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平安行动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健康平安行动

关于对被告人涂汉江决定无罪不起诉的 辩护人意见

浏览次数:603      日期:2018-02-12

关于对被告人涂汉江决定无罪不起诉的

辩护人意见

武汉市江夏区人民检察院:

湖北首义律师事务所接受委托人胡敏(下称委托人)的委托,指派本律师作为涉嫌故意伤害案的被告人涂汉江(系委托人的丈夫)的辩护人,现根据被告人陈述的案件事实、辩护人阅卷了解的案情和有关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提交如下辩护人意见,供贵院参考采纳:

一、案件基本事实

辩护人依法会见被告人涂汉江(下称被告人)期间,根据被告人提供的涉案事实陈述,关于被告人涉嫌故意伤害一事,完全是因被告人对江夏区政府的违法征收行为进行实名举报,导致的江夏区公安机关违法动用刑事手段插手民事纠纷,并利用立案、刑事拘留对被告人的举报行为进行报复陷害的冤假错案。案件基本事实是:2017年4月13日上午,江夏区征收办负责人盛福林连同两名工作人员,到被告人所在的中华慈善会馆办公室与被告人会面,盛福林提出要借用中华慈善会馆后面院子的场地,并要求被告人立即将院内栽种了二十多年的树木等进行移栽。被告人对盛福林一行进行了友好接待,表示愿意支持政府和征收办的合法征收行为,但鉴于目前双方尚未依法签订征收补偿协议,所以无法借用场地和移栽树木。同时明确表示,待双方依法办理了征收补偿协议后,愿意立即交付相应场地和移栽树木,希望征收办和政府予以谅解。随后,盛福林一行告辞,临到出门时,盛福林主动与被告人握手告别,并笑称“慈善家的手,好像女人的手”(被告人系首届“湖北省最具爱心的慈善楷模”、2010年获得“中华慈善奖”、湖北省慈善总会副会长,坚持公益慈善事业30年,在江夏区、武汉市、湖北省甚至全国均享有崇高的声望和巨大影响力,被誉为“荆楚慈善家”),盛福林紧握被告人手后进一步笑称“慈善家能挣脱开我的手,我就松开;慈善家不能挣脱开我的手,我就一直握着”。被告人随即被迫轻轻挣脱与盛福林的握手,当时现场气氛良好盛福林也无任何异常,盛福林与工作人员随即离开。现根据辩护人阅卷得知,期间盛福林随同人员叶卫华也没有察觉和听说,盛福林有任何不适,直到当天下午接到征收办负责人张军电话,经张军告知盛福林手腕受伤,并要求叶卫华报警并陪同盛福林前往公安机关做笔录(在此后的笔录中,叶卫华多次更改陈述内容,并逐步与盛福林等的笔录内容趋同)。事发后第二天的4月14日,盛福林却组织了二、三百人的队伍(其中包括有警察和部分社会闲杂人员)和二、三台挖掘机,强行冲进被告人所有的中华慈善会馆的后院,损毁了院内的树木、花卉,并对前来阻止的慈善会馆的志愿者方金洲等进行殴打,(方金洲进行了相应自卫行为,却因此被警方以涉嫌放火罪拘留、逮捕,现案件也在贵院审查起诉),最终强行占据了后院场地3000余平方,被告人就此事当即报警,但没有得到警方的任何保护和后续处理。为此,被告人于4月底,依法实名向武汉市纪委、湖北省纪委及中纪委举报了江夏区政府违法征收及对被告人威吓、损坏合法财产一事,得到各级纪委的高度重视,并于5月初下派调查组到江夏区组织调查。期间,政府部门就传闻如果被告人不举报了就没事,如继续举报就要弄人了。2017年5月10日,纸坊街派出所突然向被告人发出传唤证,以涉嫌故意伤害为由,传唤被告人到派出所调查,并告知被告人亲属,说盛福林称因与嫌疑人握手导致手左侧桡骨远端骨折,并向江夏区纸坊派出所报案,经派出所委托法医鉴定盛福林的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二级,要求被告人与盛福林协商解决。被告人闻讯后,虽然觉得事情非常蹊跷,但本着与人为善的一贯态度,第一时间安排工作人员到派出所送去医疗费和慰问金,要求转交给盛福林,但盛福林却没有收取,派出所又退回了上述费用。此后,盛福林又称其手部受伤构成九级伤残,要求赔偿17万余元的费用,被告人的亲属和朋友出于人道主义的立场,与盛福林多次沟通,后谈妥费用为10万元,但在办理交付费用时盛福林却提出不要钱了,并明确自己表示不再追究此事,但政府、警方的有关人员要求自己不能撤案和解决此事,自己也无能为力,事情也由此搁置没有再做处理。2017年8月30日,被告人在武昌区积玉桥附近银行办理开卡业务时,提交身份证时却触发警报,突然引来积玉桥派出所警察,被告人随后被带到积玉桥派出所,警察称被告人因涉案被江夏区公安分局网上通缉(现辩护人阅卷才得知,江夏警方于8月25日决定对被告人刑事拘留,并采取网上追逃,但事实是被告人一直联系顺畅,根本没有所谓潜逃,更无须上网追逃,江夏警方的行为涉嫌滥用权力),被告人于当天被移交给江夏区纸坊派出所警察带回江夏区,并被送交到江夏区看守所羁押。2017年9月7日,被告人妻子胡敏正式委托辩护人承办此案,辩护人和胡敏于次日8号前往纸坊街派出所递交委托手续和取保候审申请,经联系办案警官王凭,王警官电话称在外办案,经征得王警官同意,辩护人将委托手续及取保候审申请交由派出所窗口转交王警官(纸坊派出所此后没有依法就取保候审一事,给予辩护人任何回复意见,辩护人三次致电王警官,王警官要么关机要么不接电话)。8号当日,辩护人依法前往江夏区看守所会见被告人(侦查阶段共会见三次),案件提交贵院批准逮捕阶段,辩护人还依法前往贵院案管中心提交了委托手续、函告及请求不予批捕被告人的辩护人意见,但贵院没有采纳辩护人意见,仍于同年9月13日批捕了被告人),被告人遂羁押于江夏区看守所直到目前,该案于10月31日由江夏区警方移送贵院审查起诉。但江夏警方的起诉意见书却称,截止2017年10月30日,我局未收到犯罪嫌疑人涂汉江聘请律师的信息,江夏警方的陈述明显是故意歪曲事实,故意违法漠视辩护人的合法身份和依法提交的取保候审申请,损害了被告人和辩护人的合法诉讼权利。另案件侦查期间,江夏区政府征收办和盛福林本人,多次联系被告人妻子胡敏,要求与其签订征收补偿协议,并称签订协议后可以立即释放嫌疑人及解决案件。

