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平安行动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健康平安行动

被人“耍手腕” 一次握手竟成故意伤害

浏览次数:532      日期:2018-04-21

被人耍手腕”  一次握手竟成故意伤害

撰稿人   李海波

      近日来,湖北武汉江夏区发生一桩奇案,一位常年累月做慈善事业的涂先生因为有人上门主动要跟他握手,没想到别人握手是在耍手腕,他坐在家里竟然被惹上了一场刑事官司”———故意伤害案,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故事还得从头说起……

      为政府排忧解难 企业家购买曝光的豪华别墅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涂先生在外下海经商,通过勤劳致富成了当地一位小有名气的企业家,他多次被江夏区政府邀请回乡支持家乡经济建设,自然也成了政府的座上宾,所以政府领导也经常找他拉家常谈心。一次,领导对涂先生讲希望涂先生能帮忙解决一个难题:政府建的几栋别墅因为超标受到上面追究,现在想脱手卖出去了事。

        原来,在1994年,江夏区政府违规为7位区委常委建造豪华别墅的事件被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曝光后,中纪委成立专案组查处此事,下令全部搬出,当年有些领导因此还受到了处分。中纪委专案组最后决定:责成该区政府完善相关土地房屋手续后公开对外出售。然而,由于很多敏感原因,这7栋别墅当时成了烫手山芋,没有谁敢买。所以,正是区政府遇到了这个难题,领导才亲自出面,找到了涂先生帮忙解燃眉之急。涂先生得知原委后出于为政府领导分忧,前后买了其中的3栋别墅,并办理了房产证,随后花了很多资金和心血对别墅进行了彻底改造、内外装修。

        1994年前后那个年代,按市场行情,个人在当地自建独栋私房约每平方米只需200多元。而由区政府出售的超标常委楼却是按别墅的价格定价卖给涂先生的,每平方米近1500元,超出私房价六倍多。

        涂先生如此大方地替人消灾,出手为政府领导排忧解难,没想到若干年后竟招来诸多麻烦……

      私人住宅遭政府暴力强拆 被迫举报

        涂先生当年把别墅装修好后并不是用于个人享受,他致富后不忘回馈社会,和夫人携手一道常年累月在自己家乡做起了慈善事业,他把家里住宅当作慈善基地,长期扶贫济困,救助孤寡老人,资助贫困大学生上学、创业就业等,成了当地知名的慈善家。可谁知心善遭磨难,时隔20年后,江夏区政府作出了旧城改造征收决定,把涂先生当年购买的3栋别墅也圈入了拆迁范围。区政府在201561日第一次下达的《补偿决定书》因跟百余住户的愿望差距很大,群众对江夏区政府提起了行政复议。2016923日,武汉市人民政府认定江夏区政府违反了法律规定,撤销了该《补偿决定书》。20161217日,区拆迁办在没有征求拆迁户意见的情况下,又下发了一个《补偿决定书》,把涂先生当年以别墅价位购买的房屋也按普通独栋私房来估算,这个方案显然极不合理。涂先生本意是希望能够通过跟政府领导协商解决征收补偿事宜,可新官不理旧情,在多次与政府协商无果的情况下,被迫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该诉讼于201831日胜诉)。

        然而谁也无法想象,即使在认定补偿协议不合法、被拆迁户不签字的情况下,江夏区政府拆迁指挥部2015122日起至今,先后7次对涂先生的3栋别墅周围内外院墙和墙基进行非法暴力强拆:强行断掉天然气,多次挖断自来水管,暴力挖毁居民所有的进出道路,6米多高、2米多厚的院墙墙基被全部挖毁,3栋别墅的部分墙体多处开裂,院内外多处地陷、塌方。他们还将栽种在房前院后花园的名贵花卉和树木强行挖走或埋毁,毁坏安装的运动器材,用挖掘机辗毁了100多万元安装的景观灯、音响等,虽经多次报警也无回音。

        除了涂家遭遇强拆外,近三年来江夏区被强征强拆、蒙受拆迁之苦的被拆迁户有数百户。几年来,这些无辜的老百姓,日受单位领导逼迫,夜遭闲杂人员恐吓骚扰和欺压凌辱。群众在被区政府拆迁指挥部逼得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自发组织在20161月向中央和省市各级政府领导和部门发出了求救信,反映区政府拆迁补偿协议违法,强征强拆百姓的住房,已严重危害了群众的人身财产安全。受害群众虽数次到区委区政府上访,却遭拒绝接待,多次给省市各级有关职能部门领导写信反映情况,给区委新任书记、新任区长写信也不见回音。万般无奈只得向党和国家领导人及省市领导人诉说数百户被强征强拆的辛酸和屈辱。

        涂先生因区政府违法征收及对被拆迁户实施威吓、损坏合法财产一事,依法实名向武汉市纪委、湖北省纪委及中纪委进行了举报,得到各级纪委的高度重视,列为督办案,并下派调查组多次到该区组织调查,但后来还是被地方政府相互搪塞推脱和不实汇报等不了了之。然而,此事一直让区政府个别领导怀恨在心,为此总想找机会整整涂先生……

