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谐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和谐

中国的新二元经济和供给侧结构改革

浏览次数:362      日期:2017-03-30

中国的新二元经济和供给侧结构改革

白重恩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副院长

 

 

课程前言

    谢谢李校长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机会,今天前面有很多专家讲了,我在底下听的时候,把前面的话都讲完了,突然又觉得我希望有半天的时候来讲,所以就不知道怎么办好了,还是遵守规矩,用20分钟,或者少于20分钟的时间讲一下我对一些问题的思考。大家可能对这个题目有点困惑,什么叫做新二元经济,这个新二元经济跟旧二元经济有什么不同,剩下20分钟希望能把这个讲清楚。

我觉得要理解中国的现代不管是短期还是长期的经济问题,很重要的还是要有一个模型,我们对中国宏观经济到底应该建立一个什么样的模型来帮助我们有一个思考的框架,我想有一点基本上是肯定的,就是中国的模型一定跟我们教科书里的模型不一样,问题是要在什么地方不一样,中国的宏观经济模型到底应该是什么,但我不可能建立一个跟现实完全一样的模型,只能找我认为最重要的特征,我认为最重要的特征是什么呢。

一、中国经济中的特殊现象

下面看中国经济中有一些什么现象,这些现象是单部门的模型所不能解释的,我跟大家讲几个现象。

第一个现象是尽管我们经济增长的速度在下降,但是我们的实际利率在上升,从2010年第一季度开始,我们实际利率就一直在上升,在这个图中我们把名义利率,人民银行货币报告中公布的银行加权平均利率减掉通货膨胀的速度,这里通货膨胀用CPI,得到红色的线是实际利率,从2010年到现在实际利率一直在上升。

用不同的指标来算,如果用PPI来平减是得到实际利率上升。

如果我们看理财产品的平均利率,蓝色的,看到利率在上升。银行间隔夜利率也是总体是上升的趋势。这个其实是挺奇怪的,一般来说,经济增长不好的时候,经济企业投资回报低就不愿意支付高利率。经济增长速度在下行,利率在上升。这是普通教科书的模型所不能解释的。

第二个现象,刚才姚老师提到,就是我们的投资回报率在下降,投资回报率下降也不是说没有发生过,很多国家发生过,但是投资回报率下降和利率上升同时发生就很奇怪,之所以人们愿意支付这个利率是因为愿意回报才愿意支付这个利率,利率上升,隐含着银行投资回报率上升,人们愿意为投资付出更高的价值,但是这两个事情同时发生,实际利率在上升,我们的投资回报率在下降,为什么这两个事情发生,这是第二个现象,也是我们需要去解释的。

第三个我们经济增长速度在下降,但是劳动力成本在上升,这个是单位GDP的劳动力成本是在上升的。这也不是很好解释,经济不景气,应该就业市场疲软,工资增长速度下降,但是我们现在工资增长速度,劳动报酬经济增长快于经济增长,这几年马上就有解释说,因为我们的劳动力供给减少了,所以上升了,下面希望说服大家这不是一个劳动力供给造成的。

而且在劳动力成本中,不同技能的人工资增长不一样,农民工和大学生相比,其实我这个地方做的就是大学毕业生和大学以下的教育水平他们之间的工资差距进行比较,发现在2009年之前大学毕业生工资增长速度高于大学以下教育的人的工资增长速度的,那个时候都是收入分配在恶化,因为越高的劳动力收入增长越快,但是2009年之后完全反过来,2009年之后,大学毕业生工资增长速度低于大学以下教育水平的人的工资增长速度,这是第四个现象。

大家看到不同行业从2008年到2012年工资增长幅度,横轴是员工平均受教育年限,我们可以看到是负相关的。

如果看两个典型的行业, IT业平均工资和建筑业平均工资的比,曾经是2.8倍,现在是2.2倍,所有的数据都告诉我们,教育回报在下降。从教育中能得到更多的劳动力报酬,这个回报在下降。

