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谐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和谐

知识产权保护

浏览次数:41      日期:2017-03-30

知识产权保护

马维野

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管理司司长

知识产权保护,这里边还是要跟大家一起讨论四个问题。

一、为什么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这里边有很多理由。如知识产权是财产,是财产就要保护。我们现代人说这种话,大家不觉得奇怪,都听得懂,而且我们也这么做。可是,如果倒退30年,第一,不可能有人会说“知识产权是财产”这种话来;第二,即使有人一不留神说出这种话来,也不可能有人听得懂。因为30年前,中国人对财产的理解是看得见、摸得到的东西。我们穿的东西、戴的手表、骑的自行车、听的收音机,这是财产。你说知识产权是财产,那玩意虚无缥渺的,谁能相信呢?中国实施知识产权制度,严格而言还不足30年,可是近30年来,中国实施知识产权制度所取得的最重要的成绩之一是让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认识到“知识产权是财产”。

只有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才能给企业的自主创新提供持续的动力,因为知识产权如果得不到保护,一个人可以随随便便地侵犯他人的智力劳动成果,如果社会是这么样的一个社会,那这个社会上除了雷锋之外,不大有可能再有其他人继续保持搞发明创造的热情,雷锋精神很伟大,大公无私,不计较个人利益。但知识产权制度是为了保护个人利益的一个制度,它跟雷锋精神是格格不入的。

当然,从根本上讲,我们保护知识产权是为了营造、维持一个良好的经济秩序,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知识产权保护上如果出了问题,这个国家的经济秩序也必将一片混乱。

所以,中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完全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内在需求,并不是我们迫于国际压力。当然,我国面临国际社会的知识产权打压也的确十分严重。

二、当前我国知识产权遭受侵权的主要原因

下面,我们就分析当前我国知识产权遭受侵权的主要原因,然后再说当前知识产权保护整体的形势,我国面临的国际形势的压力有多大等。为什么知识产权会经常遭受侵权呢?我本人把它归纳了四个主要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最根本的原因,知识产权具有经济价值,为了经济利益上的争夺,所以,知识产权就经常会遭受到侵权。

第二个原因,民众老百姓知识产权意识的淡漠,这是知识产权遭受侵权的文化观念。千百年来,中国人有一个说法,“偷书不是贼”,文言文是这么说的,“窃书不算偷,道义不取”,偷书不算小偷,偷了书也不会觉得可耻。这种传统的文化基础对于中国人的影响是根深蒂固的,侵权盗版的现象在法律上是违法的,但在所有的道义上,按照偷书不是贼的说法,它是天经地义的。

第三个原因,知识产权保护不力。这是知识产权遭受侵权的一个重要因由。当前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的一个核心问题是维权的成本太高,而侵权的风险太低。维权成本高,侵权风险低,这显然就会助长侵权分子侵权的气焰。一个企业专利权、商标权受到了侵犯,特别是专利权受到侵犯,它为了维护权益,它要花很大的力气、金钱和人力去调查取证,甚至去打官司,而侵权分子一旦被抓着了,对它的赔偿也不能伤其精,断其骨,所以,他们就乐意去侵权。

第四个原因,就专利来讲是专利侵权判定难,这是侵权的又一个重要的诱因。专利跟商标、版权不一样,其技术含量极高,所以判断专利是不是侵权有着相当大的技术难度,像商标版权侵权,在座的任何人都一眼就能看出来,但专利侵权,不要说外行,就连内行给判断都非常困难,怎么就叫侵权了。既然专利侵权判定很难,那乐于侵权的不法分子他就更愿意铤而走险,我侵权你也不一定判我侵权,那我为什么不侵权呢?这四个原因是知识产权遭受侵权的主要原因。

三、当前我国知识产权保护面临的形势

下面,当前我国知识产权保护面临的形势如何。我们从国内、国际和保护手段三个层面上来分析当前我国知识产权保护面临的形势。

从国际层面来看,中国面临的国际社会的知识产权打压是变本加厉,有增无减。2010923号,温家宝跟奥巴马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会谈了好长一段时间,据说奥巴马只跟温家宝谈两个事情,别的他一律不跟温家宝谈,温家宝说了他也不理。第一件事情,奥巴马关注的是中国人民币什么时候可以再升值一把,你们到底能升到多少;第二件事情,奥巴马关心的是,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何时能做到让我看着稍加满意一点。就两个问题,其中有一个是知识产权保护问题。

上一个春节前,华为中兴在美国国会再次遭到了封杀,这个事情表面上看是个经济问题、外交问题或是一个政治问题?但其本质恰恰是知识产权问题。

其实,早在1983年美国的CISCO就起诉中国华为侵犯了专利权,当时搞得华为有点狼狈不堪,不累。因为那时美国的CISCO占据着专利优势,华为还干不过CISCO,但今天这个格局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天无论在专利的数量还是质量上,华为都远远地压倒了CISCOCISCO再拿专利找华为的茬,那就是拿鸡蛋碰石头。

CISCO很狡猾,于是它就编造了一个天大的谎言来游说美国国会议员。CISCO说华为中兴这两家企业具有强大的中国军方的背景,它们到美国来投资发展必将危害美国的国家安全。美国部分国会议员就信以为真,所以他们就在国会上再次封杀了华为中兴,这么多年来,华为中兴一直在美国国会遭到封杀。

