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平安 >平安与财富

快鹿实际控制人滞留美国遭疑:他带走了多少钱?

浏览次数:483      日期:2016-07-10

快鹿实际控制人滞留美国遭疑:他带走了多少钱?


  三问快鹿

  如果不是《叶问3》上映之前坎坷之路和高调造势,誓拿票房30亿,或许这部电影的关注和争议也不会如此巨大;如果没有爆出的“幽灵场”票房造假和“互联网+电影+金融”的所谓全新模式,快鹿或许不会如此快地被推到风口浪尖,也不会在不到100天的时间里似乎就要轰然倒塌。

  快鹿官方的发声和媒体关注并没有减低快鹿事件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反而在过去三个月的不断关注下,快鹿集团上演的一幕幕内斗外战的戏,着实让人看得心惊胆战。最新的消息是,得到远在美国的快鹿实际控制人施建祥认可的董事局主席徐琪,发布《重要事件告知》,要启动对离职高管和股东的追讨,认为他们在过去两年中以各种形式伤害到了快鹿集团,中饱私囊,导致今天快鹿要破产清算的结果。快鹿将公开这些人的信息,并希望发动近20万债权人一起“人肉”前高管,帮助快鹿讨要资金。

  乍一看似乎没什么问题。出了事有人拿钱跑了,受害人当然要追!可仔细想想看,这里面却又问题重重。三个月过去了,我们三问快鹿。

  第一问:

  “快鹿称过去两年多里,几十位高管侵吞集团50亿资产,为何施建祥以看病为由到了美国,在快鹿事件发酵后3月有余,资产不断贬值,高管悉数换人之后,才肯说出?是否另有隐情?”

  这不禁让人产生许多联想。据内部人士透露,施建祥本身是香港公民,同时持有第三国护照,来去自由的他早早就给自己留好了后路。快鹿因为施建祥的所谓“诚信+义气”的经营理念,在上海滩结交不少朋友,业务也越来越复杂和多样,旗下公司无数,以施建祥个人的能力,早已无力管理,只得寻找朋友亲信为其卖命。这也是为什么在快鹿事件刚刚爆发出来时,公众看到的快鹿集团及其子公司、分公司、控股公司的复杂关系,让大多数人摸不到头脑。而在这样的混乱管理之下,快鹿内部产生了贪污腐败,况且是50亿的巨额数字,施建祥不可能不知道。试想一下,如果你钱包里只有100多块钱,少了50,你会不知道、不察觉?

  而在现在这样危机的情况下,现任董事局主席徐琪完全可以根据施建祥提供的线索和证言,通过司法途径和法律手段追讨赃款,没有必要通过民间手段甚至发动受害者、债权人一起追讨,并承诺对提供信息者给予优先兑付和奖励。这真的是本末倒置了。本来就是投资人的资金,因为快鹿自己内部管理混乱、风控不严,导致了流失和损失,怎么能让流着血的伤者自己去追嫌犯?而即便追回来,钱都还要还给你让你再分配呢?若要真的追责,快鹿一直以来的实际控制人施建祥,是不是应该第一个被问责呢?在快鹿出现危机的那一刻,为何他第一个离境出走了呢?他走的时候又带走了多少钱呢?

  第二问:

  “所谓的完美兑付,究竟底气从哪里来?快鹿的账面上到底还有多少钱?”

  根据快鹿集团的记者会纪要,4月12日及4月14日,徐琪两次在记者会中称有50亿的资产包,并在未来一周内公布资产包内容。而一周之后,快鹿又称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公布资产包内容,最后被迫发出了一张照片证明资产包的存在。在债权人和媒体苦苦等待了两个多月后,也没有的到任何官方成功出售包内资产的信息。等来的是快鹿与苏宁,快鹿与神开,快鹿与业祥,甚至是快鹿与其担保公司东虹桥之间的公司与公司,高管与高管之间的口水大战。而徐琪所称的港股权益被抽空一事也和上述事件相同,缺少了证据佐证和调查程序。无论如何,债权人没有按时拿回本金和收益是铁的事实。有快鹿债权人举报称,“特殊兑付环节的不透明,导致徐琪等人优先给其亲信蕫荣等管委会成员兑付了其资金,这也是至今不能公开特殊兑付名单的真正原因”。经过三个多月的等待,快鹿从负债27亿到了100亿,现在又对外声称缺口超过了150亿,这样的数字下,快鹿还说自己在止血和造血,恐怕很难让人信服。反而是有拖延时间,转移资产的重大嫌疑。

  第三问:

  “面对快鹿截止到目前为止的换人换将,和在资产变现兑付中的实际进展,二十万投资人应该如何应对?”

  从快鹿召开的几次新闻发布会和对外公告来看,徐琪作为董事局主席的道路并不平坦。徐琪今年3月份才以顾问的神秘身份加入快鹿集团旗下金鹿财行,如何在一夜之间成为母集团公司的最高领导人,耐人寻味。翻看其履历,中美两国的学习和工作经验似乎能证明其丰富的人生阅历,但细看其生涯,公司规模和业务越做越小,且和金融领域越离越远。我们无意去深挖徐的简历是否有漏洞就像当年唐骏的野鸡大学事件一样,但徐能在几天之内挺身而出,超乎常理的勇做接盘侠,绝非常人之所为。我们只能猜测,如果不是施建祥暗中部署,全盘勾画,他敢让一个刚进公司一个月的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全面掌管一个数百亿的集团?而同样徐琪也如果没有施建祥在幕后撑腰,有没有胆量深入一个复杂的快鹿集团,掌握核心机密及生杀大权?再加上后来爆出的,6月15日徐琪委屈辞职直指资产处置难,6月22日徐琪回到快鹿却再无权利,6月29日快鹿免去徐琪董事会主席,但7月3日剧情翻转徐琪重回董事会主席,原先高管一概免职。没有人出来解释这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人事变更,更重要的一点是,大家看到的除了快鹿内部的激烈夺权争斗,并没有实际对投资人的一点点好处。大多数投资人表示,“我们不关心也不在乎谁掌权,我们只要兑付时间和看到快鹿的现金”。这才是问题的真正核心。

  孙悟空有七十二番变化,但无论怎么变,是何形态,总还是个猴。无论如何变化翻腾,也终究逃脱不了如来的掌心。对于投资人来说,遭受的心理创伤和经济损失是不可预计的,而他们所能做的除了等待和祈祷,恐怕必须要坚定的的举起法律的武器来捍卫自己的权利。要相信政府和社会能够公正、公开、及时、透明的处理快鹿事件,不让幕后主使者和任何责任相关人逃脱,最大程度上挽回损失,维护上海良好的国际金融中心形象。

  快鹿的结局,我们拭目以待。

    【快鹿“兑付”危机回顾】

     3月9日:《叶问3》深陷洗钱风波 投资方快鹿集团回应:遭同行打击

     4月1日:金鹿财行称资金缺口3亿 快鹿或提供30亿资产担保

     4月5日:施建祥辞去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 徐琪接任

     4月18日:快鹿集团陷兑付危机 董事长:资金缺口每天增1亿

     5月3日:快鹿进入艰难还账期:挤出7000万 开始大裁员

     6月7日:快鹿7月无法全面兑付 百亿资产包不卖

     6月22日:快鹿兑付危机处置委员会成立 承诺10月1前兑付

     6月30日:快鹿深夜公告免去徐琪所有职务 韦炎平出任董事长

     7月4日:快鹿闹剧仍未了 实际控制人首次表态支持徐琪

     7月7日:快鹿宫斗:董事局主席称一些高管侵吞资金达50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