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发展 >发展论道

用“互联网+”与“供应链+”驱动产业升级

浏览次数:107      日期:2017-03-30

用“互联网+”与“供应链+”驱动产业升级

丁俊发

原国家内贸部总经济师、国务院政府特贴专家

 

课程前言

    各位领导,各位同仁,今天上午我想用简短时间讲几个观点,大家看到我的标题更多是从物流和流通讲几个问题,前面好几个人讲到11月10号习近平同志讲到关于供给侧改革的问题,供给侧改革的问题是从消费者这方面发力,消费者从我个人来讲,因为我长期研究消费问题,消费应该来讲是我们国民经济发展永恒的动力,因为我们社会目的就是为了满足广大人民物质文化生活需要,所以这个消费需求无法改变,但是供给侧方面有很多问题,我们可能更多给大家研究商品供给,所以很多人产能过剩等问题,从我个人来可能产能过剩方面的解决更快一些,而服务的供给可能更难,难度更大。最近我参加了一个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研讨,研讨什么问题呢大家就很奇怪,研究美容业,这个美容业是什么呢,是李克强总理让他们研究的,美容业在韩国是国家的第二大产业,但是我们在中国大概有人告诉我,今年在这方面的消费包括化妆品消费、美容美发、美甲消费要冲破一万亿,主要消费国外的化妆品。中国13亿人口,中国又是一个中医大国,中医强国,在这方面人均GDP到了1万美元的时候恩格尔系数发展很大,质量要求也越来越高,特别是一些消费都是在上升,特别是享受性消费的上升,现在来讲供给侧改革不一定是产品更多是服务的问题。

    大家知道中央国务院给流通业和物流业发布了非常多的文件,这对改革开放以来从来没有发这么多的文件,从我个人来讲,我搞流通那被多年,我们不仅从消费发力,从供给产品发力,同时从生产和消费中间物流业和流通业同时发力,这样形成了GDP增长的新的动力这方面的研究课题空间这方面的确非常大。

我这里面讲三个问题,主要说明三个方面,一个是讲互联网时代分工的演变,主要是符合经济规律。第二个符合自然规律的社会发展,这个我认为,但是我们在研究经济规律和自然规律实际上内涵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认识不一样。那么第二个问题,习近平提出打造全球价值链、全球供应链与全球产业链,这里就是说我们中国已经到了,已经从全球视野来管理世界,来参与世界秩序的治理,第三个问题是重构产业生态链,我们就是要立足于中国,把中国自己的事办好。

一、互联网时代“分工”的演变

关于互联网分工的演变,大家知道是我们亚当·斯密写的《国富论》,这个很重要东西就是生产力的提高,我们讲到了生产力里面很重要东西不仅仅是资源配置问题,我们社会的进步实际上是上升的,到现在生产力发展我们分工越来越细,越来越细以后带来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里面环节越来越多,交易成本越来越高,我们经常搞流通的讲到,农民卖农产品很便宜,城里一卖老百姓很贵,为什么呢,为什么加了那么多钱,为什么流通部门赚那么多钱,所以大家说搞流通的是奸商,但是不了解中国实际现行里面流通环节的问题,我们在目前来讲有一个大问题,就是分工越细、环节越多而交易成本越高,这是一个问题。6:46

第二个是马克思讲的,马克思在经济论里面就讲到一个什么问题,就是资本主义的发展以后,所有的资本和所有的商品无孔不入,在任何一个地方不管是高山、大河、海洋都挡不住资本的流动和商品的流动,但是我们知道所有的资本,所有的商品也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什么问题呢,就是物流的时间很长,物流成本越来越高。7:53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现在两个问题都能解决,第一个是互联网使我们地球变成平地,很多东西我们为什么网购特别发达,我们可以在网上是虚拟全世界的市场,都是互联网产生的结果。那么另外一个就是分工越来越细怎么办呢,就是供应链,供应链的特征就是集成化,这样的话我们在研究,我们的确是我们互联网也好,物流也好,在经济领域产生了很多问题逐步解决。

另外一个东西是国务院研究中心翻译的叫《物流集群》,是尤西·谢菲写的,世界上很多大派经济学家,包括哈佛大学管理学家等等,这个物流集群,原来讲集群,实际上讲两个东西,一个东西世界上有一种现象叫做集群经济,刚才燕生讲的自贸区,这个是国家集群,我们很多讲城市集群,产业集群等等,这都是一种现象,这个物流集群产生什么呢,你比如说古代佛罗伦萨,在美国硅谷就产生了整个世界的信息化集群,这种集群这种东西来讲,可能会改变很多东西,讲到物流集群,就是说物流是一种现象,是整个世界发展非常重要的,而物流集群可能会改变经济的某种方式,那么这里面来讲,这个东西我想是很有意思的现象。