       被人耍手腕炮制冤假错案  一次握手竟成故意伤害

        2017413日上午,江夏区政府拆迁办负责人盛某带着两名工作人员到涂先生家里商谈拆迁事宜,他要求涂先生把后院让出来给他们施工,拆迁补偿的事下一步再说。涂先生说别墅拆迁的事都没谈好,也没有一个合理补偿的方案,怎么就要先挖后院?如果谈好了,想怎么挖都行,希望他们尽快与区政府领导汇报,拿出合理的解决方案。他们双方整个交谈都是在友好的氛围下进行的,临走前涂先生还给他们每人发了一包香烟,接着,盛某主动伸出手与涂先生握手告辞,涂先生出于礼节与其握手,谁知盛某此时对涂先生挑逗说:慈善家的手怎么软棉棉的,像个女人的手,还没有我有劲。这样,我抓住你的手腕,看你能不能挣脱开,能挣脱开我就放手……”。当时涂先生认为只是个玩笑,就随手挣脱了。

        接着第二天上午,江夏区政府拆迁办盛某带领公安、城管及社会闲杂人员等200多人开着挖掘机浩浩荡荡来到涂先生住地,先是断了电(为的是怕被监控录像),同时用两台大型挖掘机,强挖了涂家后院的院墙、树木、花卉、音响、户外照明等所有设施,还把离主体别墅很近的几十年的大树连根拔起毁掉,同时毁坏房基和排水管,把进水管都挖断了,唯一进出的道路也挖毁了,还打伤了三名出面制止他们强拆的志愿者。

        发生了这样的事还不说,他们变本加厉,江夏区拆迁办负责人盛某上门跟涂先生握手之事已时隔几日,盛某却去做伤情鉴定,2017418日其鉴定结果为轻伤二级。盛某说此伤是与涂先生握手所致,而此鉴定也只是单方所说,事先并没有告知涂先生。盛某的手腕伤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到底是握手所致,还是另有隐情在耍手腕;其伤情真的够二级轻伤吗?事实真相恐怕只有盛某自己最清楚,涂先生及家属在事隔很长一段时间才知道江夏区公安部门对此作为刑事案件立了案。

        涂先生很纳闷:一次握手竟然造成轻伤二级?而且不是自己故意的,是对方在挑逗的前提下被迫握手的,他怀疑是不是自己不小心掉入了别人早已设计好的圈套,真是躺在家里也中枪?但为了息事宁人,涂先生主动找人跟盛某和谈,哪知只是握了一次手,盛某竟然狮子大开口,估算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等要涂先生赔偿17.4万余元,后来谈妥了10万元解决问题。

       谁知后来,盛某又说有说不出的原因不能接受涂先生的经济赔偿解决方案。随后,江夏公安机关启动了刑侦程序并把涂先生列名为网上追逃。2017830日,涂先生在武汉某银行正在办理业务需要验证身份证时遭来大批警察,江夏公安以涂先生涉嫌故意伤害罪将其刑拘……

      涂先生至今已被羁押长达七个多月,身心受到巨大伤害。他的委托律师在查阅案卷时发现此案有多处疑点,律师前后向公检法部门递交了几个法律文书,首先要求司法机关对盛某伤情作出重新鉴定,并提出对本案的多处非法证据进行排除,结果如同石沉大海,至今没有回音。涂先生心里其实很明白,他们这样干的目的就是想以此来威逼涂先生妥协在拆迁协议书上签字,这个猜想得到了佐证,盛某有一次对涂先生家属说:我跟你们家无冤无仇,不是我去报的案,也不是我不愿意接受经济赔偿,是迫于上面压力不能和解……。对于盛某跟涂先生家属所说的话是真是假,不得而知?涂先生被刑事拘留后,区政府有关工作人员对还没有签征收补偿决定书的人威胁说:别看涂还是个有名的慈善家,他不签字照样拘留他,你们还不赶快签!……”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春节前,有关领导还几次找到涂先生家属说只要涂先生同意在拆迁补偿协议书上签字就立马放人。他们以为涂先生想急于回家过年就会妥协签字的,谁知他们的愿望未能得逞......

中央坚决查处强征强拆 当事人誓讨说法求公正

       党中央明文规定是坚决查处强征强拆的: 

      1、根据央视最近紧急通知精神:下军令状坚决查处强征强拆!对拆迁程序不合法,补偿不到位、老百姓居住条件不落实等问题严肃查处,立即制止。 

      2、中纪办【20118号文《关于加强监督检查进一步规范征地拆迁行为的通知》中明文规定:加大查办违法违规强制征地拆迁案件的力度,重点查处采取中断供水、供热、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搬迁行为,采取暴力、威胁手段或突击、株连等方式强制征地拆迁行为……对违法违规征地拆迁行为不制止、隐瞒不报、压案不查的,要严肃追究有关领导人员的责任。涉嫌违法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征地拆迁中官商勾结、权钱交易、行政干预司法、违规动用刑案处理民事纠纷的,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 

        3、公安部关于《2017年公安机关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要点》中明确指出:各级公安机关要把维护党的政治纪律放在首位,要认真贯彻国务院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的有关要求,严禁公安民警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对随意动用警力参与强制拆迁造成严重后果的,严肃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涂先生曾经为政府排忧解难购买了政府的问题房,若干年后哪知招来诸多麻烦?自己花了很大代价装修,在此居住多年做慈善,在反遭政府强拆房屋时被迫实名举报政府的不法行为,谁知突遇牢狱之灾”?被人耍手腕,一次握手竟成故意伤害,这岂不是天下奇闻,比窦娥还冤?  

         如今,背负莫须有罪名、身陷囹圄的涂先生心里有说不出的无限委屈和伤痛,决心要讨个说法……

        本网将继续关注此案,跟踪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