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平安 >平安与环境

92岁前化工部长质疑中国最大海外并购案:亡族灭种

浏览次数:417      日期:2016-04-13

92岁前化工部长质疑中国最大海外并购案:亡族灭种

宏观经济澎湃新闻王灿2016-04-13 06:28我要分享0


前化工部部长、原中央委员秦仲达。


前化工部部长、原中央委员秦仲达。

92岁前化工部长、原中央委员质疑中国史上最大海外并购案

前化工部部长、原中央委员秦仲达今年已经92岁,最近,因为一封针对中国最大海外并购案的质询书,他又回到了大众的视野之中。

在过去的两周,一封名为《反对中国化工集团巨资并购转基因毒公司先正达致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质询书》(下称“质询书”)在朋友圈中热传,秦仲达的名字被放在了四百多名联名质询人中的第一位,格外醒目。今年2月,中国化工宣布以近三千亿人民币收购瑞士农化巨头先正达,创下了中国海外并购的历史纪录。

先正达业务包括农药与转基因等。秦仲达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称,质询文中的观点和他一贯以来的想法是一样的:中国应该反对转基因产品推广和高危害农药化学品的应用。电话中,秦仲达口齿清晰、声音洪亮。退休后,这位老人经常在乌有之乡网站发表其有关毛泽东诗词的书法作品。

秦仲达1923年9月出生于山东荣成。1982年3月至1989年7月,秦仲达任化学工业部部长、党组书记。1982年、1987年,他先后在中共第十二、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1993年,秦仲达当选为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这份署名有秦仲达的这份质询书称,“先正达串通孟山都,及其幕后黑手: 黑石摩根大通,制造了这出黑幕重重的跨国腐败并购,在孟山都虚假竞价(实则帮先正达抬价)和摩根大通贷款500亿美元的合谋协助下,竟将这个行将一文不值的先正达垃圾公司以430亿美元的天价卖给中化集团(编注:质询书此处有误:应该是中国化工,中化集团是另一家央企)。然而这还不仅仅是钱的事。”

质询书呼吁,“这个对中国人民和整个人类灾难性的跨国并购,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都坚决反对!!中国化工集团必须立即停止这场导致亡族灭种的自杀式收购!!”

质询书中言辞激烈,不过如果它没有加上秦仲达的名字,或者没有注明秦仲达是中国前化工部部长的话,或许这封错误百出的质询书本身是激不起任何波澜的。

在化工业内人士看来,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是战略性的收购,并没有不妥之处。而在转基因业内人士看来,扩大转基因应用的也农业发展的必然趋势之一。在这些业内人士看来,时代发展的滚滚洪流中可能会激起诸多波澜,但任何波澜或许都无法改变发展的方向。

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是否不妥?

今年2月3日,中国化工集团公司(ChemChina,下称“中国化工”)宣布,已同意通过公开要约收购瑞士农化和种子公司先正达,斥资近三千亿人民币。这是中国公司发起的最大一宗并购交易。

先正达总部位于瑞士巴塞尔,是全球第一大植物保护(下称“植保”)公司,第三大种子公司。在其成立十多年的时间里,先正达从农业化学品公司到植保巨头,发展成为目前具有“植保+种子+农技服务”一体化作物综合解决方案的提供商,也因此被众多投资机构和分析师所看好。

对于中国化工来说,如此艰巨的收购之路的背后,更多的是对自身业务板块的完善。

官网资料显示,中国化工集团公司是在原化工部所属企业基础上组建的国有企业,2015年在世界500强列265位。中国化工的主营业务包括精细化工材料和特种化工品、基础化工、原油加工、轮胎和橡胶制品、农化以及化工装备等6大业务板块。

此前,化工行业人士曾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分析称,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二者是各取所需、皆为利好,将会加快中国化工的农药等板块的业务发展。

彭博社此前报道分析也称,先正达的业务(比如农药)将有助于中国化工减少对石油和石油产品的依赖。同时,中国目前高度重视农业的发展,收购先正达也将有助于中国加快农业的发展。

