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传统文化

有关知识产权基本概念的一些认识

浏览次数:90      日期:2017-11-10

有关知识产权基本概念的一些认识

马维野

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管理司司长

 

 

今天我想主要对知识产权及一些基本概念谈一下看法,也仅供大家参考。我想和大家谈四个基本概念。

一、知识产权不是知识的产权化

第一个概念,我们说的知识产权就是知识的产权化吗?近年来,我经常在我国一些专家、学者的著作或者论文当中看到这种说法,他们说知识产权就是知识的产权化,知识产权就是产权化的知识。2008年,国务院出台了一个文件,叫《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里面居然写了这么一段话,知识产权制度是开发和利用知识资源的基本制度。我觉得这些说法,都是把知识产权的知识跟知识经济的知识混为一谈了,我认为都纯属望文生义。

我们中国人讲的知识产权,对应的应为有两个概念,一个是Intellectual Property,它说的是一种财产。另一个是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说的是一种财产权利。这里到底是什么财产,什么是财产权呢?我们英文翻译成中文,不难发现其中根本没说知识,讲的是智力、智慧。所以我一直认为,台湾的翻译是最准确的翻译,在台湾,把上面的概念翻译成智慧财产,把下面的概念翻译成智慧财产权。可是我们讲知识产权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是讲财产,还是讲财产权利。这有问题。

“知识”在英文里是Knowledge,指的是人们公知性的认识、认知、学问、学识,由于知识的公知性,其实知识是不能产权化的,台湾人讲的智慧,英文就是intellect,指的是非公知性的获取和运用知识的能力,这个能力好的话,才有可能产权化。知识是死的,智慧才是活的,死的知识如果离开了活的智慧的使用,这种知识其实是不值钱的。中国有很多传说,比如花木兰,说明中国人的知识要比美国人丰富得多,但是大概中国虽然丰富,但智慧不行,美国人把花木兰拍成动画片在全世界赚钱。大熊猫是中国的国宝,美国人先后拍出两部《功夫熊猫》动画片在全世界赚钱。

大家可以看出来,在知识产权制度下,智慧远远重于知识,但是中国人有一个传统的思维习惯顾名思义,很多人一见到知识产权这四个字,就想当然地把它说成是产权化了的知识,是知识的产权化,这是极其不准确的。要准确理解知识产权的本质含义,我们不要顾名思义,我们应该懂得的是知识产权是智力成果的法定权,而不是知识的法定权。而且我认为,知识产权这四个字翻译的实在不怎么样,这种翻译一直在误导着中国人。

知识产权翻译的是不怎么样,但是专利却是一个绝好的翻译。专利翻译成英文, Patent,早在好几百年前,英文里面就有一个说法,Letters  Patent,简称Patent,指的是中世纪君主用来颁布某种特权的证明。大家都知道,英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实施了现代专利制度的国家,后来就把英国国王亲自签署的独占权利证书,也就是今天我们讲的发明专利证书称之为Letters  Patent。大家可以看出来,在专利制度刚刚实施的时候,专利的获取是非常宝贵的,得由国王亲自颁发证书,今天我们的发明专利证书,用不着胡锦涛签署,由田力普签署就足够了,但过去不是这样。

作为一个Patent证书的获得,有两个显著的特点:一是公开,二是垄断。如果你想获得官方签发的证书,必须把发明创造的成果公诸于世,不再是商业秘密,而官方通过法律给你签发了证书,就保证了你对这项成果的垄断权,所以专利制度本质是通过公开换取垄断的制度。

为什么我说把专利翻译成Patent是一个绝好的翻译呢?这是和知识产权的翻译对比而言的。知识产权1973年才第一次在中国出现,那是因为在1973年中国国际贸促会代表团第一次参加了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领导机构会议,代表团回国之后就给国家领导人写报告,报告这次会议的基本情况,这份报告里面第一次把英文Intellectual Property翻译成为知识产权,这种翻译方法一直沿用到的今天。所以,知识产权对中国人来讲非常新鲜,不信的话你们回家查一查《现代汉语辞典》,也仅仅是2005年出版的第五版才第一次收入了“知识产权”这个词条,以前是没有知识产权这个说法的。

但专利这个说法,几千年前中国就有,在中国古汉语里面专利主要指两个意思。第一个意思,专谋私利。据《左传》记载,春秋时期,楚国有一个人白公胜发动了一场叛乱,劫持了楚惠王,同时他想拥戴另外一个国王的儿子,他想拥戴公子启当国王,公子启当时就跟白公胜讲:“若将专利以倾王室,不顾楚国,有死不能。”意思是说,你白公胜如果专谋私利来推翻楚国王朝,置楚国国家于不顾的话,那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当国王。那白公胜真的就把公子启给杀了。