二、新二元经济结构和宏观经济模型

那么刚才我跟大家讲了这些现象,如何解释这个现象,普通教科书里面单部门的宏观模型不能解释这些现象。我们刚才给大家讲一个,我们想到最简单的模型,这都不是一个模型,就是经济第一门课可以讲清楚。如果把经济分成两个部门,这就是新二元经济的来源,旧的二元经济一个是农村和城镇,这个分界在中国不像以前那么大,另外一个二元结构重要性更能帮助我们理解中国经济的观点和现象,新的二元经济两个部门,一个叫政策扶持部门,另外一个市场部门,政策扶持部门不仅仅是政府直接管的事,还包含政府很多间接做的事,不仅仅包含国有企业还包括民营企业,比如修一条路,因为政府投资修这个路,就为这个建筑队创造了机会,我们把受到政策间接影响的企业也包括在政策扶持部门。今天上午有很多专家讲到僵尸企业,其实很多僵尸企业如果没有政策扶持早就倒了,我们提供给它低息的贷款,我们也归为政策扶持部门。我们政策扶持部门我认为在过去2008年到现在是在扩张,而市场部门在相对缩小,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假设,不知道对不对。

那我们来看投资结构,是不是政策扶持部门在扩张,而市场部门相对萎缩。很难得到精确的数据,政府直接投资多大,国有企业投资有多大,受国有企业投资带来的好处是多少,这个很难统计,我们来看投资的结构,刚才有很多专家都在讲,我们不能没有投资,关键是投资结构。我们看投资结构到底是什么,我们把投资结构,资本形成分成三部分,一是机器设备,一个是居民建筑安装,就是我们房地产,房子这个是居民建筑安装,还有一个非居民建筑安装,还有四类,RND、建材,建筑安装有居民建筑安装和非居民建筑安装,占资本形成的比重,我们看这个图趋势,这个趋势很清楚,在2008年之前这个结构相对比较稳定,2008年结构变了,红色这块变得越来越大,红色这块是什么,非居民建筑安装是什么,包括我们这个楼,包括我们说的铁公基,所有基础建设投资,厂房、办公楼都在这里,这一块占总投资比重从2008年以来是在上升的,因为这个数不是我们查的,是查不到的,是我们想办法找到的,还没有找到2014年的数。比如说今年头三个季度的投资,我们总的固定资本投资的增长速度是9%多,其中基础建设投资的增长率是18%多,这个占总投资比重是在增加的,这个非居民建筑安装是很多投资是所谓的政策扶持部门的部门做的投资,给大家这样一个数,希望一定程度上支撑我刚才做的假设,就是政策扶持部门在市场当中在扩大,市场部门在相对萎缩。

那么这样一个二元结构能不能解释给大家讲的那些现象,全部都能够解释,一项一项来。首先政策扶持部门做大量投资,当它做的投资多了,能够剩下给市场部门做投资的资源就少了,市场部门获得资金就相对比较困难,那就是为什么我们的资金成本在上升,因为不是我们总的资本供给在减少,而是资本供给中给市场用的那部分在减少,因此价格就上升了,因为价格是由市场部门的需求决定的,所以我们解释了为什么经济增长在上升的时候我们利率在上升,这是第一个现象。

第二个现象为什么我们投资回报率下降,我们这个政府扶持部门的投资回报率相对低于市场部门投资回报率。当投资回报率低的部门比重在增大的时候,那自然平均的投资回报率就下降了。这是第二个现象。

第三现象,为什么劳动力成本上升了,我们不考虑劳动力供给的问题,我们就看劳动力需求,当政策扶持部门雇佣大量的劳动力,虽然那个劳动力使用并不有效,包括我们很多僵尸企业有很多劳动力,那些劳动力不能释放到市场部门用,所以市场部门劳动力是短缺的,所以造成劳动力成本上升。

为什么低端劳动力工资增长速度高于高端劳动力增长速度,这就是政府扶持部门创造了大量的就业,主要是低端劳动力,建筑业就业增长率也很快,今年稍有不同,但是前几年基本是这个趋势,这就是低端劳动力工资增长要快于高端劳动力工资增长速度。所以刚才讲的哪几个现象,全部可以由这个模型来解释。