这里面反映的是说,我们作为市场经济来讲,的确是要竞争,还有一些其他经济规律,但是我们同样在市场经济发展到现在,比如说我们现在不存在一个企业和另外一个企业的竞争,存在是一个供应链和另外一个供应链的竞争,我们现在强调不仅仅是完全你死我活,在某种程度上讲合作共赢,我们讲“一带一路”,我们讲“经济命运体”,一体化、互联互通,我们现在讲国家经济发展在某种意义上讲都是讲竞争,你死我活,优胜劣汰,但是很多东西可能更多是要讲共赢合作,不管是互联网还是供应链,它的根本特点就是集成优化,讲连接共享。所以这是我讲的一个问题。

二、习近平提出打造全球价值链、全球供应链与全球产业链

第二个问题,我们要参与打造全球价值链、全球供应链、全球产业链,事实上为什么习近平提出三个链,事实上西方经济学里面这三个不是完全的概念,价值链来讲我们中国在打造全球价值链,因为中国发展很快,我们现在在制造业的比例已经超过美国,但是在制造整个供应链创造里面,我们属于去创造,以便我们挣钱。那么从供应链角度来讲,实际上是另外一种模式,我们现在创造任何价值都是一种运作模式,就是供应链,产业链是一个产业和其他几种产业的相互影响,我们要积极参与全球价值链、供应链和产业链的打造。

刚才燕生讲到我们中国开放的世界经济,我们要积极参与,根据我们经济发展战略要参与一些经济治理,比如说人民币的国际化、金融的治理,包括气候的治理、网络安全的治理,包括粮食安全治理等等。中国应该有更多的发言权。

这里面我后面重点讲一讲供给链绩效指数,我们中国目前来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进出口大国,我们制造业市场占有率超过美国,我们物流的市场占有率15.8%超过美国15.3%,我们现在全世界十大集装箱港口七个在中国,但是我们中国全球供应链整合能力像我们国内物流能力,我们根据世界银行每两年发布一次全球供应链绩效指数,一共由六大指标构成,包括物流的基础设施比如说铁路、港口等等。第二比如说我们第三方服务能力,海关的通关能力、我们供应链透明化管理、交货的准时率等等,这个下来,我们中国这几年在28位,这里面来讲我们中国确实是一个大国,但是是从供应链绩效指数这方面来讲还是有差距,应该努力。

三、重构产业生态链

第三个就是讲一个问题,因为互联网的行动计划,这里面提出两个行动计划,供应链行动计划这个是我刚才讲的我们从互联网角度来讲,从技术上解决很多问题,世界上改变很多生产方式、流通方式和生活方式,但是供应链同样改变这些方式。供应链是战略思维、供应链是模式创新、供应链是技术进步,今年的10月31号在世界因供应链而变,里面有很多观点我都有阐述。从供应链战略来讲,分成四个层次:国家供应链战略、产业供应链战略、城市供应链战略、企业供应链战略。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比得上美国全球供应链整合能力,所以这方面来讲,中国应该到了搞全球供应链战略的事情,如何去整合世界的资源,包括在产业我们在某一些区县,我们现在一些制造业,包括城市供应链,我们讲智慧城市,包括我们企业供应链战略,我们搞世界500强供应链研究,中国进到世界500强的企业很少有完美全球供应链战略,中国目前来讲做的事还有很多。

你说中国现在下了那么成本搞中国的物流业,中央提出企业负债的里面,我们中国向物流占GDP的比例16%多,比发达国家要高出一倍,中国现在是重化工时期,比如说国际上的就业比例是13%,我们还是要高出3到5个百分点,为什么是3到5个百分点,除了产业结构以外,很多东西都是人才,比如说我们综合运输体系效率比较低,物流管理成本太高,我们现在目前来讲很多企业没有把供应链管理作为自己的方向,而是现在光是把一些销售物流加以外包等等,这里面物流本身还有很多空间需要改进。这里面来讲我希望我们在座的,搞理论研究的、以及企业家,要致力于“十三五”期间打造新生态意识,像马云这样的有天网帝国,包括之前提出有三无企业,那么这里边讲的企业边界管理等等问题,这里面来讲包括产业生态供应链金融,这里面很多东西在创新,我们在创新供应链和价值链,我想“十三五”期间中国在这方面会有一个大的竞争,而希望大家在这方面加强研究,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