,日常的巡查不到位,有空子可钻,经营户的守法经营意识淡薄。一旦查出这类违规行为,按规定严处。

   杨泽发:最近初步抽检发现一家火锅店里添加了罂粟壳。一旦发现,就按三个“一律”严处,罂粟壳就是毒品。

   尚重生:杨局长说发现一起查处一起,言下之意如果没有发现就不查?这个现象老百姓能发现,记者能发现,为什么杨局长就发现不了呢?

   杨泽发:违禁物发现的确有难度,但我觉得只要认真落实监管责任……(被打断)。

   尚重生(追问):舵落口等这些市场你去过没有?去过,为什么发现不了?

   杨泽发:发现机制确实是个问题。

   问题小餐饮

   曝光容易整改难

   短片:6月20日,督查员随机选取三处去年被曝光的小餐饮集中进行抽查。在三角湖路碧湖村被曝光的24家小餐饮,目前没有一家证照齐全,油污垃圾满地,看见督查员,赤膊炒菜的厨师往外跑;汉西北路发展社区,被曝光的9家小餐饮仍有3家没有取得餐饮服务许可证,从业人员健康证不齐全,执法登记卡上一年来仅有一次检查记录;在武昌保安街与起义街交会处的9家被曝光小餐饮店,其中1家无证,2家有证未按规定悬挂,台账记录布满灰尘,记载停留在2012年11月。

   杨泽发:曝光了不整改,说明督查机制和工作作风还存在问题。

   秦军:曝光台是一种工作方法,但是如果不坚持,取得不了好效果,反映了我们的执行力比较差。

   谭邦和:小餐饮、大排档关系到千家万户,做不好是我们市民的生命险区。做了这么多工作,效果达不到最佳,猫捉老鼠的游戏一直持续,工作理念里面是不是有一种把游戏一直玩下去的想法?如果抱着这种想法来做工作,这种游戏会长期存在下去。从执政理念上解决问题,我们应设身处地,把市民当家人来爱护,把食品安全当做家人的事来做。真正的办法,是让各级官员的“乌纱帽”有点隐忧才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