刚才我已经提到这样问题,是不是由于劳动力供给变化造成,确实我们的劳动力供给在发生变化,我们的适龄劳动力人口不仅是占人口比重在下降,绝对速度在下降,我们每年适龄劳动力减300万,在劳动力供给减少的时候工资增长速度肯定就会快,如果是由劳动力供给造成这样的现象,那么我们把劳动力分类,分成简单说农民工和大学毕业生,看一些供给的量,不用说大家知道,大学毕业生供给增加快,农民工的供给增加的慢甚至是负的。

那么如果某一些劳动力供给增加快,它的成本价格就会增长的慢,大学生工资增长速度低于农民工工资增长速度。如果说大学生工资成本速度慢,所以使用大学生的部门成本不那么高了,应该是使用大学生的部门扩张快,使用农民工的部门扩张慢。因为农民工变得相对短缺了,大学生相对剩余了,使用大学生部门扩张快,但是我们发现正好相反,我们拿来企业的数据看看不同的部门他们的扩张速度,看增加值扩张速度,发现正好反过来,教育水平越高的部门扩张越慢,教育水平越低的部门扩张越快,这个隐含的意义正好相反,我们工资的增长以及不同劳动力工资增长速度不同,是由需求造成的,是由于政策扶持部门吸引大量劳动力造成的对劳动力的需求造成的。从收入分配来说,这是好事,我们希望农民工工资增长快一点,从企业的成本、负担来说,这就是造成企业负担比较重。我们还推出了一个简单的模型,这是经济学里最初级的课程里面可以讲清楚的模型,就是它有很多含义,这个含义都和数据是一致的。

三、积极的财政政策和供给侧结构改革

那么我们刚才说的为了以后能发表文章,把刚才说的程式化,得到这些结果,我们在财政刺激的初期当我们的基础设施的投资回报率还很高的时候,我们是在左边,我们叫做凯恩斯区域,这个财政刺激可以刺激经济增长,还会带来比较高的投资回报,一旦走过头了,我们就到了中间的区域,是经济增长,经济反而进一步刺激使经济增长减速,而资本的成本利率会上升,我们相信我们现在属于这样一个区域。进一步刺激性的投资确实创造了对某一些产品的需求,特别是对过剩的产品,产能过剩行业产品的需求,但是挤压其他部门所能获得的资源,使得其他需求减少,总体算起来还是不合算。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陷阱,无论走到那里很不容易走出来,为什么按照中间这一段降低减少财政刺激就可以把利率降下来把经济增长拉上去,但是减少财政刺激带来的短期的影响是短期的一部分投资减少了,经济活动会减少,但是通过这样做了以后降低利率,企业发现成本低了,企业投资才能带动经济增长,但这中间会有一个时滞,6个月到一年,我们没有耐心去等,就会陷在这儿。

现在经济下行的时候,你为了不让它进一步下行做刺激,就是使得我们刚才讲的政策扶持部门进一步扩大造成挤出效应进一步加强,使得企业成本进一步上升,所以企业投资意愿、能力就受到限制。当市场部门企业投资减弱了,市场部门企业投资减弱,经济下行进一步压力,造成经济下行压力更大就造成一个循环。这就是我们现在处于的一个状况。

要走出来我觉得跟咱们今天校长讲的财政政策转型,我觉得我们还需要积极的财政政策,但是不是像过去那样积极的财政政策全部拿去投资,而是用积极的财政政策降低企业的成本,降低税收,降低社保缴费等等成本,我很高兴看到,在“十三五”规划还是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是即将的政府工作报告,正好是参加了一次讨论,稍微知道一点,都知道我们要做很多事,降低企业成本包括降税,营改增的进一步扩大到建筑业,我觉得我们结构性的改革,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中,最重要一部分是如何降低企业成本,让市场中最有活力的这一部分能够获得更多资源,有更强的激励去开展他们经济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