    在中国古汉语里面,专利的第二个含义是指垄断利益,司马迁写的《史记》记载了这么一段历史,周朝周厉王当政时期,他非常宠信一个大臣荣夷公,其他大臣都很讨厌荣夷公,有一天另外一个大臣叫芮良夫,就跟周厉王讲,以后不要老听荣夷公的话,其中他说了这么一段话,“夫荣公好专利而不知大难”,“今王学专利,其可乎?匹夫专利,犹谓之盗,王而行之,其归鲜矣”,意思是说,荣夷公这个人喜好垄断利益,他并不知道我们国家已经大难临头了,周厉王你作为国王也学垄断利益,这怎么能行呢?老百姓如果垄断利益,我们就把他们称之为盗贼,国王也这么干的话,那天下就很少有人再归顺你了。大家可以看得出来,古代汉语的专利跟英文的Patent是不是有着非常相近的地方呢?所以把Patent翻译成专利这个翻译实在是绝妙,我不知道翻译者是看了古文还是歪打正着,这个我都无从考证。

二、自主创新成果不代表自主知识产权

    第二个要讨论的是,自主创新成果一定是自主知识产权吗?近年来,自主知识产权和自主创新这个说法非常时髦,大家都在这么讲,什么是自主呢?其实自己能作主,这就是自主。而什么是自主创新呢?根据科技部的说法,自主创新主要有三个含义: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特别是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就告诉我们这么一个道理,自主创新一点都不排斥别人的东西,因此我们提倡自主创新,不是说让我们关起门来搞自我创新,自主创新的自主也绝不等于毛泽东当年提倡的独立自主,自立更生的自主,而自主知识产权的自主是完全排斥别人,它指的是权利人对这种权利具有独占权,这种独占权可以有很多方式来获得,如自主创新是一个方式,花钱买是另外一种方式,你白送给我,我更高兴。无论是什么渠道获得的独占权,只要权利人掌握了独占权,这是他所谓的自主知识产权。

    自主知识产权不是说我们什么东西都要自己搞,如田力普前不久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就谈到高铁这个东西。他说:高铁很多的技术都是我们引进的,但我们没有发生知识产权纠纷,为什么?是因为我们花钱把它买来了。所以,不是什么东西都适合自主创新,如果你花钱买的成本远远低于自主创新的成本,你干什么还要自主创新,因为自主创新是要花费很高昂的费用的,很多中小企业是无力承担高昂的自主创新费用的。因此作为一个企业,学会自主创新固然重要,但你也应该学会购买、引进、合作。总之能够让知识产权为我所用,这才是企业运用知识产权的最高水平。

    不是所有的自主创新成果都等于自主知识产权,创造并不等于拥有。什么时候创造能变成拥有呢?就看它是不是受到法律保护,如果没有受到法律的保护,你这种发明创造的成果也就是公知技术,任何人都可以无偿地使用。只有当你发明创造的成果受到了法律的保护,它才有独占性,变成了专利,企业才能真正地拥有你所做出的发明创造,因此企业发明创造的成果就应及时地申请专利保护,否则的话企业很可能就白忙活了一把。

    独占性是知识产权最重要的法律特征,因为知识产权具有独占性,所以知识产权才有可能构成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科技成果绝对不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为什么?什么叫核心竞争力?所谓核心竞争力是指可以给竞争对手造成威胁的能力,任何一个企业都不可能通过不受法律保护的科技成果来打击对手,防止别人模仿。所以,知识产权才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我们这里正在讨论自主知识产权,其实有一个说法,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说法也是值得商榷的,为什么这么讲呢?知识产权在法理上是私权,这就告诉我们,如果说这个知识产权是刘总裁拥有的,他就一定是刘总自主的,郭守刚(音)教授做不了主。如果这是刘总裁的自主知识产权,它就一定是刘总拥有的,郭教授不能再拥有它,因此拥有自主放在一起说是同一个概念的重复表达,语言学上显得很罗嗦。

