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平安 >平安与事业

湖北首富兰世立 “民营航空狂人”的败局

浏览次数:1331      日期:2010-10-09

湖北首富兰世立 “民营航空狂人”的败局

湖北首富兰世立 “民营航空狂人”的败局

2009年3月14日,因政府的一纸决定,东星航空停飞。同时,关于兰世立被软禁的小道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兰世立是一位身高不到1米7的湖北“小个子”。但说到中国民营航空业,便不能绕开兰世立和他的东星航空。

  在武汉的大街上,每一位出租车司机都能讲出兰世立的某些“典故”,他们很熟悉他,在他们眼里,东星航空是一个神话,而兰世立是一个传奇。他们都知道,这个矮个子男人带着独特的偏执和张狂,仅用了10余年,就从一个名副其实的草根,变成了湖北首富。

  “你不就是个营业员吗?”

  武昌以南30公里,有一座小镇叫乌龙泉,以矿山闻名。在这座灰尘肆虐的小镇上,仅有一条成形的街道,道路两旁排着几幢灰色小楼,墙上依稀留有数十年前的标语痕迹。

  这就是兰世立长大的地方。

  今年43岁的兰世立生于文革初期,父母亲早就参加革命。解放后,兰世立的父亲当过县长,文革中被批斗。兰世立和三个哥哥、一个姐姐并没享受到父亲的福荫。

  父亲原本给兰世立起名叫“兰四立”,后来,兰世立自作主张改了名字。

  5岁那年,兰世立准备去读小学,学校嫌他年龄太小不肯接收。但他每天都去学校。一天早上,下了很大的雨,母亲说你别去了,不料兰世立居然说:“我今天还要去,可能老师会收下我!”果然,因为大雨,那天小学校里没什么学生,当矮小的兰世立出现在教室门口时,老师终于同意破例接收他读书。
17岁那年,兰世立到乌龙泉供销社当营业员。6年后,他当上了供销社经理。在小镇上,兰世立算是成功人士了。

  不久后,一件小事刺激了兰世立。他和两名顾客发生了争吵,对方说话丝毫不留情面:“你有什么好嚣张的?不就是个小营业员吗?”兰世立能说会道、心高气傲,但这次,他沉默了,对方的话正好点中了他心里的痛处。几天后,他决定放弃这个职位,让一切从头开始。

  1988年,兰世立考取了湖北省计划干部管理学院,仅过了一学期,又转入武汉大学经济学院,进了专为地方后备干部开设的班级,1990年毕业。后来,在兰世立的简历中,始终写明“毕业于武汉大学,研究生学历”。

  一个人的东星航空

  多年后,兰世立依然时常回想起他的大学生活,特别是捡牙膏皮解决生活费的经历。当时的牙膏皮含有贵金属,每只能卖几分钱,兰世立每天都早早起床,在校园里四处找牙膏皮。每天可以换来三四毛钱,这足以解决他的生活费。兰世立曾跟人说:“当我的资产达到1千万的时候,我专程去看过这个地方。”

  毕业后,兰世立被分配到湖北省委下属的一个部门工作。当时,海南正经历开发热潮,兰世立被选派到海南经济合作厅进行交流锻炼。在那里,他接触了各种创业人物。兰世立终于坐不住了:“在经济社会,一流的人才做经济!”

  他回到武汉,与别人合作筹建了一家光电公司。做了几个月后,兰世立发现,公司的营业执照上竟没有他的名字!兰世立什么也没说便离开了。他心中暗暗决定,创业的理想只能靠自己。

  1991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兰世立在书桌前,提笔写下了《关于创建东星电子有限公司的方案》。兰世立目标很明确,他不再寻找合作伙伴,要建立一家能由自己说了算的独资公司。当月,东星电子有限公司成立。通过做电脑代理生意,兰世立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1992年,兰世立考察了国外的餐饮业,认定开高级饭店会赚钱。他投资1000多万开办了集酒店和娱乐于一体的东宫饭店。“东宫”一炮打响,财源滚滚而来。兰世立又在汉口开了“西宫”。

  电子和餐饮,两者毫无关联,但兰世立知道“能赚钱”,便“把资金全都投下去了”。兰世立的每一次商业扩张都带有破釜沉舟的气势。

  上世纪90年代初期,国家规定:外资公司可免税进口两辆外国轿车。兰世立迅速注册了多家外资公司。1992年,26岁的兰世立一下子拥有10辆外国顶级轿车。他把这些车“借”给武汉商业界的关键人物,这让他迅速打入这些人的圈子,也为企业发展提供了便利。

  1995年,东星旅行有限公司成立。1996年,东星广告公司成立。2000年,兰世立投巨资在武汉江夏建了一条收费公路。2000年,他买断武汉龟山电视塔20年经营权。每一步的行动,兰世立都震撼了商界。从2003年开始,兰世立成为湖北首富的说法开始浮出水面,成了武汉市民茶余饭后的谈资。

  最让商界惊讶的事出现在2005年,当年6月,经国家民用航空局批准,东星航空公司成立。从东星成立的第一天起,其制度和决策都是由兰世立一个人说了算。事实上,这一次进军航空业,就是兰世立一个人的主意。
步履蹒跚到几时

  2004年6月,包括鹰联、春秋、奥凯在内的中国第一批民营航空公司获准成立。兰世立的东星航空是第四家,但有“后来者居上”之势。兰世立宣布进军航空业时,放出豪言,“要购买、租赁超过20架空客飞机”,令国际航空界大为惊讶(迄今租到了9架)。法国空客、美国GE商业航空服务公司、欧洲出口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都向这个湖北民营企业家抛出橄榄枝。

  人们常用牟其中“罐头换飞机”的传奇和兰世立作对比,而兰世立显然比牟其中“更胜一筹”。注册资金只有8000万元的东星航空,竟然撬动了逾百亿元的飞机租购合同,且为卖方贷款,兰世立毋需担保,不用抵押,亦无首付,是真正意义上的“空手套白狼”。

  依托东星旅行社的丰富客源,东星航空一度行情看涨。当时有传闻兰世立曾与摩根大通等国际投行接触,商讨上市事宜。性喜张扬的兰世立本人也频繁出镜,讲述自己的管理经验。

  2007年,兰世立已身家50亿元。那一年,他和王石等人一同前往武汉洪山监狱看望已被监禁8年的牟其中。牟其中得知兰世立近乎疯狂的经历后,表情复杂,一时说不出话来。

  关于对兰世立的评价,从来都是两极化:有人说,兰世立是中国民营航空业的领军人物之一,作为从一个草根发展起来的富豪,他的努力和成功都是标志性的;也有人说,兰世立就是个骗子,和很多在商界获取名利的人一样,不过是手腕高明而已。

  几年来,关于东星的种种“内幕”,关于兰世立和某些政府人士关系的小道消息四处流传,从未止息。

  这次,兰世立本人从珠海被带回武汉“监视居住”的消息似乎是确凿无疑的了。然而在武汉,谈论东星和兰世立的人并没多起来。对于这个曾经的“湖北首富”,报纸、电视都惊人一致地选择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