二、本案的法律适用意见

1、基于上述事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四条、十六条和二百三十四条的规定,辩护人认为,被告人与盛福林间没有任何矛盾、纠纷,系盛福林主动要求与被告人握手,握手后又是盛福林拒不松手,并主动用言语进行挑逗提出要被告人挣脱握手,被告人被迫挣脱握手,被告人的行为根本没有任何伤害盛福林的故意(盛福林及相关随同工作人员关于被告人故意恶意扭伤盛的证言,明显存在互相矛盾、明显不实,应不予认定),且被告人事前与盛福林无任何冲突和纠纷,被告人完全没有故意伤害盛福林的任何动机。退一步看,假使因被告人与盛福林握手造成了其受伤,依法该行为即使在客观上造成了损害结果,但是由于被告人既不是出于故意,也不存在过失,而是由于不能抗拒、不能预见的原因所引起的(据悉盛福林本人年过花甲,且事后了解其多年来一直患有糖尿病,不排除其因病导致身体情况不佳),被告人的行为依法也只是属于民事纠纷范围内的意外事件,根本不可能涉及刑事故意伤害犯罪,更何况根本无法证实盛福林手腕受伤系被告人所为,根本无法排除盛福林手腕受伤系因其他人或其他事由造成的可能。同时,对盛福林的轻伤二级的鉴定结论,根据案卷,警方就此做了两次鉴定,虽然结论一致,但由此表明警方本身也对握手事件造成轻伤一事存在明显疑虑,且鉴定意见本身仅只能证明盛福林的伤情,也无法确定盛福林的受伤原因,更无法由此证实盛福林的伤情系被告人所为及被告人故意所为。综上,被告人不仅完全没有伤害盛福林的故意和动机,也没有故意伤害盛福林的的行为,警方诉称的被告人的行为,根本不符合故意伤害罪的犯罪构成,被告人的行为明显不是犯罪,本案明显应是一起民事纠纷,依法不应作为刑事案件立案、拘留、批捕,贵院应立即作出对被告人无罪不起诉的决定,撤销刑事案件,释放被告人,依法告知有关民事纠纷由双方当事人协商或起诉到法院解决。

