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谐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和谐

当前环境下网络知识产权的制度建设及趋势

浏览次数:379      日期:2017-11-10

当前环境下网络知识产权的制度建设及趋势

张勤

中国科协副主席

讲几个大的方面的问题。

一、当前我国创新驱动所处的环境

第一,现在所处的环境。首先是创新驱动发展这一大环境,创新驱动就必然跟知识产权制度是有关系的。另外还面临着几个大的环境,这里提一下。

第一个,三中全会刚刚出台了60条,60条当中的两条很重要,第一个是市场要发挥决定性作用,知识产权当然是处理怎么样建立一个创新的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这跟我们密切相关。

第二个,市场有的地方是失灵的,当然,政府该管的要管起来,但前不久,国务院有一个简政放权的文件,这是十八大以来,甚至十八大以前的总趋势,政府要放权,有的市场管得住的,固然很好,市场管不住的,就要发挥社会的力量,知识产权研究会恰好这样一支社会的力量。知识产权研究会也是中国科协目前200多个团体会员之一,整个科协代表科技界的社会中介组织,在这里会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第三个,前不久国务院也出台了一个文件,专门强调要发挥第三方评估的作用。现在的中介组织在很大程度上还是跟各个相关的政府部门或是从政府演变过来的大的企业集团是密切挂钩的,由于本身的需要和业务本身的发展需要,确实也有必要进行紧密的联系,但现在民政部的的规定,不需要再要任何挂靠单位,任何一个社会团体都可以自发成立,符合民政部最低的需求,就可以去进行登记注册。知识产权界也好,其他的学会、学术方面的研究也好,甚至是行业协会也好,都面临着同业竞争的态势,当然,我国的相关政府部门并没有做好这个准备,因为中国有一个特殊的国情,并不能像美国、西方这些国家采取全部的自由化,因为我们的改革有一个最根本的不同点是“一切都要在党的领导之下进行的”。既然要成立独立第三方,不进行挂靠,又要实现党的领导,怎么办?群团组织是一个非常好的通道。所以,预计未来若干年,中国科协及其所属的群众团体,包括知识产权研究会将会面临着一个很好的发展时期,同时本身也面临着一个自己要如何重新定位的问题,这是第一件事情。

二、网络知识产权的制度建设

第二,四中全会提出依法治国,在依法治国里头的法当然也包括知识产权法,现在市场上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情况,都在发生变化,正好印证了我们当时在起草“国家知识产权战略”时,本来是想放进去六条基本原则。

第一条基本原则综合利益原则,最后要以国家的整体利益来作为我们的取舍,不能仅仅偏向于权利人或仅仅偏向于消费者或生产厂家,三方的利益,后面会提及利益平衡原则。最后如何评价这三方的利益平衡,是以国家的综合利益来评价的。

第二条原则是阶段适应的原则,按照中国科协的规定和做法,或是按照民政部的规定和做法,应该称为互联网(专委会),我们这里是叫委员会,我不知道这个说法本身是否规范,就网络这件事情专门发起了一个组织,理事长,田局长亲自担任这样一个组织的主任,说明这项工作非常重要,这个工作为什么重要?是因为经济、技术的发展趋势产生的巨大需求。刚才各位的发言讲了很多的问题,比如雷晶的发言讲到了business model,这种business model在我们的专利法里是不给予保护的,但其实这对于企业的贡献而言又是重大的。他们要申请1000多项专利,从我个人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很大程度上要把business model藏在技术方案里才能得以实现。美国在这方面掌握的标准和中国、欧盟就又不太一样,这里面,我们到底应采用什么样的标准才能够更适合中国的经济发展?我们的阶段从过去是一个跟随者,从一个比较山寨的大国,到了今天我们有相当一部分可以有原创,包括business model也是一种原创,那在这些反映到具体的载体上面,跟网络相关的是软件,其实business model都是藏在软件里,手机的硬件平台应没有太大的变化。

小米手机的硬件平台不是全部都由自己生产的,主要是采购各家的硬件平台,通过软件来集成之后,尤其是加了很多APP,主要也是靠软件实现的。那软件仅仅靠著作权法来保护力度是非常弱的,用+法写的,还是用C++写的,还是用别的语言写的,表现形式上是可以完全不一样的,怎么能够得到保护?从方法上来保护,就只有走专利,可是专利又可能认为这是一种计算方法,就不予以保护,不在专利权的客体范围。这一系列的问题都给知识产权研究会提出了非常巨大的挑战,我还可以举出很多的例子,但因时间的关系。

