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证据排除申请书

健康平安行动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健康平安行动

非法证据排除申请书

浏览次数:222      日期:2018-05-07

非法证据排除申请书

申请人:湖北首义律师事务所律师,系涂汉江故意伤害一案的被告人辩护人

申请事项:根据申请人提供的线索,依法排除涂汉江故意伤害一案的非法证据

事实与理由:

    被告人涂汉江因故意伤害一案,已移送贵院审理。辩护人在查阅

检察院移送的案件卷宗和承办案件过程中,获悉了下列公安机关违反

法定程序办案,以非法方法收集的证据的线索:

1、根据检察院提供的侦查卷宗中的两份证据,即2017年4月13日

“110报警记录”和夏公(纸)受案字【2017】2244号《受案登记

表》,两份证据明显彼此冲突,《受案登记表》涉嫌虚假。具体为:

根据“110报警记录”显示,110是在2017年4月13日晚19:29:16

接到拆迁指挥部工作人员叶某的电话报警,称工人受伤。但《受案

登记表》却显示,纸坊派出所接110指令,在19时8分接报,报案

人为盛福林。很明显派出所受案接报时间在110电话报警之前,且

报案人也明显不一致,《受案登记表》登记内容明显虚假。同时,根

据登记表记载的受案意见,受案民警文闯、王凭出具的受案意见为:

属本单位管辖的刑事案件,建议及时立案侦查,即受案民警在没有

任何明显伤情和鉴定意见证实的情况下,第一时间就将案件定性为

涉嫌刑事犯罪,完全不符合公安机关办案规程。同时,根据江夏区

分局夏公(纸)立字(2017)2246号《立案决定书》、江夏区分局夏

公(刑)鉴聘字(2017)36号鉴定聘请书、鄂中司协鉴字第0399《湖

北中真司法鉴定所协和法医司法鉴定室鉴定意见书》、2017年5月9

日的被害人盛福林的《询问笔录》证实,江夏区分局是在2017年4

月18日,委托中真司法鉴定所对被害人盛福林左手腕损失程度进行

鉴定,中真司法鉴定所在4月19日出具盛福林损失程度为轻伤二级

的鉴定意见,并由盛福林在5月9日向纸坊派出所提供鉴定意见的,

但江夏区分局却是在4月19日书面决定对盛福林故意伤害案刑事立

案侦查,很明显江夏区分局是在没有收到鉴定意见,无法确定盛福

林伤情符合故意伤害刑事犯罪构成条件的情况下,即决定作为刑事

案件立案,明显涉嫌办案程序违法。尤其需要强调的是,根据2017

年4月25日胡桂林的《询问笔录》和4月27日李继文的《询问笔

录》,所提供的均是《行政案件权利义务告知书》,且根据江夏分局

夏公(纸)行传字【2017】第142号《传唤证》显示,纸坊派出所

在2017年5月10日,以被告人涉嫌故意伤害治安行政违法为由,

传唤被告人接受询问。据此,公安机关一直是以故意伤害治安行政

案件程序,在对案件进行调查,但提供的立案决定却是早已将案件

作为故意伤害刑事案件立案,公安机关的立案文件存在虚假,办案

程序明显矛盾且涉嫌违法,由此取得的证据因不符合法定程序,严

重影响司法公正,应排除全部非法证据。

2、根据检察院提供的侦查卷宗中江夏区分局夏公(纸)拘字(2017)

17103号拘留证、夏公(纸)拘通字(2017)17103号拘留通知书、

武昌区公安分局积玉桥派出所出具的《抓获经过》、2017年8月30

日涂汉江在积玉桥派出所的《询问笔录》、涂汉江在江夏公安分局的

《询问笔录》等资料证实,自2017年4月13日受理案件以来,公

安机关从来没有向被告人做过任何调查取证工作及依法听取被告人

的陈述、辩解,却突然在四个月后的8月25日单方决定对被告人刑

事拘留,同时是在被告人完全不知情根本没有任何潜逃可能的情况

下,就将被告人作为在逃人员进行网上通缉,因此导致被告人8月

30日在积玉桥工商银行办理业务时突然触发警报,被积玉桥派出所

人员抓获,随即被移交给江夏区分局办案人员,当晚涂汉江才第一

次被办案人员讯问,对案情进行陈述和辩解。基于上述事实充分证

实,侦查机关的办案行为不仅明显违背常理,更明显违反公安机关

办理刑事案件的程序规定,涉嫌滥用权利违法办案严重影响司法公

正。据此,因侦查机关的办案程序明显严重违法,依法应排除本案

侦查机关提供的全部证据。

3、辩护人是在2017年9月7日,接受被告人妻子胡敏的委托,作为

辩护人参与案件侦查阶段的工作。辩护人随即在次日即9月8日,随同被告人妻子胡敏一起,到纸坊派出所递交辩护手续。经与办案警察王凭电话联系,王凭称因办案在外不能收取辩护人的手续,要求辩护人将手续交由派出所窗口转交,辩护人也根据王凭指示向派出所窗口转交了全部辩护手续。此后,辩护人依法到看守所会见了被告人,并根据案件已进入批捕阶段的现状,依法向检察院也递交了辩护手续及请求不予批捕的辩护人意见。在被告人于9月13日被批捕后,辩护人又根据法律规定,于9月14日提出了对被告人取保候审的申请,并寄送给了办案警察王凭(见附件),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意见。应该说,辩护人一直是根据法律规定,正常履行职责,但根据江夏区分局起诉意见书(见附件)载明,截止2017年10月30日,该局未收到犯罪嫌疑人涂汉江聘请律师的信息。据此,辩护人认为,江夏区分局完全是罔顾客观事实,无视辩护人依法提交辩护手续和履行辩护职责,无视辩护人的法定诉讼权利,存在违法办案的客观情形,对由此导致的涉案证据的收集、取得的合法性问题,贵院应予调查认定是否排除。

    综上所述,根据以上线索,公安机关涉嫌违反法定程序违法办案,

为保证案件依法、公正审理,申请人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

讼法》第五十四条的规定,向贵院提出非法证据排除申请及线索,请

求贵院依法调查并予以排除以非法方法收集的证据。

此  致

武汉市江夏区人民法院

申请人:被告人涂汉江的辩护人

                                湖北首义律师事务所

                                律师    

                                二0一八年三月十四日

附件:1、江夏分局夏公(纸)行传字【2017】第142号《传唤证》

2、取保候审申请及快递单证

3、江夏区分局起诉意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