2、基于上述事实,被告人在警方初查时,早已明确无误的向纸坊街公安派出所陈述了本案事实,公安机关也明显知道本案仅是民事纠纷并组织了双方调解,却迫于江夏区政府的行政压力,仍违法对案件进行刑事立案、办理网上通缉、决定刑事拘留及报请批捕,公安机关的行为明显是违法动用刑事手段插手民事纠纷,并利用刑事立案、刑事拘留等手段,对被告的合法举报行为进行打击报复和陷害,依法贵院应立即作出对被告人无罪不起诉的决定,并应按照国家赔偿法的有关规定,就错误批捕被告人,向被告人赔礼道歉、恢复名誉和赔偿损失,同时应依法追究违法办案人员及违法干预人员的法律和党纪责任。同时,对于警方故意漠视、侵害被告人、辩护人合法诉讼权利的行为,贵院也应依法提出检察建议,对相关责任人员予以处分惩戒。

3、盛福林明知是因其本人主动挑逗导致的损害,明知被告人是被迫挣脱握手,根本没有任何伤害盛福林的犯罪故意,明知仅是一起民事纠纷,却因为受到政府领导的压力和不满自身违法强行征收、占用被告人财产的行为被举报,出于泄愤目的向公安机关控告被告人故意伤害罪,导致被告人因此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逮捕羁押已近80天,盛福林的行为已明显涉嫌故意捏造、歪曲事实诬告陷害被告人,意图使被告人遭受不应有的刑事追究,从而逼迫被告人及其家属对违法征收行为放弃举报和让步屈从,逼迫被告人及其家属签订征收补偿协议,盛福林的行为已涉嫌诬告陷害罪,贵院应责成警方依法予以立案追究。

三、辩护人的辩护意见

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一款和《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四百零一条的规定,被告人因没有犯罪事实,情节显著轻微,没有危害,不应认定为犯罪,贵院应依法作出不起诉决定,责令公安机关立即释放被告人。

2、根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五百五十二条、五百五十五条、五百五十八条、五百五十九条的规定,贵院依法有权对江夏区公安分局的刑事立案活动进行监督,现江夏区公安分局违法动用刑事手段插手民事纠纷,并利用立案、刑事拘留、逮捕羁押对被告人的举报行为进行报复陷害的违法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依法贵院应立案追究江夏区公安分局、纸坊派出所相关工作人员涉嫌滥用职权、徇私舞弊的渎职犯罪责任。

综上所述,辩护人恳请贵院能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排除一切违法干扰,依法作出对案件无罪不起诉的决定,通知江夏区公安分局立即释放被告人,对贵院批准逮捕被告人依法履行国家赔偿责任,依法追究相关警务、政府公务人员涉嫌滥用职权的渎职犯罪行为,依法追究盛福林及相关人员涉嫌诬告陷害、伪证犯罪的刑事责任,以维护法律的权威、尊严和公信力,请贵院能充分考虑并采纳辩护人的上述意见。

(以下无正文)

 

 

 

 

 

 

 

 

 

 

 

 

 

 

 

 

 

被告人涂汉江的辩护人

                                    湖北首义律师事务所

                                    律 师 

                                   二0一七年十一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