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平安行动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健康平安行动

指鹿为马的判决

浏览次数:58      日期:2020-08-17

指鹿为马的判决

 

对武汉市九洲华讯网络会所起诉武汉市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管委会因拆迁补偿案,在本人于20191226日上诉至湖北省高级法院后,经过网上再三发文摧办,于2020810日终于下达了(2020)鄂行终183号《行政裁定书》:

本院认为,本案中,实际上涉案纠纷是出租人网吧原房东和原承租人朱非白之间出现的经营纠纷,属于平等主体间的民事法律关系。朱非白并非涉案房屋的所有权人,与涉案房屋拆迁行为没有利害关系,其相关权益可依据租赁合同的约定通过民事途径予以主张。朱非白不具有原告主体资格。

裁定中,法院居然对造成网吧一百多万元损失的武汉市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管委会只字不提,刻意回避;而将对本网吧正常经营没什么影响的房东却郑重其事的推出来顶缸。

真是一份指鹿为马的判决:

一、“本院认为,本案中,实际上涉案纠纷是出租人网吧原房东和原承租人朱非白之间出现的经营纠纷,属于平等主体间的民事法律关系”。实际上,与房东签定的合同为期3年,自2016831日起至2019830日止。从签定合同至今,房东除收租金之外与我没有任何交涉,既没有提过任何中止合同情况,更没有提到拆迁情况。没有发生任何经营纠纷。

而这次拆迁的管理者是武汉市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管理委员会,所有发布的公告、文书所盖印章也是“武汉市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管理委员会” (见《武汉市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管委会东北部片区四村统征储备项目集体土地上非住宅房屋拆迁补偿方案》)。而在拆迁行为实施至今,武汉市九洲华讯网络会所作为一家拆迁范围内的经营单位,至今没有收到原告的任何书面通知、告示,也没有任何单位、个人与原告磋商补偿经营损失情况。在不事先告知、没有见面洽谈并补偿的情况下,强行对网吧停水停电、强行中断网吧合同的不是房东而是武汉市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管理委员会工作人员。

二、“朱非白并非涉案房屋的所有权人,与涉案房屋拆迁行为没有利害关系,其相关权益可依据租赁合同的约定通过民事途径予以主张”。

其实,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管委会赔偿房屋所有权人陈友运被拆迁房屋货币补偿、补助、奖励等费用小计一百一拾一万九千一百二十三元五角五分(1119123.55元)就行了,但却补偿了一百六十二万七千八百三十一元九角一分(1627831.91元),把应该补偿给我的营业补偿、装修补偿等五十万八千七百零八元三角六分(508708.36元)也错发给了陈友运;赔偿房屋所有权人陈翠云被拆迁房屋货币补偿、补助、奖励等费用小计一百九拾七万三千零四十四元(1973044元)就行了,但却补偿了二百八十八万一千零三元一角六分(2881003.16元),把应该补偿给我的营业补偿、装修补偿等九十万七千九百五十九元一角六分(907959.16元)也错发给了陈翠云;合计把应该补偿给网吧的一百四十一万六千六百六十七元五角二分(1416667.52元)错误的补偿给了房东。

这些钱我当然应该找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管委会要而并不是找房东要。

三、“朱非白不具有原告主体资格”。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被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第十二条“人民法院受理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的下列诉讼:()对征收、征用决定及其补偿决定不服的”。第二十五条“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

武汉市九洲华讯网络会所既是公民也是法人,对直接造成网吧经营损失武汉市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管理委员会起诉为什么不具有原告主体资格?

四、武汉市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管理委员会与房东在这次拆迁补偿行为中有徇私舞弊嫌疑。

管委会与房东于2017121日签定《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于2017124日签定《交房确认单》,于2018115日将补偿款发放到房东账上。而此事管委会与房东一直没有同我说过,我也一直不知道此事,直到20188月要强行对网吧停水、停电时才突然知道此事。很明显管委会工作人员与房东在这次拆迁补偿行为中有徇私舞弊嫌疑。

五、我起诉武汉市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管理委员会并提出追加二位房东为第三人申请参加诉讼合情合理。管委会的行为是造成网吧损失的直接因果关系;而房东陈友运、陈翠云除收租金之外,并不存在装修损失和营业补偿,而应该得到装修损失和营业补偿的原告武汉市九洲华讯网络会所却至今一分钱没有得到。对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九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同被诉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但没有提起诉讼,或者同案件处理结果有利害关系的,可以作为第三人申请参加诉讼,或者由人民法院通知参加诉讼”。在被告应该承担责任外,法院也应该追加二位房东为第三人申请参加诉讼。

对因果关系明确、事实如此清楚的起诉,湖北省高院行政庭法官张婷、王志荣、张思化能作出如此指鹿为马的终审裁定,足见法官审案的盲目和随意,我为他们感到汗颜。

 

武汉市九洲华讯网络会所

老板朱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