再进一步地讨论自主知识产权这种说法,我觉得也是站不住脚的。当然大家说自主知识产权的时候心里都明白,但严格地讲这话也是站不住脚的,为什么?因为知识产权是私权,这就告诉我们:尽管我说知识产权这四个字翻译得不怎么样,但这四个字里面已经包含了自主的含义,你们谁给我举一个例子,什么叫非自主知识产权,没有这个说法。既然没有非自主知识产权,又哪来的自主知识产权呢?我猜想这大概是受科技界一部分人的影响。科技界提出了一个“自主创新”的口号,非常重要、非常好,我完全欣赏、坚决拥护这个口号,因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失去了自主创新的能力,它就永远也不可能从根本上摆脱受制于人的被动局面。但科技界把它们自主创新的成果就送到了国家知识产权局去申请专利保护,获得了授权之后就变成了专利。科技界为了突出自主创新的极端重要性,所以就在知识产权这四个字前面画蛇添足地加上了自主这两个字,这是自主知识产权说法的由来,我讲这话的意思不是说你们以后不要再讲自主知识产权了,该讲的还是要讲的,因为讲这话至少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它可以唤醒广大民众自主创新的意识,但严格地讲,“自主”这两个字也实在是多余的。

三、知识产权工作不是科技工作的组成部分

第三个问题要讨论的是,知识产权工作是科技工作的组成部分吗?前年这个时候,我陪着我们局的一副局长到一个省出差,这个省的科技厅厅长跟我们谈工作的时候,这个厅长让我非常佩服,他口才特别好,讲起话来滔滔不绝,我们根本没有插嘴的地方,讲了很多真知灼见,但其中有一句话我就不敢苟同,他说:我们非常重视知识产权工作,因为知识产权工作是科技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说这话其实也不奇怪,他恰恰反映了我们当前整个社会,包括科技界只知道科学技术与知识产权,特别是专利之间的联系,并不知道科学技术与知识产权,特别是专利之间的区别,更不懂得其实它们之间的区别要远远大于它们之间的联系。很多科学技术上的事情跟知识产权是没有关系的,如科学发现、智力活动的规则和方法、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方法,用原子核变换方法获得的物质等,这些凡是搞得好的话有可能是重大的科学突破,甚至可能获得诺贝尔奖,但专利法明确规定对这些东西一律不授予专利权。

不要说整个社会还不大懂得知识产权、科学技术与专利之间的区别,就连科学与技术的区别,整个社会还是没搞清楚,比方说我们说了好几十年的高科技,在我看来是一个非常荒唐的说法。为什么说它荒唐呢?什么叫科技?科技是科学与技术的简称,但科学只有大小之分,没有高低之分,技术才有高低之分,没有大小之分,我们遇到了高科技这种中文说法,把它翻译成英文,唯一的翻译方法是high technology,为什么?因为英文里面就没有高科技的说法,主要是因为没有高科学的说法,我们遇到了英文high technology,把它翻译成中文,你当然要把它翻译成高技术,我讲这句话的意思也是要告诉大家,一般来讲技术可以专利化,科学是不能专利化的。

四、知识产权文化不应以尊重知识、崇尚创新为目标

    最后要讨论的一个问题,知识产权文化应以尊重知识,崇尚创新为目标吗?为什么讲这个?因为《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提出来要形成尊重知识,崇尚创新,诚信守法的知识产权文化。可见,《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要把尊重知识、崇尚创新作为了知识产权文化的目标,对此我是持不同意见的。我们可以讨论讨论,尊重知识,这只不过是一种普世性的社会观念,我们干什么都要尊重知识,尊重知识不是知识产权文化的特征,那为什么《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会把尊重知识写了进来呢?我猜想可能是因为写这一段文字的人没有认真读读英文原文,他真的是把知识产权当成是产权化了的知识,我刚才说了这是翻译上的一个错误。崇尚创新,这在语言上就不大通,创新是一种活动,对于一种活动不存在着崇尚与不崇尚的问题。如果说崇尚创新精神,这在语言上是说得通的,但即使是创新精神,它也远远达不到让我们去崇尚的地步,创新精神都值得我们去崇尚,我们该崇尚的太多了,什么不该崇尚?创新这个活动如果是种积极的活动,我们应该去鼓励它。我们应该崇尚的是人的智慧,那才是值得我们去崇尚的。诚信守法,我完全同意,我又专门加了一个“勇于竞争”,因为知识产权的本质只不过是经济竞争的工具,我们要建设知识产权文化,说到底还是为了提升企业经济竞争的能力,因此在我看来,崇尚智慧,鼓励创新,诚信守法,勇于竞争这种社会氛围的形成才应该是知识产权文化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