据了解,中国企业在全球农药市场几乎没有什么地位,因为并不具备核心技术,大部分的利润都掌握在先正达、孟山都、拜耳、巴斯夫等6大跨国农药巨头手中。上述人士称,先正达在农药和种子业务方面均有自己的核心专利,对于中国这一有着十四亿人口的大国而言,这是在为今后几十年农业方面的发展做战略性的布局。

此前,孟山都、乃至巴斯夫都对于农药和种子行业的“白富美”——先正达虎视眈眈,但最终先正达和中国化工达成了收购协议。

但因为先正达在诸多方面拥有核心科技,上述并购案遭到了包括美国在内的少数发达经济体一些政治人物的“眼红”,声称这威胁到了美国的国家安全。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此前对此非议表示,中国化工集团收购美国先正达公司是国际投资并购中一起再正常不过的商业行为,某些政客总喜欢对中国的投资说三道四。

92岁的前化工部部长秦仲达反对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

正因先正达致力于转基因种子的发展以及对于农药化学品的研发,引起了中国诸多反转基因人士对这一并购案的反对。

质询书中提到,先正达是“世界第三大转基因种子公司,因推出第一代转基因作物而臭名昭著",同时还称,“中化(编注:应该是“中国化工”)并购先正达,不难预见,那将使中国在转基因化工农业的垃圾陷阱里陷得更深,乃至再无法回头走出转基因化工农业万丈深渊!从而也将使中国人民的血汗钱永远滋养孟山都、先正达这些巨大的转基因毒瘤荼毒整个人类!”。

“我是坚决反对的”,秦仲达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电话采访时称,“现在没有收购先正达,就已经侵害了中国人民的身体健康,它(转基因)是潜伏性的。我们吃了很多转基因的东西,我们都不知道,有的人根本不重视。”

据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了解,除了秦仲达外,这些近460名的联名质询人中,排名前几位的多是年事已高的老人,且多不是相关领域的权威人士。

排在质询人第二位的是中国灾害防御协会灾害史研究专业委员会前顾问陈一文,其曾在崔永元的美国转基因调查纪录片中担任过顾问和翻译。

陈一文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大家一直关注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的事情,也十分关注转基因的问题。但包括秦仲达在内的很多人此前对先正达这家公司也不是很了解,当时其研究整理了一些资料,还撰写了中英文方式公开信在网上发布,但效果并不好。后来,上述这封质询书是在杨晓陆(该质询文的联系人)提议下,由杨晓陆写了一个初稿,然后发很多人看,并提出意见。经反复修改后成文,后把全文打印出送给秦仲达过目。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该质询书的联系人杨晓陆时,他表示该质询书是由其负责送给秦仲达过目,并征求了秦仲达同意后将其名字放在质询人的第一位。同时,质询书是由其在4月初时寄送给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目前尚未收到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回复。对于具体寄送给哪个部门,是否是信访部门等问题,杨晓陆没有给予回复。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查阅此前的资料发现,杨晓陆是一名反对转基因和农药化学品应用的北京市民。此前曾因要求公开孟山都公司草甘膦除草剂“农达”取得的毒理学动物试验报告的事情,杨晓陆等人状告过农业部,该案件2015年11月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但并未当庭宣判。

秦仲达称,自己是反对转基因和农药化学品的使用。

对于为什么坚决反对转基因,秦仲达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他不是生物学家,所获得的信息来自于一些刊物。秦仲达也强调称,这些自己都没有实际调查,但刊物中的都是实际调查了的。

秦仲达举例称,山西地区老鼠吃了转基因玉米,几近于灭绝、母猪常吃转基因的玉米导致怀孕后肚子里多为死胎等。澎湃新闻查阅此前报道,这些看起来很诡异的事件,并没有进行相关性的调研分析,也无法证明这些个例与转基因有关。相关原因还未得到有关权威部门定论。

质询书中还提到,“先正达正积极开发可能带来更大危险的下一代转基因作物,例如转基因大豆SYHT0H2、转基因大豆RR2Yield-SCN、转基因玉米Agrisure VipteraG(MIR162)与‘黄金大米"。