比如现在强调要反调科技界的道德、学术的不端行为,因为我是科学道德与学风建设宣讲领导小组的组长,那在领导全国的科技界要反腐、反对学术不端。但争议最大的一个问题是中英文一稿多投,这到底是个什么形式的?是不端吗?这里包含了两个问题,一个是知识产权方面的问题,知识产权里头有财产权,也有精神权,比如署名权,在版权法里就属于人身权利,可是整个知识产权界对这种权利到底如何界定,本身并不清楚,对于发表科学论文,其中哪些是属于精神权利,哪些是属于财产权利的界定,也不是很清楚,而科技界搞科研的人,恰好知识产权是法律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中间集成的领域,可是我们对这些问题却没有一个很明确的答案,这些都是我们需要认真研究加以规范的,从财产权和著作权法的保护角度来看的话,中英文的表达已经是完全不一样了,可是在科技界,认为这是有道德学术不端的行为,这又牵涉到一个国家利益的问题,比如我本人现在经常在国外写一些自然科学方面的学术论文,那就存在着出口转内销,我们花大量的经费到国外去投稿,我们再花大量的价钱把它买回来,买回来是英文的,学生们看起来还不太理解是怎么回事,最后还希望把它整成中文,而自己中文的杂志基本面临着苟延残喘的状态,因为现在都要求SCI,否则博士生不能毕业。不知道社会科学领域好一点,在中文的核心期刊发表就可以了,可是自然科学界基本在英文杂志上才能发表。国家大量的财政收入跑到美国、德国这两大国家了,我们是给人家做了贡献之后回过头来自己再花大价钱很笨拙地应用,那这些对于科技创新而言,知识产权界应当有什么样的声音?

又比如产业发展,刚才谈到了小米、阿里巴巴,其实有很多也是business model的问题,还有面临着一些问题。

比如科技部的核高基,我们进行芯片开发,可是芯片开发的对象是以LNKS作为操作系统,以LNKS为开放平台,如果再去搞微软的视窗操作系统,那是没有办法跟人家竞争的,我们有一种很好的开源的操作方案,所以我们就用LNKS(音),我国也投了大量的力量在开发。

可是有了硬件CPU,有了操作系统还应有应用,最基础的应用是OFFICE,科技部上亿支持的是永中OFFICE。在科技部有有关的文件规定,研究上讲,我们也是类似于美国的《拜杜法案》,国家财政投资之后,知识产权,理论上本来应该是谁投资谁所有,但后头发现政府拿在手上是不能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的,于是就有了拜杜法案,中国也有了中国版的“拜杜法案”,由企业自主所有,但那个企业又被有些人恶意地买了。

我在重庆当主任的时候,天府可乐是被美国的百事可乐以350万人民币买死,以前的天府可乐在中国畅行无阻的,可口可乐、百事可乐打不进来,我们是人民大会堂的官方饮用饮料,甚至打入了美国市场,但它要进来的时候,由于那个时候我们的相关协会就规定,必须要有60%的股份转让给外国,于是我们保留着40%的股份,最后就被控股方买死掉了。现在我们又面临这样的问题,诸如此类的问题,一个OFFICE的问题,可以导致上游的操作系统,可以导致再上游的芯片开发所有国家的投入全部归零,诸多的重大战略问题,这是需要我们认真研究的。

我们好不容易有了这样一个知识产权研究会,在整个知识产权领域,专利、商标、版权等都能够跨的领域,大家能够坐到一起来,可以把之间交叉的问题进行仔细的研究,这是非常好的一个平台,那如何发挥好这个平台的作用,知识产权研究会大有可为,但我们更多的,不是做象牙塔式的研究,当然,基础理论研究很重要。刚才谈到了知识产权战略本想出台的六个基本原则,最后被删掉了,从12000字变成了8000字,但里面的一些内容还是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的,基础理论很重要,它是指导我们实践行为的。

知识产权是一门显学,但这个显学也有基础理论又有实用价值,怎么样能够结合起来,今天非常好的是有很多企业界、实务界的专家参与进来,讲了很多的实际案例,过去看知识产权的杂志,还包括一些其他的刊物,讲纯理论的内容,因为学生要毕业,必须要写理论文章,否则毕不了业,其实我们更多的是需要解决现实的问题,这是知识产权研究会和知识产权这门学问本身的内在需求,包括我们应不应当成立国家的正确统一的知识产权的行政管理部门。其实,今后作为独立第三方,我们在这里边可以发挥很多的作用,不仅仅是局限到一个具体的可以直达的,或是哪个条款的解释,更多的还要给国家的法律政策的制定与操作,要从宏观的层面提供更多的法律建议。我前不久刚刚收到中央的一个文件是讲思想库的建设,其中科协,当然也包括了知识产权研究会,是其中之一。政府有自己的智库,但它是自我评价,社会的第三方评价是更有公信力的,更是跨平台的,官方的、企业的、学者的、高校的,在这一个平台上能够进行集成。所以,预祝知识产权研究会在今后的工作当中能够发挥出自身的优势,产出更多很好的成果,使我国的发展能够取得更大的水平,我们也不一定事事都要做“跟随者”,我们也要有中国的国情,我们也可以率全世界之先,可以有自己的原创,只要是符合我们发展的,它就是对的,这是知识产权的基本理论的判别标准,它没有一个天生的是与非,它唯一天生的是与非是立法者所代表的国家利益究竟何在。所以,需要大家研究国家利益之所在,研究现在发展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