国内侵犯知识产权的现象也的确十分严重。201249日早上8点半,我看央视新闻频道的照闻天下,看到了一则新闻,说的是北京中院判定国家工商总局商评委败诉,这是怎么回事?请各位学员看右上角的图案,大家都很熟悉,那是百度的LOGO,原来深圳有一家企业把百度的LOGO在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注册成为一个合法的避孕套商标,百度就不干了,找到了国家工商总局商评委评定,没想到,国家工商总局的商标评审委员会告诉百度,原来深圳这家企业没有侵犯你的知识产权,百度一怒之下告到了法院北京中院,这才判定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败诉,判令深圳这家企业必须撤销把百度落为避孕套的商标。

看完了这则新闻,我马上上网查了查深圳这家企业,结果发现深圳这家企业除了成功地把百度在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注册成为一个合法的避孕套商标之外,它还成功地把凤凰卫士在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注册成为另外一个合法的避孕套商标。中国侵犯知识产权的现象就是这么严重。

其实,我本人的知识产权也经常遭受侵犯,这是一个网友披露的一件事情,说的是中国国内一个著名的大学的人文学院的党委书记2007年一稿四投,发表了四篇学术论文,好事的网友经过对比发现,这四篇论文严重地剽窃了我本人2003年发表在《中国软科学》上的一篇文章,这种事情对我来讲是司空见惯,其实我的文章、我的研究成果、我的研究报告,包括我在某些场合讲座的录音都会被别人拿去发表,有的是改头换面,有的是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改。

尽管我们面临着国际社会的知识产权打压是变本加厉,有增无减,尽管国内侵犯知识产权的现象还层出不穷,十分严重,但是,我们保护知识产权的手段确实严重不足,特别是知识产权局系统保护知识产权的手段十分匮乏。全国各地都有知识产权局,省有省的知识产权局,市有市的知识产权局,他们有一个重要的职能是知识产权行政执法。我们在一些经济不发达的地区,知识产权局去行政执法的时候往往是没有车辆,没有设备,没有经费,最让我们难以理解的是,全国各个部门、各个行业、各条战线的行政执法都有统一的执法制服,可是唯有知识产权局的执法平时穿什么,执法就穿什么。一旦上了电视,好人、坏人很难分清楚,而且穿着便服去执法,经常挨骂,甚至挨打。

这个事情我早就发现了,准确地讲,我是20039月份由完全不同的一个部门调到国家知识产权局就在这个司当司长,当时我就发现了地方执法着装不严肃的问题,我就问我们司里的同事,我说我们司为什么不给地方发统一的执法制服,他说我们没有钱,我说那么办吧,咱们设计一个统一的执法服装的样子发到全国各地,让全国各地知识产权局按照这个样子自己花钱做出执法服装穿上去执法就行了。就这么的,我们就这么做了,全国各地也都按照我们的样子做出了统一的执法服装穿起来去执法,那真叫雄赳赳,气昂昂。平时穿便服去执法,人家根本不把我们当回事,甚至打骂我们。可是一穿上统一的执法服装,戴着个大盖帽,领带一系,腰带一扎,侵权分子一看吓得腿直哆嗦。

四、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不管怎么说,为了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中国政府这个层面上还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要坚决、坚定地保护知识产权。而保护知识产权的基本模式是司法保护和行政保护两条途径并行运作。

司法保护是打官司,所以,司法保护是最彻底、最严厉、最根本的知识产权保护手段,但司法保护也的确有着有所不及的地方,如古今中外人类就没有商量过,可他们一个共同的司法原则是民不举,官则不究。而且打官司要花钱,要花时间,要惹气生,打官司之初能否赢了这个官司?这还是模棱两可的事情,最终即使你赢了官司也可能是输了钱,以后你所获得的赔偿往往还不够你交诉讼费的。

中国专利保护协会成立大会那天,会议请到了我国著名发明家,全国政协副主席王选先生,王选先生在会议上发表了一个即席讲话,没有写稿子,就自己随便讲一讲,有一句话我至今记忆犹新,说得非常犀利,非常深刻,非常有针对性。王选讲,我国司法保护,我国司法保护对于侵犯知识产权赔偿额的判决在客观上起到了强烈的鼓励侵权的作用。这真叫一针见血。

而行政保护则具有主动出击,方便快捷,成本低,效率高的特点。行政保护在中国今后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内只能加强,不能削弱。

为此,国家知识产权局在2011年就专门发布了一个《关于加强专利行政执法工作的决定》,这是国家知识产权局建局以来第一次就专利行政执法出台了这么一个强硬性的文件。

政府决心要保护知识产权,企业的知识产权能否得到保护?这主要取决于企业自身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

在我国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强的企业就两类,一类是尝过重视知识产权保护甜头的企业;第二得是吃过不重视知识产权保护苦头的企业。其实,我们把尝过甜头的企业和吃过苦头的企业加在一起也没有多少家。绝大多数企业既没尝过甜头,也没吃过苦头,这些企业至今还没有把知识产权保护当一回事,这样的企业既不懂得保护别人的知识产权,也不懂得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