事实上,澎湃新闻查阅环境风险评估中心(The Center for Environmental Risk Assessment,CERA,http://www.cera-gmc.org)的转基因数据库后发现,以上这些转基因产品已获得了众多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支持。比如,基因大豆SYHT0H2,在2014年时,澳大利亚、加拿大、韩国、新西兰、中国台湾、美国已批准该转基因大豆可作为食品,美国2014年已经批准该转基因大豆的可作为种子,同年,在环境方面也已获得美国的通过。对于转基因玉米Agrisure VipteraG(MIR162),在2012年时,阿根廷、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日本、韩国、墨西、哥俄罗斯、中国台湾、美国等地已经将其作为食品了,而美国在2008年就已同意MIR162作为种子,2010年时在环境方面也已获得美国方面的批准。

此外,对于质询文中提到的百草枯等农药的高危险性的问题,即便中国化工不收购先正达,这种产品该有的还是有,并没有什么关系。

卓创资讯的农药分析师牛维娜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百草枯的确是有危害的,但危害在于滥用和不正确的使用。也正是存在这种滥用等高危险性,中国也已规定,从2016年7月1日起停止百草枯水剂在国内销售和使用。对于日渐萎缩的百草枯市场,先正达也没有在国内扩产的必要。

“转基因大发展是必然趋势,挡都挡不住”

对于质询书中反复被提及的转基因食品安全问题,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原所长、博士生导师黄大昉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称,科学界对转基因的看法基本上是一致的,只要是安全性已经得到了权威部门的认可,那么这款转基因产品就没有问题。

黄大昉称,此前曾闹得沸沸扬扬的“黄金大米”事件,老百姓都误以为是“黄金大米”的安全性有问题。但实际上,“黄金大米”并非是安全性的问题,而只是实验程序上出了问题,这两个概念不能混淆。当时是中国疾病预防中心的有关专家和国外合作进一步做营养学的实验,按照中国的法律规定,如果做这种实验就必须要得到卫生部门和农业部门的批准,但当时他们并没有有按照中国的程序进行申报,所以就闹得满城风雨。

黄大昉称,其实在中国转基因作物进口方面已有多个种类获得批准,比如大豆、玉米、油菜、棉花的转基因作物,这些年总共进口的产品加起来大概有二、三十种。其中,大豆每年进口量达到七、八万吨中多为转基因大豆。

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生物学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姜韬曾表示,转基因作物生产已经是现代农业重要特征和趋势。美国是转基因的强国和大国,其棉花转基因占了86%,玉米占80%,大豆占92%,此外,目前巴西、阿根廷等国的转基因优势也已经超过了美国,因为这些国家的成本更低,将来将成为转基因更大的受益国。

姜韬称,转基因农作物的实践已经进行了30年,商业化也花了近二十年时间,食用转基因食品的人口中,到目前为止没有1例出现食用安全问题,此外,据统计,转基因种植面积占全球耕地面积只有十分之一左右,其中不少是用于饲料和加工原料。

农业部在2013年还发表了《转基因食品与非转基因食品具有同样的安全性》,称转基因致肿瘤、影响生育等都是虚假的,全球4/5人口食用转基因产品。

目前,中国在转基因作物种植方面,除了棉花和木瓜的转基因产品已获批可种植转外,其他转基因产品的种植暂时还未获批。

黄大昉还强调,“(虽然有些地方或有些作物)不种并不等于不安全,这点可能很多人就不太理解,就认为是不种可能就会有问题。”他解释称,转基因的生物安全性评价是由相关权威部门来负责的。在中国由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负责,在欧盟是欧盟食品安全局(EFSA)负责。然而,是否决定进口或种植,所取决于的因素就比较多,比如公众理解和接受的程度、国际间的贸易摩擦,甚至是国内外的政治因素。

黄大昉认为转基因是未来农业发展的必然趋势之一,是挡都挡不住的。从1996年到现在的20年时间里,转基因植物的种植面积已从170万公顷增长为1.8亿公顷,增长了100多倍。从种植面积的增长上可以看出,虽然转基因的发展有一定争议,但仍在大规模产业化地发展。

虽然,众多业内人士都对转基因产品的安全性进行了释疑,对于这个行业之外的人士,其对新技术还是有着先天的排斥。秦仲达在采访几近结束时,还叮嘱澎湃新闻记者(www.thepaper.cn),“不要吃转基因食品”。